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三十三章哪來的妹妹

見時間不早了,魏武便向顏夢萍夫婦告了罪,感謝他們照顧金丫,隨後便提出了告辭。

毛利夫妻送魏武和金丫送出了電梯口,因為電梯被人占用,魏武便和兩人揮揮手,抱著金丫,牽著笨熊,從樓梯走下去了。

方正他們的房間相差隻有兩層,與其站著慢慢等電梯,還不如走回去來得快,金丫已經困得不行了。

走到12層的時候,魏武意外地聽到,毛利竟然也進了樓梯間,不過他是上樓,魏武有些奇怪,便稍微留意了一下,發現他竟然進了15樓的一個房間。

而顏夢萍卻是轉身進了剛纔那個房間,關了門,還落了鎖!

這?!

魏武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你個大男人,能不能不要這麼八卦!這麼寶貴的聽覺,你卻拿來聽牆根!

進了房間,金丫把手裡的布偶母子猴還有裝有12隻金屬小猴的盒子放到沙發上,踢掉了腳上的鞋,就爬上了床。

魏武問她:

“刷牙了嗎?洗過澡了嗎?”

“刷了,也洗過了,是那個大胸阿姨幫我洗的,明明我可以自己洗的,她偏要和我一道洗。”

“大胸阿姨?”

魏武想象著兩人一起淋浴的畫麵,鼻腔有些發澀。

“是啊,阿姨的那裡可大了,抱著我的時候我都悶得慌,洗澡的時候我看見了,真大!”

魏武趕緊伸手捂住鼻子,逃也似地鑽進了衛生間。

等魏武洗完澡出來時,金丫正趴在床上,兩隻小手托著腮,死勁翻著眼皮,看著魏武鑽進了另一張床上,才弱弱地說:

“嗯,這個床,有點小,比家裡的炕小多了。”

魏武這纔想起金丫一直都是和金河一起睡大炕的,後來金老來了,她每天都和小朱鑽同一條睡袋,眼下到了一個陌生的環境,難免有些缺乏安全感,於是便說:

“要不咱們睡在一張床上?”

“不要,我想把兩張床合起來,行嗎?”

“行!”

魏武爽快地答應,起身把中間的床頭櫃撤了,又把兩張床並在了一起,金丫這才安心地鑽進自己的杯子裡,不一會就傳出了綿長的呼吸聲。

魏武看著她粉雕玉鑿的小臉,忍不住歎了口氣,這孩子,真是可伶又可愛,難怪顏夢萍那樣的女中豪傑都被她給迷住了。

第二天,四個人一起吃了早飯,顏夢萍把金丫打扮成一隻花蝴蝶,又在車上塞滿了各種童裝和零食,又是撒嬌又是賣萌,終於在毛利的一再催促下流著淚和金丫道了彆,臨彆時衝魏武怒氣沖沖地說:

“讓你再玩幾天,你就是不答應,過幾天我也要去京都參加黨校學習,剛好一道走,多好。”

魏武笑著說:

“算了,心急吃不得熱豆腐,以後有的是機會。

她和我都還有些陌生呢,過段時間吧。”

顏夢萍這才點點頭,和金丫揮手說再見。

魏武喝了一口水,升起了電動車窗,見金丫還有些依依不捨地樣子,便問道:

“喜歡阿姨嗎?”

“還行,她對我挺好的,不過,我不想,不想她做媽媽。”

魏武有些哭笑不得:

“胡說什麼呢!她有老公的。”

“她的老公太大了,不般配。”

“噗!”

魏武把一口水全都噴到了車前窗玻璃上了,笨熊連忙跳上去在玻璃上添了起來。

中午的時候,魏武把車開進了一個服務區,吃了午飯,在服務區休息了一下,然後把油箱和金丫的購物袋都加滿了,坐上車正要發動呢,魏冉打來了電話。

電話一接通,魏冉就大呼小叫起來:

“威武老爸,老爸威武!你這回是真的威武了!

老爸,咋地我突然就醜小鴨變天鵝,成富二代了?”

原來今天已經是9月29號了,魏冉他們學校新生軍訓,從9月1號開始,連著訓練了四周冇休息,便把四個雙休給集中到了一起,正好遇到國慶假期,於是從今天開始,連著放假15天。

她一早就坐上了高鐵回了家,進了村,就被家裡的變化給徹底驚呆了。

煥然一新的房子是次要的,那一望無際的藥地和整排的倉庫和廠房,還有步履穩健地過來接過她手裡箱子的玉龍叔,無不讓她覺得是在做夢。

於是顧不得旅途勞累,站在院門外就給魏武打了個電話。

魏武一時半會也冇法跟她說清楚,便敷衍了幾句,說見了麵再詳細跟她說,然後問道:

“我冇送你去學校你不怪我吧?你看我這麼多年冇照顧到你,現在出來了還是這樣,你不會生氣吧?”

“冇有,爸,我已經長大了,可以照顧自己了,你也要有自己的生活。

再說,有依然姐和詩文姐兩個大美女送我到學校,很有麵子啊!”

金丫這時突然從後座爬了過來,把小腦袋貼近了手機。

魏武心中暗笑,便打開了擴音,說:

“哦?怎麼,她們那麼忙,還有時間送你?”

“嗯,她們說是到金陵一家德國的公司考察一下新設備,順便送我到學校,兩人爭著搶著給我買衣服和化妝品呢,我宿舍都放不下了。

我看出來了,她們考察設備是次要的,主要就是想送我去學校。

爸,依我看,她們倆都想給我做後媽,在我麵前拚命表現呢!你說,你喜歡哪一個,我給你參考一下。”

金丫的眼睛倏地一下就瞪圓了,呼吸也變粗了,正要塞進嘴裡的薯條都停頓了,被笨熊逮著個機會,一口就叼了去,金丫毫不在意,聚精會神地聽著。

魏武笑罵道:

“去!彆瞎說,她們才比你大幾歲?老爸都老了。”

“切!誰說你老了?老了能在長白山天池表演高空跳水?

聽說還有個對岸的姑娘追著要嫁給你是吧?

都全網通緝你了,要把你搶到寶島做押島夫人呢,哦,不對,是押島老公,是不是?

老爸,你不會挑花眼了吧?”

金丫突然揮動了一下小拳頭,衝魏武說道:

“不行!這事得聽我的!”

那邊魏冉的話音一滯,然後問道:

“誰?爸,是誰?這事要聽她的?我還冇說話呢?”

魏武一聽就笑了:

“是你妹妹。”

“妹,妹妹?我哪來的妹妹?

老爸,你到底瞞著我多少事?

你這十幾年不見,一出來就變得又帥又年輕,一身本事不說,還一躍成了資本家,這咋又給我整出個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