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二十二章一槍撂倒

兩個老者見狀,心中一凜,齊都拉開了架勢,全神戒備著。

白髮老人吐字如金:

“醫門?薑家?”

魏武笑道:

“什麼移門、平開門?我說兩位,哦不,三位!你們三個年紀也不小了,竟然合起夥來欺負一個孩子,也不燥得慌?”

那被圍著俄年輕人一聽到魏武說話,驚喜地說:

“叔叔,哦,前輩,是你?”

接著又急急地說:

“前輩你快走,彆管我!”

魏武笑著說:

“彆怕,有我呢!我看,你還是叫我叔叔吧,叫前輩太誇張了。”

年輕人急道:

“叔叔,你還是快跑吧,這兩個老頭是金丹初期,絕世高手!”

那兩個老者相互對望一眼,點了點頭,那個駝背的那個說:

“聽到冇有?年輕人,冇點斤兩就想抱打不平?

我看你是找死來的!現在就滾,還來得及!否則,哼!”

魏武淡淡地說:

“既然這孩子叫了我一聲叔叔,我自然不能讓他受委屈。

倒是你們兩個,再不走,就來不及啦,冇見你們這個同夥嗎,在我麵前,都冇來得及作出反應。”

駝背老者不怒反笑:

“小子,我承認你的身法不錯,竟然瞞過了老夫三人。

但你一個區區築基初期,抗得過我們兩個金丹初期?

剛纔要不是偷襲,你在我那師侄手下連一個回合都走不完!”

說完,兩人便一左一右向魏武逼了過來。

魏武雙手抱胸,一動不動,挪揄道:

“吹牛逼誰不會?想找死就趕快上來,怕死就快滾,彆磨蹭!

不就是肚子裡有個大金蛋嗎?再不滾,老子就來個殺雞取蛋!”

白髮老者話不多,但脾氣顯然不咋的,聽到這裡,忍不住暴怒一聲道:

“死!”

說完,身形一動,就要電射而起。

魏武卻是飄然後退,嘴裡大喝一聲:

“打!”

隨後,“砰砰”兩聲,還冇來得及躍起的白髮和一旁的駝背齊齊栽倒在地。

原來,魏武早就安排楊順和楊禮波繞到了兩人的身後,遠遠地躲在樹林裡。

魏武知道這三個老傢夥境界很高,三對四他們毫無勝算,還會死得很慘!

他估計隻要是出其不意,對付最弱的這個瘦猴估計冇什麼壓力,但那兩個老的,實在是比他要厲害得多,所以便讓楊順他們兩個繞到他們的背後,拿槍**!

都說功夫再高,也怕菜刀!就算不怕菜刀,一槍絕對撂倒!

雖然普通手槍的有效射程隻有50米,可是楊順他們配的是有效射程達200米的沙漠之鷹。

他們本來就不是普通的軍人,普通的槍械他們根本看不上眼,隻有這沙漠之鷹,才能配得上他們這種精英戰士。

他們倆本就是暗勁高手,離著老傢夥100多米,又藏在密林中,加上天上雷聲滾滾,還有魏武做掩護,兩個老傢夥根本冇有絲毫察覺。

魏武出其不意的製服了一人,現身後又故意激怒兩人,更是給楊順他們創造了機會,這才一舉湊效。

見兩人中槍倒地,魏武還是不太放心,慢慢靠過去,確認冇有危險了,才放了心。

這時頭頂上隱隱傳來了雷聲,魏武抬頭看了一眼,再次大喝一聲道:

“快撤!”

說完,一手撈住一人,飛奔而去。

百米外,楊順和楊禮波一人提著一支還在冒著煙的手槍,正要過去檢視要不要再補上第二槍,見魏武提著兩人先跑了,兩人愣了一下,又對望了一眼,跟著也飛奔著追了過去。

他兩也不知道魏武乾嘛要跑,但既然魏武跑了,他兩自然要跟著,一來魏武是他兩奉命保護的對象,再者,魏武的境界可是遠高於他兩,人家都跑了,他兩還留著乾啥,何況,魏武臨走時可是說了“快撤”。

兩人跟著魏武足足跑了十多公裡,直到看見魏武停下,鬆開手中的兩個老傢夥,楊禮波才忍不住問道:

“怎麼了,武哥,有高手潛過來了?我怎麼一定冇發現?”

魏武點點頭,用手指了指天空,說:

“從天上來的!”

兩人又是一愣,跟著就聽見一聲震耳欲聾的雷聲炸響,直劈的整個山穀都震動了一下,緊接著,又是“轟轟”兩聲比剛纔更大的雷聲響起,接著就下起了瓢潑大雨。

魏武跟著叫了一聲:

“你們兩過來,坐下運氣練功。”

楊禮波詫異地問道:

“武哥,這麼大的雷雨,不找地方避雨,在這練功?”

“冇錯,來不及了,冇聽我剛纔說殺雞取蛋嗎?

快,楊順,你先來!”

楊順雖然也冇弄明白,但還是依言坐在了魏武示意的地方,運氣行功。

就見魏武從懷裡掏出一小塊布片一樣的東西,放在了楊順的右手掌心,然後把那個白髮老人提溜過來,拉過他的手,放在了楊順的手上。

楊順正要說話,突然一驚,跟著又是一喜,急忙收住雜念,全心運功。

楊禮波則是奇怪地圍著楊順繞圈子,也不知道兩人搞什麼鬼,正納悶呢,魏武道:

“照著樣子坐下,先行功三個周天,馬上就輪到你了。”

楊禮波隻得按捺住心中的好奇,依言坐下行功。

魏武檢查了一下兩個老傢夥的傷口,隨後拿出銀針給兩人止了血,然後對楊禮波說:

“你一邊繼續行氣,一邊給楊順守著,記住,千萬不要動他們,我去去就來。”

說完又轉身奔了回去,到了剛纔那個地方,就見原先那個瘦猴一樣的中年人,此時已經成了一段燒焦的樹段,渾身黑漆漆的看不出半點人樣。

那個年輕人一樣也倒在地上,但身上並冇有異樣,隻是暈了過去,魏武上去給他把了脈,冇做半分停留,取出銀針就給他紮上了。

二十分鐘後,魏武又回到了楊順楊禮波的身邊,這時雨逐漸停了,楊順和那個白髮老者也已經分開。

楊順還在運功,隻是滿臉通紅,頭頂不斷冒出如蒸籠出鍋一般的蒸汽。

楊禮波又在圍著他繞著圈子,遠遠看見魏武過來,迫不及待地捲起衣袖,“撲通”一下就坐在駝背老人旁邊的泥地裡,急切地說:

“武哥,快快,到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