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一十九章裝逼神器

魏武是照著北極導航的位置,直線奔過去的。

一路上爬山涉水,冇做絲毫停留,路上還避開了好幾撥野豬群,還有兩隻黑熊。

甚至還遭遇了一個五六十頭的狼群,魏武冇有跟它們正麵對峙,而是展開追風鬼影一路飛馳,狼群和他進行了十幾分鐘的賽跑後,乖乖地讓出了冠軍的寶座,目送他絕塵而去。

花了一個半小時,翻上一座高山,終於看見了那個小山村。

全力飛奔了這麼長時間,魏武也有些乏力了,便盤坐下來休息,很快,四周再次起了一個巨大的漩渦,漩渦的直徑足有一公裡。

隨著漩渦的吸力,四周的涼氣颼颼地鑽進了他的身體,隻是他再也感覺不到真氣的變化了。

因為,鑽進他身體的涼氣都被腳底的蠱吸食得乾乾淨淨!涼氣從全身毛孔鑽進來,通過全身經脈,迅速向腳底集結,在他經脈裡流轉運行的依然是原先的真氣溪流,並無半點增加,也無半分變化。

魏武突然就想到了,也許,他有了這個不知啥玩意的漩渦,再加上可以儲存真氣的蠱,還真是裝逼神器呢!

雖然他不知道這個漩渦是什麼,也不知道怎麼來的,但大致能猜到一點,應該是和他昏迷的時候,那個少年喂他吃的果子有關。

那些隨著漩渦鑽進他體內的應該是周邊植物所蘊含的所謂靈氣,當然,是不是叫做靈氣,他也不知道。

靈氣這個名稱是他最近在網文修仙類小說中搬來的,自我感覺還是比較合適的。

自從他開始練出真氣後,因為冇有人指導,什麼也弄不明白。

於是冇事時,他便通過手機看看一些修仙小說,有冇有用不知道,借鑒一下還是可以的,至少可以搬幾個拽拽的名稱下來!

既然那個果子有幫助他吸收靈氣的神效,那就姑且叫它引靈果吧!

這麼說,那個蠱就叫吸靈蠱好了。

這個引靈果可以讓他隨時吸收植物中的靈氣,再儲存到吸靈蠱的身體裡,等啥時候需要了,隻需逼著吸靈蠱把真氣吐出來,他豈不是一躍而成絕頂高手了?

即使再遇到風無影,也可以啪啪地打臉!

想到這裡,魏武有了強烈的期待,要不是急著去看看師父他們兩兄弟,他肯定要換個地方,再造幾個漩渦,儘可能多得吸收靈氣。

想到這裡,他站起來正要動身,突然聽到了幾公裡之外的另一個山頭上傳來了說話聲:

“兩位師叔,就在這裡了。”

“哦?你冇記錯?”

“不會錯的,六師叔,諾,就是那片懸崖。”

“你說的那人就是從那崖上跌下去的?”

“是的,當時那人以一敵三,拚儘全力把三師弟和五師弟擊成重傷,被我從後麵一掌擊在後胸,才跌下懸崖。

當時我們三個都受了傷,兩個師弟眼看就不行了,我也被他擊傷,倒地不起,冇法立即就下去檢視,等我好容易調息恢複之後,兩位師兄都已傷重不治,崖下也冇了那人的蹤跡。”

“六年多過去了,你一直冇發現那人的蛛絲馬跡?”

“是的,這六年多,我一直在這附近尋找,冇有任何發現。

估計那人應該是已經死了,當時三師兄一拳擊中了他的胸口,六師兄的在他的左肋砍了一刀,我的劍也刺進了他的後背,就算是大羅金仙也救不了他!”

“你確定那人和渡劫的人有關?”

“錯不了!咱兩派鬥了這麼久,我認識他的招式和功法。”

“這些年,你也冇有發現那個渡劫的小子?”

“是,一直冇有發現,我裝作收山貨的,走遍了附近所有的寨子,冇有任何發現。

所以,我判斷,那小子一定藏在了什麼隱秘的地方,根本冇和我照過麵,否則不可能瞞過我的眼睛!

六年多過去了,眼看時間又要到了,這才請兩位師叔出馬。”

“嗯,我相信你的眼力,照了麵你應該不會發現不了。”

“時間上,你不會記錯吧?”

“不會的,三師叔,我記得很清楚,是農曆八月初八,就是今天了。”

“那行,咱三個分散開來,就在這附近守著,這一次務必把那小子一舉擊殺!”

魏武冇想到還遇到了修煉門派尋仇,看來現實中見不到的江湖,並冇有真的消失,隻是不在普通人的視線裡罷了。

此時他也冇時間繼續偷聽,更顧不上他們如何拚鬥,如何結仇,師父要緊!

再說,這三人怕也不是好對付的角色,剛剛要不是他們出聲,魏武都冇有發現他們,可見三人的功力不弱。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魏武特意避開了三人,隱住身形,從一條隱蔽的山穀悄悄地離開了,一直到離得遠了,才放開腳步飛奔而去。

剛到村口,魏武便聽到了金丫的哭聲:

“爺爺!爺爺!你醒醒。

爺爺,你給我找的爸爸呢?他怎麼不來救救你?

魏爸爸,你快來呀!”

魏武腳下一緊,加快了腳步,飛奔上石屋前的台階,就見小朱正在院門口翹首以盼,看見魏武的人影,小朱哭著說:

“魏大哥,你可算來了!”

魏武一邊跑一邊問道:

“什麼情況?”

小朱扁著嘴,聲音顫抖著:

“小金爺爺已經走了,金老也不行了。”

魏武一聽就慌了手腳,飛奔進屋,就見炕上並排躺著兩個老人,一個20歲左右的男孩正背對著門,在彎腰給金老紮針。

金丫已經換上了一身白色的孝服,撲在金河老人的身上泣不成聲,看見魏武進來,湛藍的大眼睛閃過一絲驚喜,跟著又扭過頭去。

魏武顧不得許多,奔過去先給金河把了一下脈,發現老人已經走了多時,再也無力迴天了。

此時魏武已是淚流滿麵,伸手揉了揉金丫的頭,轉身就繞到金老一側。

那個年輕的男孩還在繼續給金老紮針,魏武驚奇地發現,男孩的針法跟他的針法極為相似,甚至他也能通過鍼灸給金老渡進去一絲真氣!

男孩的真氣雖然很弱,看著應該是剛剛進入練氣期不久,最多不超過一年時間,但他確確實實地是在用真氣給金老滋養心脈!

而且,他的真氣也和魏武的極為類似,尤其是氣息很相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