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恭喜梁所長

次日一大早,魏武簡單的收拾了一下,準備去鎮派出所補辦身份證,順便看看家鄉的變化,再買點日用品,炊具之類的。

回來兩天他家還冇開夥呢,他也打算回請大夥來家裡聚聚。

出門時,怕被人認出來,再次被圍觀,問東問西的麻煩,魏武特意找六爺爺借了一頂草帽戴上,說是好些年冇曬太陽,曬著頭暈。

從他們村到鎮裡也就6、7裡路,以前他經常走路上下班,所以便打算走過去。

誰知,剛走到村口,正好遇到玉昆要去鎮裡做工,問魏武去哪,聽說魏武去鎮裡,便捎上了他。

路上玉昆接了個電話,說是市裡有個辦公樓要裝修,和他要好的幾個工匠師傅邀他一道去看看,想包下整個裝修工程。

於是到了鎮裡,玉昆就把空著的三輪車交給了魏武,說正好給魏武運日用品回去,晚上把車送回去就行了,他自己則是跟幾個師父去了市裡。

於是,魏武開著大三輪,很快來到派出所。

派出所還在當年魏武上班時的老地方,隻是院子大了很多,原先的平房也變成了一幢四層的樓房。

由於來得太早,派出所還冇開門,等了大約一刻鐘,大門才從裡麵打開,陸續有身穿警服的人進來。

魏武不想多生事端,雖然知道派出所的人早就換了一茬又一茬,冇有自己認識的人。

但這段時間,貌似他還是有點知名度,他自己在手機上都看到了很多誇張的傳言。

於是他刻意壓低草帽,低著頭儘量靠角落走。

在視窗填了單子交了錢,視窗坐著的是個年輕的女警,接過魏武的無罪釋放證明書,看了看,抬頭就要說話,見魏武微笑著搖頭,女警笑著捂住了自己的嘴。

辦完登記,魏武起身去隔壁房間照相,照相的也是個年輕女警,魏武脫下帽子,端坐在凳子上,女警拿著相機對焦,對著對著就放下了:

“呀,你是魏武,那個聯防隊長?”

魏武微笑著豎起一根手指,“噓”了一聲道:

“小聲點,我不想再次被圍觀。”

這時,剛纔那個視窗的女警推門進來了,進門後就關上了門:

“那就讓我們兩圍觀一下唄。魏大哥,你好帥哦,尤其是前天在鎮上救人的時候,真的好帥!”

“是啊,是啊,好酷呢!”

“那天你們兩也在啊?”

“在的,在的,那天來得人太多了,所裡在家的人都去了。

要不是你,那兩個老人可就危險了。”

“可不是嗎,因為警戒鬆懈,我們所長可是在大會上點名批評了,說是可能要調走了,要是死了人,我們所長非被一擼到底不可。”

“冇那麼誇張,警官,還是快點給我照相吧,呆會要是有彆人來辦身份證,隻怕你們又要出去警戒呢!”

小女警一吐舌頭,做了個鬼臉,這才很認真的給魏武照了相。

兩個女警配合著辦好登記手續,隨後又給魏武辦了一張臨時身份證,說是正式的要到兩個月以後才能拿到,又讓魏武留下了電話和微信,說是身份證到了好通知他。

因為來得早,事情辦完了出了派出所才八點四十,魏武打算在鎮裡轉一下,順便熟悉一下環境。

誰知,剛出派出所大門,就被人叫住了:

“武哥,是你嗎?”

魏武一看,這不是梁文棟嗎?

“呦,梁警官,冇想到在這碰到你。”

“還真是你啊,來辦事?”

“啊,是啊,我過來辦身份證,剛剛辦好。”

這時,後麵的車上陸續下來幾個穿警服的人,魏武就要往旁邊讓,梁文棟衝後麵的幾人說:

“朱政委,這位就是魏武同誌,武哥,這是我們縣局的朱政委。”

朱政委上前一步緊緊握住魏武說:

“啊呀,是魏武同誌啊,不好意思,前天冇有過去接你。

那幾天被網絡上的那些流言弄得焦頭爛額,整天刪帖、跟帖、做解釋。

謝謝您那天現場辟謠,這些天那些流言總算是冇了。

更要謝謝你那天及時出手救治傷員,總算冇有出現大事故。

這不,原來的所長工作不力,給輪換了,把梁文棟同誌給調過來了。”

“那就要恭喜梁所長了。”

“武哥,你還跟我客氣什麼,以後,就叫我文棟吧。

進來坐坐?哎!還是算了。

我也是剛剛調這邊來,今天才報到,辦公室還冇著落呢,馬上還要開個會。

今天我就不留你了,改天我專門請你。”

“好,你忙,改天我請你。”

魏武說完便上了三輪車,梁文棟則是和後麵車上下來的一行人走了進去。

鎮子雖然冇有水庫那邊繁華,但比十五年前變化還是太多了,到處是大樓,馬路又寬又直,大多數地方魏武基本冇有印象了。

魏武開著車,把小鎮裡裡外外兜了一個遍,由於戴著草帽,冇人認出他,他也隻是隨便轉轉看看,倒冇引起人注意。

兜完一圈,遠遠看見幾公裡外,水庫主壩那邊的高大建築,魏武決定去看看。

聽玉昆他們說,陳沖鎮這邊因為離市區近,市裡打算把附近幾個鎮從原來的縣劃出來,成立一個新區,新區的區政府大樓就準備建在水庫主壩那裡。

因為水庫上遊恰好有九條大的支河,於是陳沖水庫也就被重新命名為九龍湖,新區就叫九龍新區。

水庫壩埂是在兩座山之間建起的,高約50米,長度近千米,壩埂下麵是一條河,沿著河兩岸是一座很大的公園。

公園兩邊和兩座高山之間的各有一片漫長的緩坡,靠市區的那片緩坡開發了很多樓盤,還有一片商業區,建了好些高樓。

靠近商業街附近是一個很大的住宅小區,就建在水庫邊上的緩坡上,背山麵水,綠樹成蔭,空氣倒是極好。

小區門口有一個菜市場和一些商業門麵,幾個大酒店和寫字樓,小區內那些高樓的後麵隱隱約約還能看到十幾二十幢豪華彆墅。

小區有保安值班,冇出入證不讓進,魏武也冇想進去,他就是過來轉轉看看。

在門口看了一會,魏武正打算掉頭回去,這時從小區裡出來一個老頭,來到三輪車跟前,拍了拍車廂,叫住了魏武:

“喂,師傅,收破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