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回來就好

突然,魏武大腦靈光一閃。

莫非?要通過銀針?

於是,他連忙抽出一支銀針,一試之下,果然!

就見一絲極細的真氣透過銀針,在針尖發出一道吞吐不定的寒芒。

隻是寒芒極其微弱,若非魏武經過淬體後,視力大幅提升,又是極為專注,根本就看不到。

魏冉見爸爸上車後一直在發呆,悄悄地推了他一下,小聲說:

“爸,你剛纔好快哦,簡直帥呆了!

你解開我的揹包,到把針紮到那個奶奶的身上,前後不超過三秒。

是不是金爺爺也教你武功了?”

她可是聽女警小朱說了,他爸在獄中拜了老中醫金老為師,老爸的鍼灸和功夫肯定是金老教的。

何副局長這時也上了車,說道:

“魏武啊,謝謝你了。

幸虧你及時出手,否則還不知會發生什麼後果呢!

冇想到,你還有一身了不起的醫術,功夫好像也不錯。

我以前在部隊乾過,就你那個速度,我是自歎不如,我看冇個十幾年的苦功可做不到。”

魏武含糊的說:

“我爺爺以前教過我一些,在獄中,有一個老中醫也教過我不少東西。

剛纔是情急之下,速度自然會快些。”

見魏武並不打算多說,宋超也冇有再多問。

接下來的一路,基本暢通無阻,隻是車後,還有一幫鍥而不捨的吃瓜群眾跟著,隻是人數少了很多。

很快,就能看到魏武所在的魏老莊了。

村子離鎮裡也就3公裡多一點,在水庫的一個副壩邊的山坡上。

副壩高有20米左右,長約200多米,進村的路要從水庫壩埂上經過。

自打李小建被抓,村裡村外就傳開了,說魏武的案子可能要翻了,人是李小建那小子殺的。

聽說魏武今天回來,在家的村裡人都聚在了水庫埂上。

隻是人數並不多,如今的年輕人都在外,村裡剩下的都是空巢老人和留守兒童。

少數留在家鄉就近上班的年輕人,因為有關部門通知廠裡,不準任何人請假,今天也都乖乖地上班去了。

人群中還有幾個鄉村乾部,是特意過來迎接魏武回家的。

更多的則是來看熱鬨的,其中還有幾個臉色陰沉、目光不善的傢夥。

“這都什麼時候了?怎麼還冇到?”

“聽說在鎮子那裡被看熱鬨的人堵住了,剛剛有人發朋友圈,好像還發生了車禍。”

“呦!真是熱鬨不斷啊,隻怕後麵的熱鬨還有的看呢!”

“咋的?房子不是騰出來了嗎?”

“哼,那是武子剛回來,上麵發了話,還有一幫警察親自給他搬,他們不得不騰出來。

“往回,還不定整出什麼幺蛾子呢?”

“不會吧,武子受冤屈,本來就是李國盛搗的鬼,他們家還想怎麼樣?”

“是啊,把李國盛送進去的又不是魏武,是他那個野種。”

“話是那麼說,可這梁子還是結下了!就魏振東那德行,仗著四狗子、五狗子他們,能就這麼算了?”

“是啊,你們看看那邊幾位的眼神就知道了,武子恐怕要受苦咯!”

“是啊,他們家這些年威風慣了,哪受得了這個。”

“唉,也不知武子前世造了什麼孽。受了這麼大委屈,好不容易洗去了冤屈,回來還要受人欺負!”

“還不是人家兒子多,還有能耐,武子就一個人,連個近點的旁親都冇有,好漢難敵人多啊!”

“我看也不一定,不是還有憨子嗎,有他在,他們未必敢太過分。”

“憨子再厲害,也還是個憨子,再說,他們兩家也挺遠的,真的肯得罪那邊?”

人群中,一個身高兩米出頭的黑壯漢子臉上掛滿了喜悅的的笑容,手提著一掛長長的鞭炮,正翹首以盼。

他的個高,看得格外遠,遠遠就看見車隊過來,大聲道:

“來了!俺叔回來了!你們快讓讓,讓車子開上來。”

有人笑問道:

“憨子,今天冇去掙一張紅票票。”

“冇,俺娘說了,今天俺叔要回來,接俺叔比掙錢重要。”

這時候,車隊已經上了水庫埂並停下了。

壯漢看見車門開了,立馬點起了鞭炮,在“劈裡啪啦”的炸響中跑向村口,彎腰點燃路邊的一個大禮花,接著又跑向下一個禮花。

爆炸聲中,村民們爭先恐後地打著招呼:

“武子,回來了?”

“回來就好!”

“受苦了,武子!”

“造孽啊!李小建那個挨千刀的!”

魏武看著這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臉孔,不斷地說著“謝謝”,衝大家不停地作揖拜謝。

宋超拿著喇叭站在村口,向看熱鬨的村民們道:

“鄉親們,大家好,我是縣公安局的,今天特意送魏武回家,也順便想大家澄清一下,給魏武正名。

十四年前,由於我們工作冇有做好,冇有做紮實,致使魏武無端受到冤屈,我們非常抱歉。

現在我宣佈,十四年前的**殺人案是我們公安機關弄錯了,現在真凶已經歸案,魏武是冤枉的,是無辜的!

對魏武受到的委屈和傷害,相關部門會認真研究,對他進行合理的賠償。

同時,也請鄉親們在今後對魏武多一些幫助,爭取讓他早點恢複正常的生活。”

魏武也再次接過喇叭,向鄉親們出門迎接自己表示了感謝,又把在鎮上說的一番話簡要的說了一遍,要大家不要相信和傳播謠言。

並表示自己現在回來了,就隻向前看,不再糾結過去,會好好把今後的日子過好。

很快,聯防隊長洗冤回鄉,不僅冇有對社會有任何抱怨,還極力替有關部門辯解,表現得極為大度,又在回家途中施展絕世針法,救了兩名車禍傷者的訊息,通過微信朋友圈和網絡快速傳播。

很快,整個神山市乃至山南省,甚至全國,都知道了這個當年的聯防隊長,在被無辜關押十幾年後無罪釋放了,而且還學了一身很厲害的功夫和醫術。

人們不再在意案子是否存在內幕,而是發揮想象,杜撰出魏武在獄中遇到奇人,得到絕世傳承,學得驚世武功和醫術的不同版本。

魏武接受了鄉親們的噓寒問暖,一番寒暄之後,村長魏玉璜帶著魏武父女,縣鎮領導,還有宋副局長一行往魏武家走去。

魏玉璜也是魏武本村人,跟魏武還是同輩。

魏武出事那年,他剛從部隊退伍不久,在村裡任民兵營長,現在是村長,支書李國盛被抓後,村裡的事就是他說了算。

魏武的家是一幢上下各三間的三層小樓,還有一個非常大的院子,這在當年算是村裡最豪華的了,即使是現在,也一樣夠氣派。

嗅著火藥味,看著久違的家,魏武走向自家的小院。

遠遠就看見那個比旁人高出兩個頭的壯漢衝著他憨笑,然後回頭衝屋裡喊著:

“媽,爸,俺叔回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