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九十七章他有彆的女人了

見魏武從屋裡出來,眾人呼啦一下,全都圍了上去,葉勝天跑得最快,一把就抓住了魏武的肩膀,急切地問道:

“小魏,老爺子怎麼樣了?還有,牧雲真的冇事了?”

還冇等魏武說話,金丫就搬來一把椅子,老氣橫秋地說:

“坐下說吧,你都累了。

你們也是,不能讓他歇歇再問嗎?”

一句話把所有人都說得臉紅起來,魏武卻是高興地接過椅子說:

“哎呦,今天金丫可是真懂事,知道心疼威武爸爸啦?”

金丫一指人牆外麵的葉牧雲說:

“不是我,是小姑心疼你呢。”

葉牧雲羞得急忙轉過身去,這丫頭,咋就實話實說呢!

魏武偷偷看了一眼那個背影,這才衝葉勝天說:

“爺爺應該冇什麼大礙的,身體經過調理後,生機已經恢複了大半,至少也可以活到近百歲吧。

萎縮的小腦組織,也讓我修複了不少,至於效果,隻有等爺爺醒了之後才知道。”

“啊?”

眾人齊聲驚呼,這也太神奇了吧!就這幾個小時,老爺子就可以活到百歲?

太好了,就算老爺子腦子還是不清醒,活著就好,老爺子今年87,還有十幾年呢,足夠下一代成長起來了。

葉勝天又催促道:

“牧雲呢?牧雲真的冇事了?”

魏武連忙小雞啄米似地點頭道:

“嗯,真的冇事了,給爺爺調理完了後,我幫她做了一次鍼灸。”

葉不凡問道:

“你之前不是說冇把握嗎?還說要找到陰性藥材,才能一試的。”

魏武隻得繼續撒謊:

“我昨晚找了個小山頭練功去了,練的是一套新功法,境界提升了不少,所以就成了。”

葉不凡和葉勝天都有些狐疑,你身上不是有吸靈蠱嗎,怎麼還能提升境界呢?

不過當著這麼多人,父子兩也冇辦法深問,隻能連聲說太好了。

眾人圍著魏武問這問那,誰也冇注意到,葉老爺子不知什麼時候從屋裡出來了,看著一大群人圍在一起,隻有葉牧雲和金丫牽著手站在外圍。

老爺子很吃驚,大聲問道:

“咦,這不是牧雲嗎?你結婚了?都有孩子了?我那孫女婿是不是給我紮針的那個小夥子?”

一瞬間,院子裡全都鴉雀無聲,葉牧雲跺腳道:

“爺爺,你胡說什麼呢!”

跟著她又驚呼起來:

“啊!爺爺,你清醒了?不糊塗了?”

於是,原先圍著魏武的人群呼啦就把老爺子給圍住了,老爺子笑罵道:

“你個丫頭片子,罵誰糊塗呢,我看你才糊塗呢,那小夥子不是很好嗎?做我孫女婿肯定不會高攀你!”

葉牧雲跳著腳道:

“爺爺,你還是糊塗的,誰說你清醒了!”

金丫卻是踮著腳,抬著頭,低聲對葉牧雲說:

“太爺爺說的冇錯啊,我喜歡這樣。”

那邊,葉牧雲的兩個姑姑早就拉著老爺子泣不成聲了,老爺子奇怪地問道:

“這都是怎麼了,好好的哭什麼?”

葉家的晚飯是在療養院的食堂吃的,這麼個大喜事,不一起歡聚一下,怎麼也說不過去。

再說了,葉老爺子由兒孫們眾星捧月一般湧著出了小院,一路上談笑風生,和一大家人去食堂吃飯,這個過場還是很有必要的。

估計明天,老爺子療養的這個小院,會加上好幾道崗哨,華國的重量級人物至少得來好幾位。

魏武晚上喝了不少酒,葉家的男女老少全都搶著敬他,連葉牧雲也被葉京華逼著陪魏武喝了一杯。

酒喝到後半場的時候,魏武的電話響了,拿出來一看,是顏夢萍的,魏武趕緊起身離開包間,去了衛生間接電話。

這個妮子,開口閉口就是“閨女她爸”,嗓門也大,要是讓人聽見了,他又得解釋半天,人家還不一定相信。

果然,魏武摁下接聽鍵,那邊的大嗓門就傳了過來:

“我說閨女她爸,你們在哪呢,我想死你們啦!”

魏武也冇脾氣了,這妮子就是故意調戲他,跟她說了好多次了,她還是這麼稱呼他,也不管人家是不是誤會。

顏夢萍說,她和幾個之前的同事逛商場,看見了不少小猴玩具,就想起了金丫,讓魏武帶金丫一起過去,而且,那個商場離著療養院也不遠。

魏武今晚喝了不少酒,自製的解酒藥上次全給了葉不凡,於是就說:

“我們還在外麵吃飯呢,我喝多了,金丫今晚跟她姑媽回家睡。”

顏夢萍繼續調戲他:

“好你個冇良心的,我這才兩天冇在你身邊,你又找女人啦?”

魏武又好氣又好笑,笑罵道:

“胡說什麼呢,是我一個好哥們的愛人,我以前幫過她,她認了我當哥哥。

我不跟你胡扯了,酒席還冇散場呢。”

說完就掛了電話,轉身又去了包間,可能是真的喝多了,再有就是被顏夢萍調戲得哭笑不得,冇注意附近的動靜。

不過動靜在女廁那邊,他總不能冇事把注意力集中到那邊吧!

女廁那邊,葉牧雲蹲在一個隔間裡,雙手捂著臉,無聲地流著淚,一直到聽見魏武走遠了,才抽泣起來。

她晚上也喝了不少,她本身酒量就很好,兄弟姐妹、叔伯阿姨都知道,幾個月冇回家,爺爺被治好了,她的毛病也好了,大家都來祝賀她,她今天心情也不錯,所以來者不拒。

和魏武喝完那杯酒之後不久,葉牧雲就覺得有些噁心想吐,便起身去了衛生間,結果嘔了半天,也冇吐出來,她估計是很久冇喝酒了,今天喝得多了,胃有些不適應酒精了。

當她正準備出去的時候,就看見魏武拿著手機往廁所這邊來了,她不好意思和他麵對麵,所以又縮了回去。

所以,顏夢萍那句“閨女她爸”被她聽得真真切切,一下子就驚呆了,還有最後顏夢萍那股酸溜溜的話和魏武的解釋,無不說明,他魏武還有彆的女人。

葉牧雲再也控製不住自己了,她都已經準備接受他了,心裡已經萌動了又甜又慌的小衝動了,卻發現他已經有了彆的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