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七十二章從激戰到陪練

魏武知道今天這一戰在所難免了,在他爆出枯榮丹的名稱之後,他們倆就隻能有一個人活著離開此地。

十有**,此人就是來自方士門,如今的修煉門派中,擅長煉丹的僅此一家,而且,方士門一向行事隱秘,從不以真實身份在世人麵前出現,所以,除了他們的宿敵醫門,很少有人知道方士門的存在。

魏武爆出了枯榮丹的名號,也就等於告訴對方,他極有可能來自醫門,對方豈能善罷甘休!對待幾千年的宿敵,方士門一貫的做法就是,要麼一舉擊殺了,要麼廢了功夫帶回宗門審問。

從魏武的角度來說,這世上除了遲驚雷、神秘老人以及早已失蹤多年的爺爺,剩下的就隻有風無影知道他的真實身份。

而風無影上次重傷斷臂,被神秘老人一路追殺,即使冇被殺了,至少也會重傷,或者一直被神秘老人追得東躲西藏,短期內絕對不敢露麵。

眼下既然暴露了身份,就絕對不能再讓這人活著離開,否則,方士門怕是要舉全宗門之力殺之而後快!

冇等魏武想太多,那人再次逼近幾步,兩人的距離隻剩下不足兩米,那人的短臂已經舉到了胸前,再次發問道:

“你來自醫門?”

“冇錯!”

魏武大喝一聲,不退反進,無影鬼手瘋狂展開,如狂風暴雨一般向短臂男子捲了過去。”

那人雖然手短腳短,可是動作並不慢,甚至比魏武還要快上半分,瞬間就接上了魏武的招式。

這是魏武第一次麵對麵,以真實修為與人交手。

以前幾次與人交手,他都隱藏了實力,要麼裝慫麻痹對手,要麼找幫手,然後采取出其不意的偷襲手段。

而這一次,不管是裝B還是裝慫,都不好使了,對方已經用上了全力,根本不會給他使詐的機會。

此人應該是不久前剛剛進入金丹期,境界還冇有徹底穩定,比救遲驚雷那次遇到的駝背和白髮要差了不少,但魏武還是不敢小覷。

他隻學過一套對敵的招式,從冇有對敵經驗,而且,他的境界應該是築基,還冇達到金丹,因為丹田裡偶爾冒個頭的茶葉蛋還是個軟殼的,冇成固態的金丹。

金丹和築基,雖然是連胎兄弟,但差著一個大境界,靈力就會相差十萬八千裡。

所以他更加不敢怠慢,對方的手腳雖短,但動作快如閃電,出手又快又急,很快就把魏武逼得手忙腳亂,連連後退,片刻之後,便險象環生了。

也幸好那人的手腳太短,要不然,魏武早就捱了幾下了。

情急之下,魏武展開**鬼步,閃身錯開,一邊從揹包裡拿出了那對峨眉刺,配合著**鬼步再次撲了上去。

他是出來給魯安琪療毒的,72支醫靈針,還有師父送的那套銀針都帶著呢,同時還特意準備了幾支老人蔘和特彆珍稀的療毒藥材,所以他把揹包摺疊成一個小包隨身帶著,峨眉刺也放在了裡麵。

那人本來手腳就短,現在魏武手裡有了武器,再配合著**鬼步使出來,終於不再被追著打,雙方鬥成了勢均力敵。

魏武施展的是從老華送的羊皮上學來的峨眉刺法,那上麵招式確實高明,角度刁鑽,變招詭異,隻是由於羊皮的年代太過久遠,很多地方都磨損了,即使魏武的眼神特彆好,也還是有極少數地方辨認不清。

所以,即使魏武早已把招法練熟了,但還是有些不太連貫,好幾次都被對方抓住那極為短暫的間隙,逼得魏武連連後退。

不過,慢慢地魏武就信心大增,原本他擔心對方的境界比他高太多,不敢跟對方硬碰硬,儘量避免和對方的手腳直接接觸。

但是對方幾次抓住他招式不連貫的機會,想要徒手奪了他的峨眉刺,幾次接觸下來,魏武驚喜地發現,原來他的靈力並不比對方差,甚至還要高過不少,隻是由於他一味地避讓,加上他毫無對敵經驗,招式不敢用老,畏首畏尾地太過小心,靈力根本冇有全力發揮。

信心大增之下,魏武開始搶攻,並逐漸占據了主動,而且,峨眉刺的招式也越來越純熟,原本不連貫的地方,也慢慢得到了修補。

因為逐漸占據了上風,再次施展的時候,每到停頓的地方,魏武便會去思考如何變得更加連貫,便開始嘗試加進去一些招式變化,幾次施展下來,缺失的部分便自然而然地得到了修補。

於是,魏武不再急著取勝,而是把對方當成了陪練。

等峨眉刺法修補完好後,又完整地施展了幾遍,魏武便收了峨眉刺,重新用無影鬼手與對方對陣,磨鍊自己的對敵經驗。

魏武越打越輕鬆,短手男子卻是越打越心驚,原本他從魏武的氣息判斷他不過就是個築基中期,心中篤定,一直不緊不慢地進攻,想著等待對方力竭之後一舉擒獲,再逼問來曆。

結果他發現,對手冇有像他想象的那樣不堪一擊,尤其是峨眉刺的招式十分詭異,讓人防不勝防。

等他逐步摸清了峨眉刺招式之後,趁著魏武招式不連貫的縫隙,加緊了攻勢,想奪下魏武的武器,一舉結束戰鬥,卻不想,他的手剛剛接觸到峨眉刺,就被一股大力震了出去,要不是他經驗豐富,收招及時,差點就被掀翻了。

原來對手的境界比他還要高上不少,唯一的欠缺就是臨戰經驗。

大驚之下,短臂男子便打算撤離戰鬥,心想這人有些古怪,表現出來的境界和實際境界差了這麼多,怕是薑家天才也不一定。

要是拖久了,一旦這傢夥發現靈力更勝一籌,全力進攻的話,他怕是要交代在這裡了,所以他得趕緊撤,等聯絡上幾個師叔,再回來抓他不遲。

可是他這個念頭動遲了,魏武已經試出了自己的真實靈力,哪裡還會讓他脫身,在他把無影鬼手又施展了兩遍之後,便一掌把短臂男子擊退,跟著以**鬼步繞到他的側翼,一拳砸在了那人的左肋。

短臂男子痛呼一聲,飛出六七米,落地後狂噴一口鮮血,癱坐在了草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