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七十八章葉定天

四點多的時候,葉不凡和向靈芷一道來了,葉不凡也接到了陳泰祥的邀請,並讓他把魏武載過去。

向靈芷則是來接金丫的,那個飯局金丫不合適參加,於是葉不凡便讓她把金丫接家裡去,晚上也得在家裡住了,因為魏武他們可能會很晚才能結束,誰也無法預料那兩個老頭子會不會又吵起來,或者再鬨出什麼事來。

向靈芷自然求之不得,她認了一個大哥,還白撿了一個天使般的侄女,怎麼都疼不過來。

金丫對彆人很抗拒,尤其是到了晚上,魏武去哪她都要跟著,連她那個假媽媽都不行,昨天晚上她之所以答應跟著假媽媽,主要是白天和那些猴子玩得太累了,還有就是魏武真的有事,又答應了今天一早就過去陪她。

可是對這個姑媽,金丫有一種說不出的親近,在姑媽麵前,她很安心,很安靜,所以,聽說晚上可以和姑媽一起睡,金丫竟然很開心。

於是,他們便兵分兩路,各自上了一輛車,這次葉不凡夫婦來的時候,特意叫衛兵開了兩輛車過來,笨熊和花花自然是跟著金丫走了,花花走的時候,還哼哼唧唧地拉著魏武的褲腳,顯然是因為他老是不陪它們,有些不高興了。

魏武他們是小輩,自然不能讓人家等他們,所以他們就提前出發了。

令魏武冇想到的是葉勝天竟然又一次先到了,當他們在服務員的帶領下,進了包廂的時候,葉勝天和另一位中年男子已經坐在裡麵了,聽見葉不凡喊二叔,他才知道這人便是葉京華的父親葉定天了,也是葉氏集團的掌舵人。

魏武跟著葉不凡,也恭恭敬敬地叫了一聲“二叔”,心裡難免有些犯嘀咕,心說不會是他跟葉京華合作娛樂公司的事情被他知道了,過來興師問罪吧。

葉定天握著魏武的手,笑著說:

“小魏啊,多謝你治好了不凡的病,這樣我們葉家又要添人進口了!

本來早就應該請你吃個飯,替不凡和我大哥謝謝你,不料前段時間比較忙,熬夜太多了,這些天老是睡不好,整天覺得特彆的睏倦,一點食慾也冇有。

下午的時候,我那不成器的兒子跟我說,他前些天也一樣,結果讓你給調理了一次,轉眼就生龍活虎了,還說他三個同學也是一樣,被你紮了幾針,渾身都舒服。

我聽說今天老陳請你,我估計他也會請我大哥,所以我就跟著大哥來蹭飯了,就是想在吃飯之前,請你給我調試一番,事先也冇跟你說,是不是有些冒昧?”

魏武一聽,反倒放了心,連忙說:

“二叔客氣了,這點小事,還用提前說嗎,我這就給您紮幾針,等會再順便幫葉叔葉也調理一下如何?”

葉勝天笑著說:

“我也正有此意呢。”

於是,魏武便分彆給葉氏兄弟做了一次鍼灸調理,前後花了也不過三四十分鐘,收針之後,兩兄弟嘀咕了幾句,葉定天說:

“小魏你這身醫術的確了不得,這會我全身輕鬆不說,大腦也特彆的清明,一掃之前的混沌。

剛纔我和大哥商量了一下,還想請你給我們家老爺子也調理一次,不知道合適不?”

魏武說:

“這事之前不凡哥跟我提過一嘴,調理一次肯定冇問題,隻是我想瞭解一下爺爺的大致情況。”

葉勝天接過話說:

“老爺子在戰爭年代頭部受過傷,被炮彈爆炸的衝擊波震暈過好幾次,至今頭部還有彈片冇取出來。

老爺子今年八十六歲了,之前身體還算硬朗,就是腦子糊塗了,前兩年還一陣糊塗一陣清醒,自打去年底,就徹底糊塗了,連我都不認識。

醫生診斷是小腦萎縮,冇有治癒的可能了,原本我們覺得糊塗就糊塗吧,隻要他身體還行就好。

不想最近幾個月,老爺子身體每況愈下,整天冇精神,飯量也是下降得厲害。”

魏武點點頭說:

“行,要不明天吧,小腦萎縮有些難辦,不過鍼灸調理一下肯定有幫助,隻要臟器不是衰得厲害,應該可以恢複相當一部分機能。

另外,我手頭還有一些年頭不斷的老人蔘,給老爺子服用一些,會對生機的恢複有很大的幫助。”

葉定天大喜過望,搓著雙手,不好意思地說:

“謝謝,謝謝,這活我一直憋著不好意思開口,我知道你手裡有不少老人蔘,給老陳閨女和淩書記的兒子治病的時候你就露了財了,我一直惦記著呢!

有心通過不凡找你買,又不好開口,那些寶貝太金貴了,都是無價之寶,我們實在冇法出價。”

魏武笑道:

“不用了,二叔,區區幾支人蔘,都是我在山上采的,也冇花本錢,就算是我孝敬爺爺了。”

葉勝天連忙說:

“那可不行,太貴重了,必須要付錢!”

葉勝天說:

“要不這樣吧,上次你幫靈芷那次,薑家賠了10億現金,另外還有兩個公司,就全部給你了,算是我們用來買人蔘了。”

葉不凡從褲兜裡拿出一張銀行卡遞過來說:

“二叔不說,我有忘了,這卡我都揣好幾天了,老是忘了給你。”

魏武連忙說:

“這可使不得。”

葉定天說:

“這個你就彆推辭了,這些本來就是你的,要不是你,那小子就得手了。

到時候,他還會反過來敲詐葉家。”

葉勝天父子也堅持要魏武收下,最後魏武隻好說:

“要不就這樣吧,這張卡我收了,那兩個公司我說什麼也不能收!”

三人見魏武態度堅決,也就冇再堅持。

見魏武接過了銀行卡,葉家三人都很高興,葉不凡說:

“明天還是老樣子,你在酒店等我,我去接你。”

“算了,還是你在家等著吧,我去你們家,要是不和金丫當麵請個假,怕是過不了關呢!”

葉勝天問:

“怎麼,小魏還有同伴嗎?”

於是,魏武便把金丫的情況說了,葉勝天笑著說:

“那就把孩子帶著吧,老爺子在療養院住的是獨門獨戶,院子還挺大的,環境非常好,尤其是樹木高大,既然她喜歡爬樹,就讓她爬爬唄,彆給孩子憋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