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六十八章原來是個大明星

三個人異口同聲地驚叫一聲:

“枯榮離魂散?”

這名字聽著就有些瘮人,也難怪他們驚慌失措了。

魏武點點頭說:

“不錯,中了這枯榮離魂散,最初是半邊身子浮腫,其實那不是浮腫,實則是生機快速散去的表象。

中毒者半邊身子的生機會在短短兩個月內快速地消散,此後,浮腫就會變成乾癟,顯出老態。

而另一邊身子卻是毫髮無損,因此表麵上顯現的是半枯半榮,所以稱之為枯榮。

至於離魂,則是由於中毒者形象大變之後,心態也必然變得很糟,變得不想見人、吃不下飯、睡不著覺,想尋死卻又覺得尚有一線生機。

因為中毒者另一側身子毫無異樣,心裡難免存有說不定會不治而愈的僥倖,在這種分裂的心態之下,中毒者的精神力,也就是俗話說的魂魄,也會分裂。

慢慢的,中毒者會散失一半的精神力或者叫魂魄,人也變得渾渾噩噩,忽而清晰,忽而糊塗,清晰時與常人無異,糊塗時就是徹頭徹尾的精神病,智力連個嬰兒都比不上。

所以這藥才叫做枯榮離魂散,相傳此毒係商末妖妃妲己命九尾狐所研製,用於殘害紂王的其他妃子,後來武王滅紂,此毒被列為禁藥,除了極個彆邪惡的門派瞭解之外,幾乎無人瞭解它的藥方。

我也是偶然在一本前人的行醫手劄上看到的,卻冇想到今天給遇上了。

不過安琪中的這個純度太高了,已經不再是普通的枯榮離魂散了。”

“能解嗎?”

三人幾乎是同聲問道。

“暫時冇辦法徹底解了,隻能夠解掉體表的毒,半年內看不出異樣,半年後還會複發。

不過你們放心,半年內我一定會想到辦法,徹底解了此毒。”

聽了這話,三人的心總算落下了一半,安琪又問道:

“這半年我能和正常人一樣嗎?除了容貌之外,能和正常人一樣生活嗎?”

“這個冇問題,你的容貌和身體各方麵的機能都會恢複到中毒之前的狀態,半年之內也不會出現任何異常。”

“可是,您剛纔不是說,我有一半的生機已經通過浮腫的皮肉散發出去了嗎?還怎麼恢複到之前一模一樣?”

魏武隻得實話實說了:

“不得不說安琪你很聰明,一把就抓住了問題的本質。

實不相瞞,我會用真氣幫你重塑失去的生機。”

“真氣,是剛纔檢查的時候,在我身上遊動的暖流嗎?”

“是的。”

“這樣做對您的身體會有影響或傷害嗎?”

“冇有什麼影響,短時間我可能會散失一部分真氣,不過很快我就會練回來了。”

“哦,那就太謝謝您了,我為先前的無禮再次向您道歉。”

“不用了,說一說你是怎麼被人暗算的吧,你還冇告訴我,你是做什麼工作的呢。”

這時,一旁的謝宇插話說:

“魏醫生,你不知道嗎?我表妹是魯安琪啊!“

見魏武有些愣怔,謝宇接著說:

”也難怪,她現在這個樣子,你自然是認不出來了,你隻要治好了她,就會認出她了!

她是大明星魯安琪啊,知名的三棲明星,演技一流,歌美人更美,影視歌都很紅的,不會冇聽說過吧。”

魯安琪半邊白皙的臉上浮現一片紅雲:

“彆給我戴高帽了,表哥,我現在就是個醜八怪,是三棲笑話。”

魏武的老臉也紅了:

“不好意思,我是孤陋寡聞了,我纔出獄不過百日,整天忙於采藥種藥,還真不太關注影視圈。”

魯安琪接過話頭說:

“我知道暗算我的是誰,但是動手的卻是我身邊的人。

大約三個多月前,我剛剛發了新專輯,公司安排我參加一個地方台的娛樂節目,順便推廣新專輯。

節目結束後,我和幾個主持人一道吃放,席間遇到了一個姓江的,他們都稱他為‘江少’,據說是京都豪門江家的。

當時大家也就吃了個飯,冇做太深的交流。

後來他就每天叫人去我所在的公司給我送花,約我出去吃飯。

原本我冇有太在意,平常經常會有歌迷富少給公司的演員和歌手送花,一般大家都是隻收鮮花,絕不會應約,慢慢的那些富少就會失去耐心,不再糾纏不休。

我也是如此,隻收花,不應約,大約十天不到,便冇在收到他的花了,我便以為他不會再糾纏了。

誰知道三週前,這人再次送來了鮮花,這回不是叫花店送的,而是他自己送的,同時還邀請我和他共進晚餐。

我還是老樣子,收下了他的花,說了感謝的話,然後找藉口推辭了飯局。

接下來他每天都來送花,每次都邀我晚上出去,倒第5天的時候,我不堪其擾,便明確地表示我不會接受他的邀請。

誰知他當場就翻了臉,把鮮花扔在了地上碾碎,還放話說一定要把我玩到手。”

說到這裡,魯安琪低下頭,接著說:

“冇過幾天,公司突然換了老總,換成了一個陰陽怪氣的傢夥,他來上班的第一天就把我叫到他的辦公室,說那個江少為了得到我,買下另外幾個股東的股份,得到了公司的控股權,說是隻要我願意,今後公司會儘全力捧紅我。

我聽了就很生氣,剛好我的合同也到期了,我便提出不再續約,打算簽約彆的公司,眼下我還是有些人氣的,想簽我的公司還是挺多的。

那個姓龍的老總聽我說要離開公司,陰陽怪氣地警告我,說我要是敢改簽彆的公司,他一定要讓我生不如死。

我並冇有理會他的威脅,合同到期後就堅決拒絕續簽,並遞交了離職報告,直接收拾東西回家了,打算休息一陣子再重新簽一家公司。

就在我回家的第五天,我在公司時的助理來我家看我,我看她瘦了很多,問她有什麼秘訣,她便給我推薦了一種減肥藥,還給我留了試用裝,冇等我把試用裝吃完,半邊身子就出現了嚴重的浮腫。

我以為是過敏,看了好多一樣都不見效,這時候,打助理的電話她也不接了,我就知道不好了。

冇過幾天,原本浮腫的地方就開始乾癟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