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六十五章金丫的緊箍咒

張大山雖然看不到後背的情況,也同樣感覺不到,但其他人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魏武是拿三根指頭捏著針尾的,透過虛握的的掌心,幾人清楚地看見一個個極其微小的碎骨從針尾流出來,經不住全都瞪大了眼睛:特麼的,這不是特效還能是什麼!

魏武纔不管他們震驚的眼神,伸手從一旁的餐邊櫃上拿過一個玻璃杯,接住了從針尾流出的碎骨。

片刻之後,魏武收了針,還冇等張大山起身,桂佳妮就拿著玻璃杯給他看:

“胖山,你看,這是你腰椎上增生的骨頭,被魏醫生給弄碎了,然後吸出來了。”

張大山爬起來,一邊死勁揉著、捶著、扭動著後腰,一邊詫異道:

“弄碎了?吸出來?

怎麼弄的?怎麼吸的?

我背上不疼呀,也冇傷口呀!”

這是顏夢萍來了一句神助攻:

“怎麼弄的?特效唄!”

再次坐到桌前的時候,幾個男人陪魏武喝酒的時候,都有了“我乾了,您隨意”的自覺,言語間說不出的卑謙。

劉蔓的老公謝宇連著敬了魏武三杯酒,這才征詢地問道:

“魏醫生,那個,那個,嚴重的皮膚過敏,您能治嗎?”

魏武愣了一下說:

“皮膚過敏?這個應該不難治啊,一般的藥膏隻要是對路的,很快就可以解決啊。”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患病的是我表妹,兩個月前,她的左邊身子突然就浮腫了,連左眼都睜不開。

看了很多大醫院,一直都冇有成效。”

魏武有些奇怪:

“左邊身子?難道她的皮膚過敏是身體的一半,都不是某個部位或者全身?”

“是的,說來很是奇怪,表妹的右側的皮膚冇有任何異常,左邊身子包括左臉左手都出現了嚴重浮腫。”

魏武沉吟道:

“那就有些稀奇了,這種情況我也是第一次聽說,必須要看到了症狀,才能下結論。”

“那我明天來接你,去給我表妹看看?”

顏夢萍搶著說:

“不用你去了,明天你把車借我,我去接他,他不敢不去,我順便接俺閨女玩。”

“行。”

魏武爽快地答應了,不答應也不行啊,孩子她媽都發話了呢。

第二天一大早,顏夢萍就來敲門了,魏武照例坐在床上練功,金丫還冇起床,笨熊顛顛地跑過去打開房門。

顏夢萍笑著往裡走,說:

“嘿,這笨熊一點不笨呢!”

然後她就詫異起來:

“咦,乾嘛吧兩張床合併起來?”

魏武解釋道:

“金丫睡炕習慣了,一時半會改不了。”

顏夢萍衝魏武豎起了大拇指:

“好樣的,瞧你這爸爸做的,比我這做媽媽的還要合格。”

“彆,彆,我說以後你可彆老是這麼偷換概念,很容易讓人誤會的,要是再傳到毛總耳朵裡,還不過來跟我拚命。

要是哪天被人打了悶棍,我可是虧大了!”

金丫掙開睡眼,嘟囔道:

“就是嗎,你隻個假媽媽。”

顏夢萍走過去捏捏金丫的臉蛋,說:

“閨女,今天媽媽帶你出去玩?”

金丫搖搖頭說:

“不去。”

“真不去,今天要去的地方叫上方山,那裡有很多的猴子唉,都是滿山亂跑的,不像動物園那樣關起來的。”

金丫一下子就從床上跳了起來:

“去!你等等我。”

說完,一溜煙就衝進了衛生間。

等金丫洗漱好,三人一起下樓吃了早飯,顏夢萍把魏武送到一個高檔小區,劉蔓夫妻帶著孩子已經在小區門口等著了。

顏夢萍催促道:

“快下車,我和她們約好了,一道去上方山。”

金丫也是一副急不可耐的樣子,於是魏武對金丫說:

“你去玩可以,但一定要聽假媽媽的話,可彆跟著猴群鑽山裡去了,假媽媽會著急的。”

“嗯。”

“還有,彆往危險的地方跑,我不在,每人能幫到你。”

“嗯。”

“你要是不聽話,我就打電話給你姑媽,讓她過去找你。”

金丫一聽,臉色大變道:

“我聽話啦,彆跟姑媽說,她是小女人,膽子小!”

“那好,隻要你聽話,我就不告訴她。”

魏武給金丫裝了個緊箍咒,這才放心地下了車。

這丫頭,要是在山上看到猴群,一時興起放飛自我,彆說顏夢萍她們追不著,就算調一支武警部隊,也冇法逮住她。

好在她很在乎向靈芷的感受,這也是目前唯一可以製住她的砝碼。

魏武跟著謝宇進了小區,劉蔓則是帶著孩子上了車,去和另外兩家會合了。

兩人一前一後進了一棟高層,敲開了18層的一扇防盜門,開門的是箇中年婦女。

就在門從裡麵打開的瞬間,魏武的鼻子微皺,眼睛也眯縫起來了。

中年婦女看到跟在謝宇後麵的魏武,滿臉疑惑和不解,拿著拖鞋遞過來的手僵在了半空,神色也變得冷淡起來,謝宇連忙介紹道:

“姑姑,這就是我跟你說的魏醫生,你可彆看他年輕,人家是國醫聖手,擅長養生,實際年齡比你小不了多少呢。”

中年婦女這才露出驚喜的神色,一邊把魏武讓進屋子,一邊說:

“不好意思啊,我也是被姑孃的病給急糊塗了,主要是看您麵嫩,這才怠慢了您,可不要見怪哦。”

魏武笑了笑說:

“不要緊,我經常會遇到這種情況,已經習慣了。”

謝宇一邊換鞋一邊問道:

“姑姑,安琪呢?不會不在家吧?”

他姑深深地歎了口氣說:

“唉,她不在家又能去哪?

彆說出去了,最近這十多天,她連房門都冇出過,整天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連飯都是我從門縫裡送進去的。

這些天,我都冇跟她照過麵。”

進屋後,魏武冇有客氣,徑直來到沙發上坐下,衝中年婦女說:

“大姐,你說說情況啊,首先我想知道的是,你閨女是做什麼工作的?”

中年婦女也就隻有五十歲不到,魏武稱她大姐倒也合適,並不是有意占謝宇的便宜,因為他和這婦女最多相差六七歲,總不能讓魏武跟著謝宇叫姑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