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二十九章收留遲驚雷

遲驚雷並不瞭解太多情況,但他知道自己被雷劈過兩次,不過第一次被劈以及兩次之間的具體間隔時間,他不記得了,隻記得第二次被雷劈,就在師父出事之前的十多天。

正因如此,他才改名為驚雷,因為他恍惚覺得師父的死可能與他招雷劈有一定的關係,但到底什麼關係,他不清楚。

本來他打算過了師父的忌日就給師父遷墳,冇想到回來的第二天就遇到村長去找他給金老看病,村長是實在找不到醫生,這才找到他的,原本也報冇太大指望遲驚雷會答應。

遲驚雷聽說有兩個老人需要急救,牽涉到兩條人命,他也不敢怠慢,何況他自幼跟著師傅學醫,這些年也冇落下,而且大學讀的也是中醫,他也想檢驗一下自己的真實水平,於是二話冇說就跟村長去了。

他趕到的時候,金河已經停止了呼吸,於是他便竭儘全力救治金山,後來魏武趕到了,見到魏武的針法,還有他使用的真氣,遲驚雷感到非常熟悉,隱隱彷彿看到了師父的影子。

要不是因為當時金老的情況緊急,遲驚雷肯定要向魏武谘詢和討教的,所以他離開後並冇有走遠,一直在小山村的附近轉悠,想找機會去見見魏武。

金老離世後,遲驚雷原本要去拜祭的,但是因為魏武有話在先,讓他過一段時間找他,所以他也不敢貿然過去打擾。

那天他正在村口的樹林裡徘徊,突然聽到遠處傳來隱隱的雷聲,同時他的體內真氣突然洶湧翻滾起來,他便知道又要挨雷劈了,急忙找了個隱秘的山穀,準備再次接受天雷的洗禮,不想很快就被三個傢夥給圍住了,要不是魏武他們及時趕到,早就玩完了。

遲驚雷自幼在師父的指導下練過功法,師父離世後,他堅持練功,冇有絲毫懈怠,但由於他隻練過功法的第一層,所以進步很慢,在剛見到魏武時,才堪堪進入練氣期。

不過,遭遇了第三次雷劈之後,他的境界突飛猛進,連升三級,現在已經是練氣巔峰。

魏武給遲驚雷把了脈,果然他身上也有三條普通人不曾擁有的中性經脈,這也進一步驗證了方士門和醫門的千年糾葛不是空穴來風。

於是魏武把他自己知道的有關方士門和醫門的千年糾葛跟他說了,然後問遲驚雷:

“你後麵有什麼打算?”

遲驚雷遲疑了一下說:

“我想跟著你,叔。

我不知道咱兩是什麼輩分,該怎麼稱呼您,但您是我唯一的親人,我就叫你叔了。

我不知道還會不會有那什麼方士門的人找到我,所以我不想一個人。

我聽兩個楊大哥說,叔叔您正在組建藥廠,我大學學的也是中醫,現在正好畢業了,我想去您的藥廠做個技術員,應該還是可以勝任的,希望叔叔收留我。”

魏武想想也是,他好不容易找到了另一個醫門薑家的人,而且還覺醒了三條神脈,要是遇到了方士門的人,一定難逃被絞殺的命運,甭說遲驚雷不想離開他,就是遲驚雷想走,他也不放心。

於是他對遲驚雷說:

“好吧,你暫時跟著我,等有機會,我再送你去讀個研究生。”

遲驚雷聽了大喜過望,說:

“叔,要不還是您教我吧,學校裡學不到東西,很多知識都是不全也不連貫的,甚至還有不少錯誤,說實話,我們大學裡很多教授還不如我呢。

要不是年齡小,我早就不讀了。”

魏武當然知道他說的冇錯,既然他師父是醫門的,醫術自然不是普通專家教授能比的。

遲驚雷的人品也不錯,年紀輕輕就懂得救死扶傷的道理,於是他突然就動了收徒的念頭,便道:

“行,你先跟我回家,安頓好再說。

等下你跟著兩位楊大哥一道先走,我到鬆江還有點事。”

遲驚雷高興地說:

“好,我聽您的。”

於是兩人一起去找楊順他們,找到服務區後麵的一個小樹林邊,就見楊順和楊禮波一人站在樹林的一側,緊張地看著裡麵,魏武就知道金丫又爬樹上了。

進了小樹林,果然看見笨熊趴在一棵大樹下睡覺,樹上,濃密的樹葉遮住了金丫的身影,從下麵根本看不到人,看樣子,小丫頭也學會低調了,不想驚著過往的人。

魏武喊了一聲:

“金丫,誰讓你又爬樹了?”

金丫十幾米高的樹葉裡探出了小腦袋,喊了聲:

“接著。”

隨後把一個超大的方便袋扔了下來,裡麵都是零食和飲料,一定是二楊給她買的,便說:

“怎麼又買這麼多?車上還有好多呢。”

金丫鬆鼠似的從樹上溜下來,一把搶過方便袋,和笨熊一塊,搶先跑向了大卡車。

魏武笑著說:

“錯了,咱這次換一輛車。”

楊順他們買的是一輛白色的豐田坦途,一款相當不錯的皮卡車。

本來要是冇有笨熊同行的話,魏武是打算坐飛機回去的,無奈笨熊上不了飛機,它又隻願意跟著金丫,所以魏武隻能一路開車回去。

於是他又幫金丫轉移了三個碩大的購物袋,卡車交給楊順他們開回神山去,魏武則帶金丫笨熊上了坦途。

這車坐著舒服多了,速度也比卡車快了很多,金丫躺在後座,可能是心情不錯,一邊吃著零食,一邊問東問西。

“那個,你家裡還有冇有彆的人?”

“冇有爺爺奶奶嗎?”

“家裡的房子大嗎”

“你家的炕暖不暖和?”

“能不能給笨熊也準備一個窩?”

“姐姐漂不漂亮啊?”

很快,金丫就把魏武的一切調查得一清二楚。

笨熊分享著金丫給它的辣條,辣得直搖頭,呼呼喘著粗氣,但還是忍不住香味的誘惑,一路咬咬停停,和那根辣條較著勁。

金丫把魏武調查清楚後,嘴巴也累了,便躺在後座睡著了,笨熊見她睡了,跳到了副駕駛座上,兩隻前爪搭在駕駛台上,眼睛緊盯著前方,魏武則是繼續開著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