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二十七章美猴王的親閨女

福美姬雙手接過包裹,不動聲色地解開包著的帆布一角,隨即神色莊重,站起來躬身道:

“魏先生此番大恩,福家上下,此生絕不敢忘!

我們家族在貴國也有投資一些產業,來往中國倒是方便得很,還請先生留下聯絡方式,日後也好登門感謝。

因這物件太過重要,我們需要馬上送回去,不便就留,還望先生見諒,等下次再來貴國,一定登門拜謝大恩。”

接著,兩人又小心地檢查了一番那些物件,麵色變得十分凝重,雙雙起身彎腰給魏武行了大禮,再次鄭重地道了謝。

魏武點頭道:

“好的,我也要趕路了,你們多珍重。”

隨後,雙方交換了聯絡電話和地址,福美姬拿出了一張銀行卡遞給魏武,魏武婉言謝絕。

福美姬堅持道:

“魏先生不必客氣,先生將這琉球的傳國重寶送回,若我福家不做些表示,心裡實在難安。

而且您是我們的長輩,又剛剛出獄,我們儘可能提供一點力所能及的幫助也是應該的,按輩分,您還是我的師叔祖,連宮城叔都得叫您一聲師叔呢。

我福家已今非昔比,華國抗倭戰爭後期,我們福家派了大批青年參與俄軍對倭軍的剿殺,很多人立了戰功,現在福家在遠東地區還是很有實力的,另外,福家在包括貴國的世界各地都有不小的投資。”

那宮城也是連連稱是,還鄭重地施了一禮,口稱師叔,請他務必收下。

原來,宮城的曾祖父是那位老國師的族侄,也是首徒,當年國師離開琉球時,把所在門派的掌門之位傳給了他曾祖父。

倭國戰敗後,福家開始慢慢滲透到了倭國本土,並聯絡上了宮城他們,現在他們那個門派的掌門便是宮城的大伯。

魏武見推托不掉,便收下了銀行卡,兩人這才千恩萬謝地告辭離開,臨走前約定將來尋找尚覆墓時,還請魏武協助,魏武爽快地答應了。

福美姬臨走時,又從包裡拿出一個東西,笑道:

“我差點忘了,這時美媛妹妹托我帶給你的,說是感謝你治好了她的嗓子,讓她又可以唱歌了。”

魏武看那東西非鐵非石,比火柴盒略小一點,方方正正的,隻是棱角是圓的,顏色深黑,上麵還不停地閃爍著無法用語言描述的光澤。

之所以說無法用語言描述,是因為那光澤的顏色太過豐富,我們常說七彩光芒,可那東西上閃爍和變換的顏色足有百種甚至更多,非常的神秘。

魏武好奇地問道:

“這是什麼?做什麼用的?”

福美姬笑著說:

“美媛冇告訴我,不過我看應該是隕石打磨的,您也知道,西伯利亞經常會有隕石墜落。

這一塊美輪美奐,又方方正正的,倒是很適合給帥哥做個吊墜。

您看,這上麵有個孔,正好可以穿上繩子掛在脖子上。”

魏武見這東西也就是個工藝品,倒也不好拒絕,便笑著收下說:

“那就謝謝美媛小姐了。”

兩人走後,魏武又坐了一會,不久楊順打來電話,說福美姬的車,還有之前先來的一輛車都離開了,他駕車跟上去了,留下楊禮波繼續在停車場觀察。

魏武起身出了餐廳,去了卡車那邊,見金丫還在睡著,便叫醒了她。

隨後拉著她進了服務區,指引她去了女廁,然後他自己也進了男廁這邊。

等魏武出了衛生間,那丫頭正領著笨熊在服務區的超市那邊,看著琳琅滿目的零食,不停地嚥著口水,小手還不斷地摸著肚皮。

魏武笑著從一邊推過一輛購物車,讓她隨便選,她不相信地看著魏武,魏武笑道:

“你是我閨女,想吃什麼儘管拿,一會帶到車上吃。”

那丫頭頓時就滿臉喜色,推著車跑得飛快,笨熊也是歡快地搖著尾巴全程貼身護衛。

眨眼間,金丫就把推車堆得小山一樣,魏武笑著接過推車,來到收銀台付了錢。

接著,兩人一狗把兩個大大的購物袋送到了車上,再次到餐廳點了餐,魏武還還特意為笨熊要了幾個雞腿。

魏武剛纔已經吃得半飽了,這時又點了些,還拿了兩瓶飲料,跟金丫一人一瓶。

金丫心裡惦記著那些零食,把飯扒得飛快,很快就扒完一大碗飯,從魏武手裡接過車鑰匙,一手拿著飲料,飛快地奔了出去。

笨熊見了,趕緊把剩下的兩根雞腿一併叼在嘴裡,追了出去。

等魏武慢騰騰地吃完,回到車邊,就見車門半開著,金丫半躺在副駕駛上,開心地一邊喝著飲料,一邊吃著零食,還不忘時不時仍幾塊給車下的笨熊。

魏武這些天幾乎冇怎麼休息,便爬到後座,準備休息一會。

金丫一見,很自覺地下了車,有笨熊跟著,魏武倒也不太擔心,何況暗處還有楊禮波在看著。

於是魏武便交代她不要走遠,他估摸著有那麼多吃的,她也走不遠,便放心地倒頭睡去。

大約睡了一個半小時,魏武就醒了,下車冇見金丫和笨熊,便四處尋找。

結果找了一圈也冇見著,這時就見加油站那邊,一顆高大的廣玉蘭樹下圍著一群人,走過去一看,就看到笨熊正圍著樹轉悠,低頭找食呢。

周圍一群人都抬著頭看向樹上,魏武也跟著抬頭看去。

隻見金丫坐在十多米的樹梢上,悠閒地吃著零食,不時地扔下一片給笨熊。

樹下幾人議論紛紛:

“這誰家的孩子,咋爬那麼高?”

“呦,還是個女孩呢!這也太牛了!”

一個保安邊跑邊喊:

“誰家的孩子,怎麼爬那麼高,也不怕摔著,快下來。”

樹下的幾個人笑了:

“我看她摔不著,她上樹的動作跟猴子似的,甭提多靈活了。”

“還真是,我看她小時後肯定是跟猴群一起玩大的,簡直就是美猴王的親閨女!”

魏武趕緊過去對保安說:

“對不起,這是我的孩子,在山裡野慣了。”

一邊衝樹上叫道:

“金丫,下來,走了。”

金丫把零食的包裝袋往嘴裡一叼,四肢穩穩地撐著樹乾,哧溜就下來了,一旁的一位大娘嚇了一跳:

“師傅,你這閨女真的是跟猴一起長大的?要不就是學雜技的!這麼個小不點,咋那麼利索呢?”

魏武笑了笑,心說,這丫頭還真是跟猴長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