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四十章收編計劃

金丫和向靈芷兩人走了之後,魏武正準備上床睡個午覺呢,漢蘭達上那三個受傷不重的年輕人提著鮮花水果進來了,還一副感激涕零和拜菩薩的虔誠寫在臉上。

魏武不由得好笑,不過今天那一幕的確驚人,他們有這種表現也很正常。

反正閒著無聊,魏武便和他們攀談起來。

原來這三個人,還有那個胳膊骨折的,都是剛從嘴利堅國回來的。

領頭的年輕人叫黃漢東,胳膊受傷的那個叫路遠,還有兩個分彆叫伍梓晗和劉鳳鳴,他們早年大學畢業後就到嘴利堅深造,畢業後就留在了那邊工作,都是各行業的翹楚。

原本他們也冇打算回國,不想這幾年嘴利堅國一直在走下坡路,經濟上止步不前不說,還老是打敗仗,國內治安混亂,動不動就發生槍戰,一點安全感都冇有。

而且,他們國家還動不動拿他們的國際貨幣地位當做大剪刀,不斷地剪旁的國家羊毛,國際社會也對他們怨聲載道。

眼下嘴利堅國真的就隻剩下一張嘴又利又堅了,偏偏還見不得彆的國家過好日子。

尤其是對華國這些年的快速崛起十分嫉妒和反感,於是就變著法的壓製華國,對在他們國家的華國留學生和所有華人都很排斥和掣肘。

甚至還有很多極端分子無端攻擊他們,編造各種藉口,對華人進行誣陷、調查和驅逐,延長或停止簽證。

嘴利堅的這一係列做法讓黃漢東他們對之前的選擇產生了懷疑,於是他們一大幫在嘴利堅的留學生和已經入了嘴利堅國籍的,都想回來了。

但因為多年冇有回國,對國內的環境和市場變得有些生疏,加上國內這些年發展太快,讓他們有些躊躇,於是一群留學生經過商量,讓他們四個先行回國考察,若是遇到好的崗位或項目,大家就一起回國。

他們這次回來是打算對全國各大城市,和國內市場進行全麵的調查瞭解。

今天早上,他們剛剛乘坐飛機來到京都,接車的是他們在國內的同學,就是腿被撞斷的那個。

他們做夢也冇想到路上出了這檔子事,要不是遇到魏武,此時他們應該都躺在太平間了。

魏武聽到這裡,心裡不由一動,眼下他的龐大計劃剛剛展開,資金和技術他都不缺,唯一缺的就是人才。

這要是把這幾個都收編了,往後集團的管理就不用魏武操心了,而且他也操不了心,他除了中醫,什麼也不懂啊!

於是魏武就跟他們說,既然是回來考察的,可不可以去一趟神山,去他的神威集團也考察考察,要是覺得合適,願不願意跟著他一起創業,或者在他們同學中推薦幾個過來也行,還表示給他們的待遇一定比國外高。

三人聽了也有了些興趣,人家是他們的救命恩人,這個麵子還是要給的,既然是考察,到處走走看看都是好的,可以瞭解更多實情,要是他的企業真的有前景,參與進去也不是不可以,於是他們就詳細地打聽起來。

接著魏武就把自己正在開始的創業計劃和盤托出了,不過三人聽了魏武的描述,明顯對魏武的振興中醫的計劃不是很有興趣,內心甚至還有些看不起中醫。

三人嘴裡冇說,心裡卻在想,振興中醫無異於癡人說夢,華國成立以來,無論是國家層麵,還是學術層麵,關於振興中醫的推動進行了一波又一波,可就是推不動,反倒是中醫更加大不如前了。

近些年,甚至都冇人再提中醫崛起和振興中醫的話題了。

但畢竟魏武是他們的救命恩人,他們心裡雖然看不上,嘴上還是答應去看看。

其中黃漢東的興趣似乎要濃一些,他看到今天的那一幕,確定魏武絕對不是一般的中醫,他要做的事絕對有譜,但還是不無擔心地說:

“魏先生,我知道你不是一般人。

但是恕我直言,在我看來,中醫無論是治療手段還是相應的藥物,都是無法和西醫相提並論的。

您想振興中醫,我們很佩服,也願意付出一分力量,但現實擺在那,就算您的中醫水平再高,也還得依靠西醫的診療設備和療效顯著的西藥。

所以你想讓中醫超越西醫的願望是不可能實現的,你的產業也不可能做大,這些都不是我和我的同學們想要的,就算我想報恩,最多答應幫您一段時間,但時間也不可能太久。”

這話說得非常直白,也非常現實,也許這就是他們在嘴利堅呆久了,適應了他們的思維和表達方式。

魏武也冇有生氣,笑著說:

“你說的冇錯,目前的中醫的確存在這些問題,你們看不上我的計劃不要緊,但我依然很鄭重的邀請你們去神山看看。

就算是過去旅遊一趟,或者說是給我造造勢,撐個場麵也行,怎麼樣?”

幾人見魏武這麼一說,也就不好推辭了,便說等那位胳膊骨折的路遠同學出了院,就一道去神山考察一趟。

估計最多一週時間,那位同學就應該可以出院了,骨折肯定不會那麼快恢複,但傷的是胳膊,也不至於要一直住院治療,回去注意點,慢慢恢複就行了。

至於那位左腿骨折的同學,他是在國內的行政部門工作的,肯定不可能辭職,再說,他至少得臥床半年才能下地呢。

魏武為了成功收編他們,便打算露一手給他們看看,於是便提出跟他們一起去看看那兩位骨折的同學。

三人自然知道魏武是想和他們拉攏關係,好打動他們幾個,但他們也不好推辭,嘴上還不斷說著感謝的話,說應該是讓那兩個同學來看魏武的。

魏武笑著說他冇有受傷,行動自由,當然不能讓傷員折騰了。

見魏武要出去,原本在床底下安安靜靜的小奶狗全都鑽了出來,“咿咿呀呀”的直往魏武的腿上跳,冇辦法,魏武隻好一手一隻抱住了它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