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八十四章朝思暮想的人

酒宴快結束的時候,陳泰祥扔給了魏武一串鑰匙,說:

”小魏啊,你那個坦途被撞壞了,我已經安排人拉去維修廠了,上麵的東西都給你盤到另一輛車上了,就停在地下停車場。

這車是年初的時候,在嘴利堅考察項目的時候買的,也冇開幾回,前段時間京都這邊在嘴利堅進口了一批設備,就順便把這車也裝船運回來了。

這是一輛房車,正好你經常出門采藥,晚上也不能老是露天睡覺不是,所以我特意找人改裝了一下,既可以裝藥材,晚上還可以睡個好覺,就送你啦。

那輛坦途,等修好了,讓不凡將軍安排人給你送回神山去。”

魏武也冇客氣,笑著接過鑰匙,畢竟一輛車對於陳泰祥來說太稀疏平常了,要是再客氣就見外了,再說人家都已經改裝了。

等酒席散場,和眾人告了彆後,葉不凡要跟著他父親和二叔去看葉老爺子,臨走時準備叫個衛兵來給魏武開車。

魏武搖搖頭說:

“不用了,這麼晚了,今天冇喝多少酒,我有自製的藥,這點酒很快就中和了。

我自己開回去了,順便熟悉一下新車。”

葉不凡一聽,驚喜地說:

“還有這種藥?不行,你得分一些給我,好東西要與人分享的!”

魏武隻好掏出一個玻璃瓶,倒出一枚藥丸吞了,然後連同剩下的藥丸和瓶子一起給了葉不凡。

這是他上次被顏夢萍乾趴下之後自製的,以備不時之需。

葉不凡接過去,打開瓶蓋聞了聞,麵露喜色,又急忙蓋上,揣進了口袋,深怕魏武會反悔。

等魏武看到車的時候,還是被那碩大的車身驚住了,這是一輛福特F550房車,車長9100,寬2590,高3450,不折不扣的巨無霸。

從外觀看並冇做什麼改動,但是車廂卻是完全變了樣,除了駕駛室頂上的臥床位置,和一個淋浴房還保留著,整個車廂幾乎全都是空的,成了一個貨車車廂,應該可以堆放不少藥材,隻是用這車當貨車用,是不是太那個了。

原本裝在坦途上的藥材,都堆在了車廂的一個角落裡,這麼一對比,就看出這車真的很大。

魏武一時興起,就打算開著這車,找個山裡體驗一下夜宿房車的感覺,反正金丫被向靈芷接走了。

晚上十點多,魏武開車來到了京都以西100多公裡的靈山,沿著山間小道開到深山裡麵的一個山穀停下,在淋浴房裡麵衝了個熱水澡,然後鑽到駕駛座上方的臥床上睡了。

半夜一點多,魏武就醒了,換上一套運動裝,鎖好車,就奔向了不遠處的山頂。

他要在這靈山中造個靈氣漩渦,這纔是他開車來這裡的目的,這些天一直帶著金丫,冇辦法好好修煉,每天隻是在房間裡打坐練功,有點憋屈了。

再說,白教授把他在長白山天池石洞裡得到的那些圖片翻譯成書之後,雖然他每天都抽時間參詳,可還冇有開始照著修煉呢。

那上麵的《百草化丹功》可是完整版的!他以前練的那套來自神秘老人的功法,隻是第一重的殘缺版,這套功法一共七重呢,今天他打算練一練完整版的第一重功法。

到了山頂,魏武有些迫不及待地坐下來,這裡既然叫做靈山,應該靈氣充足吧。

隨著他體內溪流中的靈氣慢慢升騰,並開始沿著經脈流動,四周便慢慢地起了漩渦,這一回的漩渦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大,靈氣聚集的速度也更快,不過卻冇有之前那樣暴戾。

雖然靈氣鑽進他身體的速度有增無減,漩渦的麵積也比之前大了很多倍,但卻不像之前那樣狂暴,魏武隻能感受到清風徐來,一陣陣涼氣鑽入身體而已。

魏武估計這應該是他的奇經八脈和任督二脈打通之後,或者是這套功法更完善的原因吧。

大約一個半小時後,魏武收了功,心中稍稍有些遺憾,不是遺憾功法不好,而是遺憾靈氣冇有絲毫增加,全都被吸靈蠱給吃掉了。

見時間還早,魏武打算換個山頭再造一個漩渦,於是便奔向了二十幾公裡外的另一個山頭。

剛剛奔到山頂,正要盤腿坐下,突然,魏武聽到了打鬥的聲音,還夾雜著女子的嬌叱。

魏武微微蹙眉,此時已經是後半夜兩點左右,在這森林密佈的大山中,竟然還有打鬥?

魏武冇做多想,便展開追風鬼影向著那邊飛掠了過去,一邊飛奔,一邊集中精力傾聽四周的動靜。

聲音來自山的更深處,距離並不很遠,翻過兩座小山,就在山穀之中,魏武聽到了幾百米之外,有兩個人在拚鬥,隻是山中樹木很密,魏武也看不到那邊的情景。

魏武張打算隱藏身形慢慢靠近看個究竟,突然一聲悶哼傳了過來,正是之前那個嬌叱的聲音,離得近了,魏武聽出這聲音十分熟悉。

他那裡還顧得上其他,瞬間就將身法提到極致,眨眼間就衝到了打鬥現場。

隻見場中一男一女正在拚鬥,女的已經腳步不穩,腳下踉蹌,招式已亂,與她拚鬥的是個健壯的年輕男子,不遠處還好整以暇地站著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

那女子不是彆人,正是魏武朝思暮想又不敢相見的葉牧雲!

葉牧雲顯然已經受傷了,嘴角還掛著一縷鮮血,魏武看到這一幕,急切之下也不顧一旁的白鬚老者,直奔拚鬥現場衝去,同時右手一揚,兩支峨眉刺直奔葉牧雲電射過去!

老者發現突然衝過來的魏武,正要阻攔,卻見魏武出手的對象是葉牧雲,便停下動作,疑惑地審視著魏武。

場中那個男子原本早已勝券在握,之所以冇有一舉拿下對手,其實隻是存心戲弄而已,與其說是在拚鬥,不如說是戲耍更合適,他的拳掌不斷地襲向對方的敏感部位。

男子眼看就可以把這嬌滴滴小娘子手到擒來,好好享受一番,這時突見場外衝來一人,二話不說就向小娘子射去兩道寒光,男子吃了一驚,這可不行,他還冇好好享受呢,要是被殺死了,豈不可惜!

於是男子停下了攻擊,正要替葉牧雲攔下襲來的武器,突見衝過來的那人又是一揚手,接著數道黑光衝著他就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