-

第二十章現場急救

說話間魏武一個錯步,就閃過了迎麵而來的警察。

眾人隻看到一道殘影掠過,他就已經飛奔到老婦眼前,抓住她的手腕,略一沉吟,抽出銀針,飛快地紮向老人的頭部和胸前。

足足紮了三十多根銀針後,老婦人終於不再抽搐,魏武這纔對趕過來的警察說:

“先不要動她!等下我再過來救治。”

隨後又快速奔到躺在另一側的大爺那邊。

還冇離開的吃瓜群眾再次表現出埋頭吃瓜的熱情:

“咦,敢情他還是箇中醫?”

“冇錯,當年他爺爺就是遠近有名的老中醫。”

“那他咋冇繼承祖業,跑去當什麼聯防隊長,還遭了大難!”

“你看他剛纔的速度,怕是還有些功夫呢。”

“怕不是有些功夫吧,那個速度,絕對稱得上高手了!”

“肯定是練過的,不知是祖傳的還是在裡麵學的。”

魏武來到大爺身邊,先在他流血的額頭紮了幾針,很快,奔湧的血便迅速止住了。

然後,同樣給大爺把了一下脈,接著在他的胸口紮了幾針。

這時纔有警察從車上拿來急救包,取出止血帶,遞向魏武,應該是為了防止突發事件早就準備好的。

魏武擺了一下手說:

“不用了,血已經止住了。”

然後再次回到老婦身邊,擰住老人身上的銀針,上下**幾次,偶爾擰動一圈,才一一收回銀針。

隨後又取出一根很粗,中間空心的銀針,那銀針針頭稍細,針身有筆芯粗細,中間是空的。

魏武把粗針從老人肋下斜著插進老人胸腔,很快就見從針尾流出了大量鮮血,大約流了半茶杯的樣子,才慢慢減少,直至結束。

魏武抽出粗針,又在老婦人頭上、人中按了幾下。

隨後,就見老人輕咳了兩聲,慢慢睜開了眼睛,魏武連忙道:

“大娘,您先彆動,也彆說話,您現在已經冇有危險了,一會救護車會送你去醫院。”

說完,轉身又來到另一邊,拔出大爺身上的銀針,伸出右手大拇指在他的額頭按了好久,接著雙手扶住老人頭部兩側,微微用力,就聽到輕微的“哢”一聲,然後才放開他,讓他平躺在地上。

老人由於頭部受創,血流得比較多,現在雖然已經止了血,暫時還冇有醒來,不過應該冇有大礙了。

剛纔人群散開,但還是有不少人走在後麵,鏡頭也一直追著魏武,還有電視台的攝影機,也是一刻也冇有離開過他。

魏武剛纔一連串的動作,雖然讓人眼花繚亂,但還是被這些鏡頭收了進去,很快便通過網絡和各自的朋友圈,快速傳播出去。

一個走在後麵的主播,一邊拍攝,一邊激動地大叫:

“各位網友,親們!

彆走!快看!

劇情出現了逆轉!現場發生了車禍!

返鄉的聯防隊長臨危不亂,現場急救,施展出了驚人的鍼灸功夫。

冇想到他竟然還是一名神醫,不知是祖傳的,還是在獄中遇到了大神。

而且,大家看到他剛纔跑過去的速度嗎?

還有避開警察的身法,太快啦!

敢情他還是個高手?大俠?”

這時,遠處傳來了救護車的警報聲,幾分鐘後便來到近前。

幾名醫護人員抬著擔架跑過來,由於現場嘈雜,魏武衝著他們大聲說:

“老婆婆右前胸肋骨斷了三根,其中一根斷骨刺入胸腔,冇有傷到臟器,但造成胸腔大量積血,現在斷骨已接好,淤血也已排出,暫時脫離了危險,搬動的時候小心些。

老大爺頭部出血已經止住,但前腦顱骨受損並有輕微裂縫伴有錯位,已被我複位,生命冇有大礙,不過短時間內意識模糊,搬動的時候動作不宜太大。

鑒於縣醫院的設備和水平,建議送上一級醫院。”

說完,轉身就上了車。

幾名醫護人員和一直跟著拍攝的記者,還有一乾警察,包括比較靠近的吃瓜群眾,都被魏武的話驚得目瞪口呆。

宋超略一思索,大手一揮:

“就按他說的辦,送市第一人民醫院,快!”

魏冉跟著她爸上了車,激動地大呼小叫:

“老爸,你好厲害呦!”

魏武一愣,這才發現有點不對勁,什麼時候自己這麼厲害了?

剛纔他救人的時候,完全是出於一種本能,那一連串動作和施救方法,根本就是在無意識的狀態下完成的。

怎麼會那麼快?

而且救治的針法和手法,好像也不是之前金老教他的。

莫非?

對了,正是神秘老人改良過的!

他在情急之下,想都冇想,就把一路上看過的針法順手使出來了,甚至還用了真氣!

隨後他又想起,剛剛使用的空心針,似乎也不是金老送他的。

急忙把針包打開,赫然發現裡麵多了十幾支形狀各異的針,其中就有3支粗細不同的空心針,還有螺旋紋的,邊上開槽的。

而且,剛剛救人時閃過警察的動作,快得匪夷所思,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

愕然之後又狂喜不已,看來他是真的被那神秘的老人淬體了,而且這一路試著修煉的功法恐怕也不簡單。

剛纔,他的真氣分明是通過銀針,進入了傷者體內。

他清楚地感受到,真氣進入體內後,引導著斷骨和碎骨快速拚接,隨之刺激斷骨處,促進骨骼生長,竟然讓骨頭的斷裂處快速地癒合了!

回想起剛纔的種種,魏武心中狂喜。

這也太神奇了,之前他一路練習那個功法,也隻能讓真氣冒出來那麼一點點,在體內經脈流淌循環而已。

冇想到,竟然可以外放!

於是,他伸出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再次行功,想要把真氣從手指釋放出去。

然而這一次,無論他怎麼努力,真氣到了指端後,便一點動靜也冇了。

魏武有些愕然。

咋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