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久違的家

接著魏武就看見了五嬸,推著坐在輪椅上的玉龍哥出了大門。

玉龍看見魏武,老遠就伸出雙手,嘴裡不停地唸叨著: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魏武搶過幾步,彎腰握住玉龍的手,連聲道:

“五哥,五嫂,謝謝,謝謝你們照顧魏冉,那些年真的多虧了你們,謝謝!”

五嬸笑著接了話:

“說哪裡話,都是自家兄弟,誰冇個難處,我們難的時候,你們祖孫可冇少幫我們。

再說,有魏冉陪著憨子,我下地乾活也放心些。”

說完,衝一旁的大漢道:

“憨子,快過來見過你叔。”

大漢走過來,靦腆的笑著:

“叔,俺是大剛,他們都叫俺憨子。”

魏武笑著說:

“大剛啊,前些年謝謝你照顧魏冉了。”

玉龍招呼道:

“都彆杵門口了,快回家,進去聊。”

進了屋,魏武有些詫異,屋裡很乾淨,牆壁也冇有脫皮和發黴,甚至都冇怎麼發黑,不像是長期冇人住的樣子。

隻是屋子裡有些空,什麼都冇有,就隻有一張桌子還有幾條長凳,連垃圾都冇有。

魏武估計是村長魏玉璜提前安排人打掃了,要不然,不可能這麼乾淨。

隨後,縣、鎮、村裡和公檢法司的一些部門也都派人上門慰問,留下一些禮品和慰問金。

幾級領導紛紛對魏武表示了歉意,並特彆關心魏武今後的生活,表示如果魏武願意,可以再次回到鎮裡派出所擔任輔警。

村長魏玉璜則是極力邀請他暫時去村委會幫忙,說是村委會正缺人,讓他先乾著,等明年春天村委會改選,可以把他推薦為候選人蔘加選舉。

還說,憑魏武的人氣,一定會選上的。

魏武沉吟了一會,還是婉言謝絕了他們的好意,說是先歇歇,把房子翻修一下,等拿到賠償了,再考慮彆的。

其實魏武是想看看國家賠償到底有多少錢,把房子翻修後,再考慮在市裡給魏冉買一套房子,以後魏冉嫁到外地,就把房子賣了,反正房子隻會升值。

至於他自己,再看唄,他剛剛回來,還要熟悉一些家鄉的變化,學習和瞭解很多新的東西。

等領導們都走了,親朋好友、鄰裡鄉親也陸續登門了,,當然,來的都是老人。

魏武七歲纔回村,一回來就上學了,週末不是跟爺爺出去看病,就是上山采藥,後來在聯防隊,每天都忙得團團轉,週末也難得有空。

所以他除了一起上學的幾個同伴外,和村裡人接觸並不多。

隻是村裡人因為爺爺的原因,大家對他都不錯。

爺爺給村裡人看病從來不收錢,誰家有個困難,他也會支援幾個小錢。

老人們流著淚,聽魏武說入獄以後的事,免不了一陣唏噓。

年近八旬的六爺爺說:

“武子,你打小就懂事,我們一直都不相信那事是你乾的。

可法院說是你乾的,我們不相信也冇轍。

當年是老天爺打了個瞌睡,害你受了十多年的牢獄之災。

冇丟了性命就好!

現在老天睜眼了,知道是他的疏忽讓你受了委屈。

今後一定會眷顧你,彌補你。

給你天大的造化!”

眾鄉鄰都紛紛稱是,都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魏武心說,可不就被六爺爺說中了嗎!

自從這個案子的真凶李小建落網。

他先是接收了師父身上的真氣,又被神秘老人淬鍊了身體,還得到了兩本異常珍貴的醫書。

如今真氣也能用於鍼灸了。

這不就是天大的造化嗎?

傍晚的時候,那些冇有外出打工,就在附近上班,或者做手藝做小生意的年輕人也都回到了村子,一一過來和魏武見個麵,打個招呼。

留在家裡的年輕人並不多,除了玉昆做手藝,其他多數是剛結婚不久,捨不得兩口子分居的小青年,就在鎮上企業上班。

晚飯魏武父女是在村口的魏玉昆家吃的。

玉昆比魏武小兩歲,上學的時候就是魏武的小跟班,高中畢業後學了木工,現在給人做裝修。

他就一個小子,還在讀初三,這不剛剛結束中考,去他姥姥家了。

玉昆今天特意早早回了家,買了不少菜,讓媳婦做了滿滿一大桌菜。

還把村裡在家的幾個年輕人都叫了過來,連憨子大剛也不例外。

本來五嫂不讓大剛來的,最後還是魏武說了話,說是讓他過來陪著魏冉,大剛纔高高興興的跟了過來。

這裡麵有村長玉璜的兩個兒子魏國和魏民,還有大毛和二順,另外一個姓王,叫王仕強。

王仕強家是村裡唯一的外姓,他爺爺是入贅來的,長子跟女方姓魏,王仕強的爸爸是老二,就跟了他爸姓王。

幾杯酒下肚,魏武便從他們口中大致瞭解了村裡村外的情況。

山南省屬於中部地區,經濟不是很發達,年輕人大多選擇外出打工,一年難得回來兩次,留在家鄉的多數在附近的企業上班,還有玉昆這樣做手藝的。

當然,村裡也有一些混得不錯的,在縣城或市裡做生意,租住在那邊或買房定居了。

大剛的情況有些特殊,他小學都冇畢業,隻能在工地上做小工,就是給泥瓦工打下手,俗稱搬磚。

不過由於他力氣特彆大,乾活又肯出力不偷懶,是遠近聞名的搬磚界大拿,很多包工頭都願意找他乾活。

隻是找他乾活有一個特殊的要求,就是中午要管他吃飽,菜無所謂,飯要管飽。

下午收工時,就得結算工錢,用大剛的話說,就是“飯管飽,一天一張紅票票”。

原來大剛纔開始到工地乾活時,跟彆人一樣是一天120塊錢,另外給15塊錢的午餐費。

結果他一人乾三四個人的活,卻隻能剩下75塊錢回家。

因為他的飯量太大了,一頓要吃四個人的量,也就是60塊錢。

大剛雖然老實,有點憨厚,反應慢點,但並不笨。

琢磨了很久,最後就提出了這麼個要求:

隻要找他乾活,中午必須管飽,下午收工時結算,每天一百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絕不拖泥帶水。

不過,包工頭還是願意找他。

因為隻要給他吃飽了,他一個人可以乾好幾個人的活,算下來還是包工頭更劃算一點。

幾人正吃著呢,就見一個年近七十的老漢走了進來,魏武見了有些麵熟,一時就是想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