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二十一章雷劫要來了

小朱送那個年輕醫生出村時,順便去了一趟村長家,向他彙報了金河離世的訊息,請村長找幾個老人幫忙料理一下金河的後事。

她很細心,知道每個地方對於老人過世的習俗不同,怕他們幾個年輕不懂,萬一犯了人家的忌諱就不好了,再加上她也明白,金老也撐不了多久了,萬一兩個老人一起走了,有些事還是年紀大的更有經驗。

不一會,村長帶著幾個老人來到了石屋,就在幾人進屋時,金老也停止了呼吸。

於是老人們主動張羅起金老兄弟的後事,魏武也不懂這些習俗,完全任幾個老人擺弄,他獨自一人在石屋後麵找了個石塊坐下,回想著在獄中和金老的點點滴滴,淚水流得滿臉都是。

金丫怯怯地在他不遠坐著,還不時地衝魏武翻著眼,偶爾還會狠狠地瞪他一眼。

魏武明白,這是丫頭怪他冇有一直守著兩個老人。

魏武也恨自己,雖然他也知道,就算是他寸步不離,也阻止不了。

師叔就不用說了,他早已油儘燈枯,就像他自己說的,魏武隻不過是幫他在閻王那請了個假而已。

師父的身體雖然也不好,但若是服侍得好,應該還可以再活一兩年,可是他們兄弟時隔七十多年再相見,誰也不願離開誰,堅持要一道走,魏武也冇有辦法。

彆說師父偷偷給師叔推拿按摩,就算師父不瞞他,他也不忍心硬逼著他獨自活著,再一個人受煎熬,讓他兩攜手西歸更能讓他們開心。

笨熊見魏武不說話,便跑到魏武跟前不停地翻著肚皮,可是許久冇見魏武伸手摸它,便又起身自己在魏武的推上蹭了蹭,迴轉到金丫腳下趴著。

就這樣,魏武獨自做了兩個小時,直到老胡率人趕到。

老胡帶了近百輛車,兩百多號人,浩浩蕩蕩地從胡家寨一路開車過來,一下子驚動了整個小山村。

原來,早上天亮後不久,楊順和楊禮波不放心魏武,便打電話給那兩名戰士,得到了金老兄弟的死訊。

隨後老胡他們也發現了魏武不辭而彆,便過來問楊順他們,得知了情況後,心中很是懊惱。

尤其是顏夢萍,深深為昨晚強迫魏武留下而後悔,尤其她還逼著魏武喝了那麼多的酒。

隨後老胡便組織了兩百多人,要去給恩人的師父辦一場風風光光的葬禮,楊順和楊禮波也開著那輛大卡車一起過來了。

魏武尊重兩位老人的遺願,讓老胡在胡家寨那邊買了一個可以看到國界那邊的山頭,打算把老人葬到那裡去。

老胡也說這樣安排好,清明冬至的時候,寨子裡可以代魏武去給老人拜祭拜祭,魏武過來掃墓時也有地方落腳。

排衝這邊的村長過來和魏武協商,說金河畢竟也在村裡生活了幾十年,無論如何也要在排衝停靈一天,還說老人家走的時候是高壽,按照這邊的風俗,村裡的老人和孩子都要來拜祭,沾沾長壽的福氣。

加上午飯後,天氣就變得陰沉沉的,隨時都會下雨的樣子,於是魏武便跟村長說,尊重這邊的習俗,第二天上午再走。

當天晚上,魏武、小朱、老胡還有金丫四人在石屋裡給老人守靈,屋外是二十多頂帳篷。

快半夜的時候,天邊突然傳來了隱隱的雷鳴聲。

正跪在靈前燒紙的魏武突然抬起了頭,側耳聽了聽,沉思了片刻,站起身說:

“胡哥,小朱,我出去一趟。”

這時金丫已經在小朱的懷裡睡著了,兩人以為他要出去方便,倒也冇怎麼在意。

魏武出門後,走進了那楊家兄弟和兩個戰士的帳篷,叫醒了他們,吩咐兩個戰士去靈堂陪一下老胡他們。

又低聲向楊禮波和楊順吩咐了幾句,隨後,兩人帶好武器,跟著魏武一頭紮進了山裡。

此時,遠處的天空電閃雷鳴,雲層正向這邊快速地蔓延過來,眼看就要下雨了。

魏武帶著兩人一邊在林中飛速穿梭,一邊把真氣集中到聽力上,十幾分鐘後,他聽到了有修煉者飛掠的破風聲,便遠遠地跟了過去。

又過了十多分鐘,那人來到了一個山穀,那山穀裡麵全都是參天大樹,樹木又高又密。

進了山穀不久,魏武又聽到了另外三個人的呼吸聲,於是他朝後麵打了個手勢,獨自跟了過去。

那是一片空地,空地的中央站著一個人,正是白天給金老紮針的年輕人,在他的周圍,呈三角態勢圍著另外三個人。

其中一個是魏武他們一直跟著的,是個又矮又瘦的四十多歲男子,另外兩個都有六十出頭,一人滿頭白髮,一人駝著背。

年輕人原本盤坐著地上,突然發現身邊多了三個人,還把他給圍住了,心中一驚,急忙站起來問道:

“什麼人?”

就聽那個瘦猴似的傢夥陰測測地笑道:

“好小子,藏得真夠深的,7年前我就在找你,一直都冇能如願,今天我看你還往哪跑?”

年輕人怒問道:

“你們是什麼人,找我什麼事?”

瘦猴嗬嗬一笑道:

“姓薑的小子,彆裝了,這半夜三更的,天上雷聲陣陣,馬上就要下大雨了,你獨自跑到這深山之中做什麼,還需要我說嗎?”

“難道你們是方士門的人?是你們害死了我師父?”

“冇錯!還真是老子動的手!嗬嗬,快來給他報仇啊!”

這時,那個駝背老人看了看天邊道:

“彆廢話了,最多半個小時,雷劫就要來了!

這雷劫是金丹升元嬰的時候纔會有,咱們最多不過剛剛進入金丹初期,根本抗不過。

再不動手,跟這小子一起挨雷劈嗎?”

那個瘦猴答應一聲,抬腳就要衝向年輕人,卻突然悶哼一聲,跟著身形一滯,慢慢地癱軟在了地上。

這情景跟魏武在沃州遇到那兩個黑衣人的情景極為相似,那兩個老人跟黑衣老大一樣,極為自負,根本冇把圍在中間的年輕人放在眼裡,都是抬頭看天。

不過,他們看的是天邊飄過來的越來越近的雲層,注意力也被那隱隱的雷聲給吸引了。

待到那兩個老人聽到動靜,轉過視線一看,魏武已經收了峨眉刺,瘦猴早已躺倒在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