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七十七章百草化丹功

方技家除了宗主有這種類似權杖的宗主信物之外,其他四門醫經、經方、房中、神仙四派的門主也都有作為信物的寶貝。

其中,醫經家的門主信物是一套七十二根玄鐵神針,稱作醫靈針,每根針上都刻有一套針法,是醫經家僅有門主才能參詳的至高針法;方經家的至寶是一個丹爐,同樣是玄鐵所鑄,丹爐上刻有72種丹藥的煉製方法和配方;房中家的是一個用於雙修的陰陽寶夾;神仙家的是一隻羅盤,可測風水、天象,據說還能測國運。

看到這,魏武暗暗感歎他與方技家的緣分,按照種種跡象推辭,他應該就是醫門中薑家後人了,如今,他在多次奇遇中不僅得到了方技家的宗主信物玄靈簪,還得到了醫門的門主信物醫靈神針、房中家的門主信物陰陽寶夾,連陰陽葫蘆也被他集齊了,這個緣分可不淺,也許這就是天意吧。

石刻除了這段曆史解說之外,便是《神農醫典》和《神農藥典》兩本典籍了,這兩本典籍統稱《神農醫經》,另外還有一套功法,稱作《百草化丹功》,這些便是醫經家的全部重要傳承了。

由於薑卜來自醫經家,也就是醫門,所以他的所學都是醫門的,其他三家的功法和典籍他並未涉獵,當然,方技家宗門總壇的藏經閣裡有四門的重要功法和學術典籍,隻是,這些應該早就毀了,要麼就是被那位始皇帝給燒了。

按照石刻記載,經方家的傳承是《神農丹經》,與《神農醫經》同根同源,同為神農所著。至於房中與神仙兩門,由於是後期吸收進入方技家的,其學術傳承也隻是之前作為小門派時的自有傳承,並非傳自神農之手,也冇有係統的學術典籍。

《神農醫經》是醫經家的至高傳承,醫典記載的主要是醫學理論、人體結構和經脈穴位等,藥典記載的是藥材與藥引、單方藥劑、藥物屬性、禁忌和相互作用、以及陰陽五行氣息的分辨等等。

那玄鐵神針上刻的是72套醫靈針法,據說也是來自神農親授,玄妙無比,乃醫家至高無上的針法傳承,唯有醫經家的門主纔可以練習,且由於針法複雜玄妙,對施針者的功力和境界要求非常高,不到高等的修煉境界,根本無法行鍼,所以曆代門主也隻有極少數能使出這種針法。

醫經和經方兩家均以強大的百草化丹功為修煉基礎,就醫經家來說,隻有練出強大的氣,才能用氣切脈、探查病灶,並通過鍼灸進入人體達到清除病患的目的,氣練到一定程度,舉手投足,甚至意念稍動,便可驅使體內的氣給人治病療傷。

同樣,經方家煉製丹藥同樣離不開強大的真氣,否則再好的天才地寶也練不成丹藥來。

醫經和經方兩派的基礎功法是同一套,就是這套《百草化丹功》,這套功法極為玄妙,一般人修煉的話,其境界劃分和升界與普通功法並無兩樣,但如果是神農嫡係後人,也就是擁有神農血脈的人修煉,就會出現另一種情況。

據說神農血脈一共六條,又叫**神脈,隻有六條神脈合而為一時,才能成為神農血脈。

擁有**神脈的人,由於經脈與眾不同,其真氣流經身體的渠道便不同,於是修煉速度、升階以及境界劃分也有所不同,就連體內的氣也是與眾不同,並不斷進化的。

一般普通古武者練的是真氣,是將人體內的極限之力聚集為真氣,而修煉者,是在練出真氣的基礎上,將自身真氣改造為靈氣,並汲取自然界的靈氣為己用,而擁有**神脈的人,體內最初聚集的也是靈氣,達到一定境界後,靈氣會轉變為藥氣,再往後,藥氣便上升為丹氣,到了最高境界,便成了正氣。

其修煉境界分為聚氣、通脈、清流、丹成、靈變、返璞、歸真七個境界,對應普通修煉者的練氣、築基、金丹、元嬰、化神、練虛、合體七個境界,但是,雖然同樣是分七個境界,但在雙方對應的境界裡,他們實際要比普通修煉者要高很多,這正如風無影說的,覺醒3條以上神脈的人,無論學醫還是習武都有極高的天賦。

在這7個層次的境界裡,聚氣境是練氣的基礎境界,與普通修煉者的練氣境類似,是積攢靈氣的過程;

通脈境,是靈氣積累到一定程度後,打通體內各大經脈,開拓並隱匿、進入穴位的過程;

進入清流境時,原先隱匿在各個穴位的靈氣會轉化成藥氣,浸潤滋養經脈和穴位,並在丹田處凝結一顆液態的藥珠;

丹成境,乃是藥氣凝練成丹之時,此境界最為關鍵和漫長,丹成之後,丹田處會形成一顆內丹,體內的藥氣便會轉變為丹氣,有了丹氣,配合鍼灸,無需用藥即可治百病;

百變境是內丹發生變化的過程,根據每個人丹氣的成分,蛻變成不同的顏色,由於每個人在修煉過程中吸收的藥氣、陰陽之氣、五行之氣的不同,其內丹會根據不同的氣之間的組合,發生不同的顏色變化,內丹也會因為吸收的靈氣或藥氣越來越多而不斷凝實;

返璞、歸真兩境,據說自神農之後再無人達到,所以記載並不詳細,隻說到了返璞境,體內的內丹自然消解,融入全身;

歸真境時,給人感覺就是一個普通凡人,此時體內的丹氣會轉變成正氣,所謂一身正氣,可滅一切邪祟。

看到這裡,魏武也就明白為什麼上次他就覺得石刻上的練功圖與他的經脈極為吻合了,原來這功法就是他薑家老祖宗傳下的。

自從神秘老人那次在山上扔給他的那本書後,魏武一直都是照著那上麵修煉的,現在對照之後,他便發現,那本書上所記錄的功法正是《百草化丹功》的基礎,或者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其中很多還殘缺不全。

這次發現的這些石刻纔是完整版的,而老人扔給他的應該是這部功法中基礎部分的簡化版,兩部功法的確是同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