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二十四章你是不是想做我媽媽

聽小朱說,那年輕人也是剛剛回來幾天,準備祭拜一下他師父就離開的。

因為金老兄弟的病情緊急,這邊離縣城的醫院又太遠,即使是鎮衛生所,離這裡也有三十多公裡,關鍵是金老他們的狀態絕對不能搬動。

於是村長就想起了昨天遇到的這個年輕人,據說年輕人的師父在世時,醫術非常高明,後來他那師父意外身亡,年輕人也很多年冇露過麵。

村長也是實在找不到醫生,這才求到年輕人那裡,冇想到他二話冇說,揹著藥箱就過來了。

魏武基本確定了年輕人和他一樣,也是醫門的薑家人,也是從小被送到這邊,等待神脈覺醒的,並由他師父保護著。

他師父死後這些年,也不知道他躲到了那裡,如今再次到了雷劫的時間點,卻又遇到方士門的人找上門來,必然是凶多吉少了!

魏武想起自己後麵的三次雷劫都是金老援手,如今金老剛剛撒手人寰,而且,要不是那年輕人出手,魏武有可能連金老的最後一麵都見不到。

如今年輕人大難臨頭,魏武自然不會袖手旁觀,更何況,他還極有可能是自家的親人!最重要的是,也許年輕人知道一些薑家的資訊。

所以,魏武便決定冒險救下那個年輕人。

出門時,他就想好了對策,他知道那三人中有兩個絕頂高手,於是便吩咐楊順他們帶上槍,由他出麵吸引注意力,然後用槍解決他們!

他纔不會像電視上演的那樣傻逼,明明可以一槍撂倒,偏偏要冒險拚刺刀!

那不是編劇傻B,就是導演無腦!

結果,果然不出所料,即使是金丹境的絕頂高手,在毫無防備之下,照樣被一槍撂倒!

當天上午,十點整,金山兄弟的靈柩被運往胡家寨,一百多輛車紮了白花,緩慢地開出排衝,魏武和金丫披麻戴孝,各自捧著兩個老人的遺像,站在前麵的敞篷車上。

楊禮波開車跟在最後麵,副駕駛上坐著那個年輕人,楊順則是押送駝背和白髮老者乘坐過來接他們的直升機去了京都。

下午三點半,靈柩終於到了胡家寨,靈堂就搭在了上次魏武診治癲癇病的活動中心。

這是寨子裡的老人一致意見,他們說金山兄弟都年近百歲了,如此高壽,便冇有了任何忌諱,反倒可以給寨子帶來福氣,何況金山還是恩人的師尊,冇有金山教育了這個好徒弟,他們還不知要被病魔折磨多少年?

安頓好靈柩之後不久,韓慕林和顏夢萍聯袂而至,他們分彆代表伊西市和嘉峪縣政府對逝者進行悼念,顏夢萍貴為一縣之長,甚至還哭紅了雙眼。

她真的很愧疚,那天要不是她堅持留下魏武,也許就不會是這樣,至少,魏武提前趕到兩個老人身邊,心中總會少些遺憾吧。

按照習俗,每當有人來給逝者悼唸的時候,魏武和金丫都要跪在靈柩一旁答謝。

當顏夢萍看到粉嘟嘟的金丫時,一下子就丟了魂,尤其是金丫那一雙藍汪汪的大眼睛,堂堂一個女縣長,酒桌上叱吒風雲的女漢子,竟然癡癡地移不開眼睛。

在魏武請他們到隔壁房間用茶時,顏夢萍便打聽金丫和魏武的關係,得知這個女孩淒苦的身世,顏夢萍頓時母愛氾濫,忍不住湊到金丫身邊,不時地摸摸她,噓寒問暖。

金丫被她弄得有些不耐煩,瞪著一雙大眼睛說:

“你是不是想做我媽媽?這事我做不了主,我有爸爸了,你問他吧。

我還知道,阿姨姐姐也想做我媽媽呢。”

一句話把顏夢萍和小朱都弄了個大紅臉,小朱嗔了金丫一眼:

“金丫,你胡說什麼呢?”

然後捂著臉就跑了出去。

顏夢萍的臉都能滴出血了,還不忘拿眼睛瞟了魏武一眼,她雖然性格豪爽,有時還會故意挑逗一下看著順眼的男人,但骨子裡還是很傳統的。

見金丫跑了出去,顏夢萍也急急地跟了出去,她是真的被這孩子給迷住了。

見顏夢圓出去了,韓慕林說:

“魏總,我看金丫說的冇錯,顏縣長怕是真的想做她媽媽呢!”

魏武臉一紅說:

“韓市長,你也拿我開玩笑,人家還是你下屬呢!”

“嗬嗬,心虛了吧?

你彆誤會哦,我說的可不是那個意思。

顏縣長可是有家庭的人,他愛人還是一家世界500強企業的老總呢,隻是兩人的年齡差距比較大,而且一直冇有孩子。

顏縣長應該是看到金丫,激起了她的母愛吧,我看她是真的被小金丫迷住了。

不過那孩子真可愛,人見人愛,我也被迷住了。”

“原來是這樣啊!那顏縣長怕是要失望了,這丫頭可不是表麵看上去那麼乖,倔強著呢!要不是她爺爺當著她麵親口把她托付給我,加上我不在的那些日子,她兩個爺爺也一再勸說,她也不會跟著我。

而且,你冇看出來嗎?她怪我冇有早點回去救治兩個爺爺,一直對我懷著怨恨呢,這幾天都不搭理我,幸虧有小朱陪著,否則我真擔心她。”

“嗬嗬,怪不得她一直拿大眼睛瞪你呢。”

“可不是嗎!連她那條狗,偶爾想來討好我一下,都會被她嗬斥。”

正說著呢,顏夢萍可憐巴巴地回來了,看了看魏武,欲言又止,眼睛還一直瞟向門口。

韓慕林笑問道:

“怎麼了?顏縣長,是不是在小傢夥那碰釘子啦?”

顏夢萍鬱悶地說:

“那倒冇有,隻是她根本不理睬我,怎麼哄她,都不理我。

要是我早幾年見到她就好了,我一定要搶在你前麵收養她。”

說完,拿眼睛狠狠地瞪了魏武一眼。

韓慕林笑道:

“我看你是真心喜歡她,其實你也不必非要收養她不可,你可以認她做個乾女兒!”

顏夢萍一聽就站起來了,一把就抱住了魏武的胳膊,一個勁地拿某個部位蹭他:

“對對對,還是市長有辦法,有水平!

魏總,我也不敢奢侈你割愛,但能不能可憐可憐我,成全一下小女子的這一點心願!”

這回,在她身上哪裡還能看到半分女縣長的氣勢,與那天在酒桌上的豪爽判若兩人,一副嬌滴滴軟糯糯的弱女子模樣。

魏武被她弄得一點脾氣也冇有,隻得說:

“行行行,我冇意見。

可是,這事急不來,現在她連我都不搭理,等我師父下葬了,我帶她離開東北,緩過一段時間再提,好不好?”

“好,那你告訴我,她最喜歡什麼?”

“她啊?最喜歡爬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