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五十章二老相爭

這邊的光線很暗,江同偉先前並冇有看到葉不凡,此時一看到他,渾身都打了個寒戰。

他是真的不敢惹這個殺神,當初他剛剛回國,一回來就聽說了向靈芷嫁給了一個廢人,僅僅是因為兩人的父親是戰友,他隻知道向靈芷和她的廢物老公是從小在一個大院裡長大的,根本不知道葉不凡的真實身份。

現在他可是知道,這人在戰場上殺敵無數,單單那雙眼睛就跟冰刀似的,又冷又鋒利。

江同偉那裡受得了葉不凡渾身散發的殺氣,隻一句話,他的後背就已經汗濕了,連和葉不凡對視的勇氣都冇有,低著頭,轉身就走了。

龍二和那幾個壯漢同樣感到空氣的溫度降了好幾度,見江同偉走了,連忙跟上。

江同偉和龍二一幫人剛走,門口就停下了一輛黑色奧迪車。

葉不凡連忙上前,和司機分彆打開兩邊的車門,從車上下來一男一女,男的五十出頭,相貌堂堂,女的四十幾歲,看上去十分的乾練。

葉不凡口中叫著“淩書記”和“淩姨”,然後把魏武介紹給了兩人。

男的正是淩為國,魏武看他雖然麵相和藹,但從骨子裡透出來的威嚴,一點也不亞於葉勝天,甚至略有過之,魏武心中暗驚,心道此人好大的氣場。

淩為國身後的精乾女子是他的妹妹,他的夫人下飛機後去了013醫院,這一天大悲大喜,造成了身體不適,就冇有過來。他淩為國的妹妹叫淩美顏,在教育部工作。

淩為國走過來握住魏武的手,重重地抖動了幾下,說:

“你就是魏先生啊,真是太感謝你了,感謝你及時出手,救了犬子一命。”

魏武連忙道:

“淩書記您千萬彆太客氣,我和不凡是朋友,也算是您的晚輩,您叫我小魏就好了,我是醫生,治病救人是我的本分。”

淩為國又向葉不凡說:

“不凡啊,你有心了,謝謝你,今天要不是你和小魏,子敬他怕是過不了這一關了,謝謝你們。

走,咱進去再說。“

回到包廂,淩為國與裡麵的人一一握手,然後分賓主坐下。

魏武要和葉不凡坐到門口的座位上,被淩為國和陳泰祥兩人硬拉到他們中間坐下。

結果,洪老和陸老被拉到了首席的位置,葉勝天和淩為國分坐兩側,淩為國邊上依次是魏武和陳泰祥,葉勝天邊上是陳夫人和淩為國的妹妹,葉不凡坐在了門口的位置。

眾人落座後,服務員倒上酒,葉勝天率先舉杯站起來說:

“今天高興,我就喧賓奪主了,這第一杯酒啊,大家一起乾了,慶祝兩個孩子大難不死,祝福他們早日康複。”

眾人都一口乾了,隨後大家相互敬了酒,魏武姿態放得得很低,先是主動敬了陸老和洪老,然後纔給其他人敬酒,當然其他人都是先舉杯打算敬他,他提前一步主動迴應就是了。

酒過三巡後,淩為國感慨地說:

“實不相瞞,今天我可真是大悲大喜啊。

實話說,我今天趕回來時,路上都做好了見孩子最後一麵的心理準備了。

早上陸老和洪老兩人都給我打了電話,讓我節哀,我就知道孩子冇救了。

子敬他媽聽到訊息就暈倒了,好不容易把她弄醒了,我準備一個人過來,她死活要跟著。

結果還冇趕到機場,子敬的叔叔為民打來電話,說是神仙下凡了,子敬好了,冇事了,紫兮都能下床了。

我當時就給整蒙了,以為子敬已經走了,為民難過得糊塗了。

我強忍著悲痛,問為民到底怎麼回事,他說是不凡的一個朋友把兩人救回來了,我當時就覺得奇怪,前麵說要我節哀,這才兩三個小時,兩人都冇事了?

我還以為是之前醫院誤診了,或者是檢查報告搞錯了,心裡還有些埋怨醫院管理不到位。

隨後洪老打電話跟我詳細的說了情況,我才知道,子敬真是被神仙給救了。

剛剛我們去了醫院,子敬已經可以說話了,精神還不錯,護士說他中午還喝了一大碗人蔘粥,還是紫兮親手喂的。

他媽經不住這大悲大喜,竟然走不動路了,所以我隻好讓我妹妹過來陪陪陳夫人。

我看了小魏在手術室的監控,我感到很震驚,更加欣慰。

這可不僅僅是我們淩家和陳家的喜事,更是名族之幸啊,咱中醫崛起有望了!”

洪老臉色凝重,點了點頭,又搖頭說:

“淩書記,不是我給咱中醫潑冷水,今天這個情況是個案,也可能是巧合,甚至不符合常理。

什麼時候中醫這麼神奇了?我感覺小魏今天治病用的不像是醫術,而更像是巫術!

不過,今天雖然被打臉了,但我心裡還是很高興,無論小魏用的什麼手段,但那鍼灸和湯藥都是實實在在的中醫!

所以我也得謝謝小魏,總算讓中醫在陸老頭麵前長了一回臉。”

魏武也不好插話,隻是微笑著聽著,陸老撇嘴道:

“什麼巫術,還法術呢,越說越離譜了!

我看呢,小魏醫術的確很高明,但今天的神奇並不在於小魏的醫術,而是那株人蔘!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那株人蔘有3000多年了吧?有這種天材地寶在,起死回生自然不在話下。”

陳泰祥和淩為國都驚呼道:

“3000年的人蔘?小魏,陸老說的是真的?”

這事他們聽說了,陳泰祥還親眼看到了,不過他們都以為那是千年人蔘,在他們的認知中,千年人蔘已經是頂天的了。

洪老瞪了陸老一眼:

“你說的是,那株3000年的人蔘的確起到了起死回生的作用。

但是,再好的人蔘,也隻能延年益壽、維持生機,卻怎麼也無法讓壓迫的神經再續,更不能讓碎裂的骨頭重新癒合!”

陸老衝洪回瞪了一眼道:

“那你說是怎麼回事?難道真是巫術?”

“我感覺還是像中醫的手段,不過,是傳說中的中醫,不存在現實中,我不太敢確定。”

“不可能,中醫最多隻能養生,根本不能治病!”

“你放屁!西醫傳進華國才幾年?在這之前咱華人就不治病了?”

“你纔是放屁,你難道不知道,古代人人均壽命才40幾歲,都是病死的,所以說,中醫根本治不了病!”

“鬼扯!你這是偷換概念!華國古代人均壽命低,那是戰亂造成的?

西醫厲害?古代的時候,西方人的壽命高嗎?那為什麼他們的人口那麼少,人口密度那麼低?

我看都是病死的,或者是被西藥的後遺症毒死的!

西藥不是治病的,是害人的!”

“你!”

陸老氣得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怒氣沖天地說:

“你個老傢夥,就會胡攪蠻纏,明明中醫不行,還要貶低西醫,你這是妒忌!”

“呸!我妒忌西藥?西醫很能耐?那你今天咋不用你無所不能的西醫,治好那兩個孩子?

最終還不是靠我們中醫!事實證明,西醫就是不如中醫!”

“你,你,你!

陸老連說三個“你”,氣得上氣不接下氣,轉身就往外走,邊走邊說:

“洪矮子,話不投機半句多,我不想再見到你!”

眾人急忙過來勸慰,可是陸老還是甩開眾人,氣沖沖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