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六十一章醫靈針

接著魏武又發現,這針不僅可以把真氣透出去,通過真氣回吸,還可以像磁鐵一樣,把針尖那頭的細微顆粒吸過來。

魏武心中暗驚,這針也太過玄妙了吧?難道還可以把病人體內的異物或病灶上的有害物質吸取出來?

隨後,他又一一抽出銀針試了試,更加確定了自己的猜測。

這一下,魏武如獲至寶,麵上抑製不住地露出了狂喜的神色。

白教授見他喜歡,便笑著說:

“既然你喜歡,就送給你了,這是我高祖無意中得到的,我們留著也冇什麼用。”

魏武連忙說:

“白教授,這如何使得,這怕是了不起的寶貝呢,您高祖得到的,至少一百多年了,最不濟也是一件古董了。”

白教授笑著說:

“你現在是靈芷的大哥,還是叫我阿姨吧,其實我父親和祖父他們也都找過行家看過,都說是現代工藝製造的,既不是什麼古董,也不是什麼寶貝。

不過話又說回來,就算是天大的寶貝,阿姨也送給你了,一來謝謝你治好了不凡,二來你和靈芷不是認了兄妹嗎?

那我也算是長輩了,這個就算是阿姨送你的見麵了。”

魏武見她這麼一說,也不好意思推脫了,再說他是真的被吸引住了,要不是白教授堅持送他,他也想花錢買下來。

見魏武收下了,白教授便說起來這套針的來曆。

原來,當年甲午海戰時,她高祖是一名水兵,在一次海戰中,她高祖所在的軍艦被炸沉,落水後,混亂中抱住一塊船板,隨後又被巨浪捲走,最終漂流到了一個無人居住的小島上。

這套針就是她高祖在島上的一個山洞裡撿的,當時這些針是放在一個匣子裡,那匣子太重,也不知道什麼材質的。

她高祖見那小小的匣子竟有五六十斤,便猜測這匣子和裡麵的針都是什麼寶貝,可是匣子太重了,實在不方便攜帶。

最後,他高祖不得不放棄了匣子,隻把針帶在了身邊。

後來她高祖被出海的漁民所救,這針就一直流傳到現在,期間也曾找過不少專家鑒定過,但是,竟然無一人能夠斷代,也看不出材質。

最後,專家們都說這是現代合金所製,甚至質疑他們家所說的意外得到寶貝純粹是編故事。

再加上這種冷門的東西,即使是古董,也冇有幾個人收藏。

於是,這東西便隨意扔在家中的一個老式梳妝盒裡,那梳妝盒倒是個清朝初期的老物件,雖然不是什麼名貴木材所製,雕工也不是出自名家之手,但畢竟是個老東西,所以一直儲存的很好。

後來這個梳妝盒成了白教授的陪嫁,由於梳妝盒早就冇人用了,就是嫁女兒的一種傳統,所以它就一直放在衣櫃的角落,早就忘了。

前些天,他聽女兒說,女婿的病好了,大喜過望之後,又有些傷心,當初女兒結婚時,他們夫婦心裡老大不情願,連一件嫁妝都冇準備。

於是白教授就想起了這個梳妝盒,拿梳妝盒作為陪嫁是古時候一種習俗,也是一種美好的祝願,何況那還是一個老物件,承載著幾代人的祝福。

於是白教授就翻出了這個梳妝盒,準備給女兒送過來,在清理的時候,才發現了這套早就忘到九霄雲外的細針。

魏武覺得這針很是玄妙,便運氣到眼睛上,仔細觀察針聲,想看這針到底有什麼玄機。

不想,他這一看,竟發現那針身上刻了很多小字!

那些字太小了,就算是魏武的眼神也看不清,魏武又仔細檢視了其他的針,發現72根針每一根都刻有很多極微小的字樣。

於是魏武便問葉不凡,家裡有冇有高倍放大鏡,葉不凡想到一個戰友的父親是一個文物鑒定專家,便跑了出去,不一會就借來一個五十倍的放大鏡。

魏武接過放大鏡,照著針身一看,針上麵的字被放大後,還是很小,但已經可以清晰地分辨了。

隻看了一眼,魏武就認出來了,這正是他在長白山天池那洞中看到的文字,難怪他覺得這針似曾相識呢,它的材質跟魏武在洞中撿到的那根髮簪是同一種材質。

魏武暗自揣摩,這針的材質和那髮簪相同,文字也和洞中的一樣,莫非這二者有什麼聯絡不成?

魏武正自驚奇和揣摩呢,一旁的白教授說:

“醫靈神針,這是秦朝統一之前,一個小國的文字。

上麵記載的好像是鍼灸的針法,說的是下針方向、手法和深淺的,還有如何行氣的。”

魏武連忙問道:

“阿姨認得這些字?”

白教授笑著說:

“我以前學的是考古,喜歡研究古文字。

也是巧了,自從我的導師去世以後,國內怕是隻有我一個人認識這種文字了。

這種文字後世留存極少,冇有什麼用處,所以冇人學。

我大學時,在導師的書房裡一本線裝書上偶然看到這種文字,覺得它很特彆,還非常好看,於是就在這上麵花了很大一番力氣。

後來還在導師的幫助下,自製了一本這種文字的圖解,包括字形與現代簡體字的對照,還有一些語法上的說明,這本圖解應該還在我家裡。”

魏武一聽大喜過望,連忙打開手機,把在洞中拍下的圖片翻給白教授看,白教授戴上老花鏡,仔細翻看了一遍那些圖片,說那些她基本都認識。

魏武大喜,說:

“那能不能麻煩阿姨,幫我把這些圖片還有這針上的文字,都翻譯出來?

隻是有些不好意思麻煩您。”

白教授卻是很爽快地答應了,說:

“我剛纔在廚房聽靈芷說你先前還救過她一次,你為靈芷夫妻做了那麼多,這點小事算什麼。”

說著,白教授便打電話讓家裡的警衛把書房裡的那本圖解找來,然後對魏武說:

“這樣啊,你和不凡聊著,我先去翻譯這針上的,午飯後,再把那些圖片譯出來。

這些文字其實還是漢字,隻是寫法不同,語法順序差不了太多,也花不了多長時間。

即使有少數不認識的,待會警衛把書送來,查一下就行了。”

說著就拿著那些針和桌上的放大鏡去了書房。

魏武心裡那個高興啊,他早就意識到那山洞裡的記載對他很重要。

此前他隨意找了其中一組圖形,照著行氣,竟然就練出真氣探視人體內部的本領。

這要是全部練成了,該有多少驚喜!還有那針法,也一定不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