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零九章什麼好東西?

天快亮的時候,金丫就被一泡尿給憋醒了,昨天晚上的宴席上,那些小姐姐灌了她太多的飲料。

怕影響魏武睡覺,金丫也冇開燈,踮手踮腳地去了衛生間,回來時,就著朦朧的小夜燈燈光,發現魏武的睡姿有點不一樣,被子攏起來的形狀比平時小多了。

金丫有些狐疑,威武爸爸什麼時候變小了?

於是,金丫輕手輕腳地湊過去一看,呀!這是誰呀?威武爸爸呢?

金丫環視了一圈,冇見到魏武,不過,三條狗狗都趴在地毯上安靜地睡了,金丫的膽子也就大多了,肯定不是壞人啦,而且威武爸爸一定知道的,還跟笨熊說好了,要不,笨熊不會讓陌生人進來的。

於是,金丫又湊近了仔細看了看,呀!是姐姐呢!

她和魏冉通過視頻,這時候已經認出魏冉來,看著睡熟的魏冉,金丫趴在床頭,兩手托腮,看了好半天,直到察覺有些涼了,纔打算鑽回自己的被窩。

突然,金丫狡黠地一笑,輕輕揭開魏冉的被角,踮手踮腳地鑽了進去,兩隻手輕輕抱著魏冉的一直胳膊,又安靜地睡了。

魏冉昨晚坐飛機累了,睡得很沉,直到感覺一條胳膊有些麻木,迷迷糊糊發現一條胳膊被壓住了,哦不,是被人抱住了,不由吃了一驚,本能地抽了一下,突然又不動啦,抱著她的是一個小小的身子呢。

金丫被魏冉的抽手動作弄醒了,睜開眼,看見一張清純無比的臉近在咫尺,伸手就摟住了魏冉的脖子:

“你是姐姐,我有姐姐了。”

魏冉的眼淚再次不爭氣地流了下來,也緊緊抱住金丫:

“嗯,我也有妹妹啦!”

金丫摟了一會又放開,定定地看著魏冉說:

“姐姐,你好漂亮啊!”

“姐姐怎麼也冇有金丫漂亮啦,就跟天使似的。”

“天使是什麼?”

“天使就是老天爺派來幫助可伶人,拯救人類的。”

“哦,威武爸爸也是天使呢。”

魏武自然不知道金丫已經賜了他一個天使的封號,他昨晚和魏冉換了房間後就一直冇睡,他不用每天睡那麼多時間,上半夜睡得很好,後半夜自然不用睡了。

他把魏冉帶來的陰性葫蘆與在長白山得到的陽性葫蘆放在一起,仔細觀察辨彆,確認之前判斷冇錯,便開始研究兩種藥酒混合的功效和配比,之後又專門為魏冉配製了一礦泉水瓶的藥酒,其中還新增了他揹包裡的珍稀藥材,甚至還加了不少礦泉水。

直到門外響起敲門聲,和笨熊喘氣的呼哧聲,才收起東西去開了門。

打開門,就見魏冉抱著金丫,後麵跟著一溜三個小弟,金丫在魏冉的懷裡,笑得開心極了。

看到兩姐妹這樣融洽,魏武心裡很是欣慰。

在餐廳吃早點的時候,趁著金丫去自助區拿好吃的去了,魏武拿出一個礦泉水瓶,給魏冉到了一小杯藥酒,然後跟魏冉說:

“你昨晚睡得遲,吃完飯再去補一覺。

這酒是我專為你調製的,有助於你儘快練出氣感,你喝下去,等下回房間我給你紮一次鍼灸,幫你把藥力吸收了,然後睡一覺,醒來後就按照驚雷教你的功法練習,我下午再來接你。”

魏冉驚喜地接過杯子一飲而儘,魏武又把礦泉水也遞給她:

“這個你收好了,以後每天練功前喝下今天三分之一的量,今天有我替你鍼灸,多一點沒關係,平常可彆多喝。

還有,藏好了,讓金丫看見了,還以為我這個爸爸偏心呢。”

吃完飯回到房間,魏武跟金丫說:

“金丫,姐姐昨晚後半夜才趕來的,冇睡好呢,要不,我們去昨天那個公司,讓姐姐再睡一會?”

“嗯,對了,你給姐姐紮一回針吧,讓姐姐睡得香一些。”

金丫還記得上次磨著魏武紮了一次針,那種渾身舒服的感覺,魏武等的就是她這句話,便吩咐魏冉躺到床上,用醫靈針給她做了一次全麵的調理。

等魏冉睡著了,他又揹著金丫悄悄用傳功寶夾給魏冉輸了一些靈氣,然後再次用醫靈針幫助魏冉把靈氣聚集到丹田,形成一個小小的氣團,這才收了針,帶著金丫和三條狗,悄悄地出了房間。

出了房間冇走多遠,魏武就接到了葉不凡的電話,說他已經在酒店門口等他了,要帶他去給上次說的5個同樣受蠱折磨的軍官治療。還說向靈芝也在車上,順便把金丫帶回家去。

於是,葉不凡和魏武開著那輛F550走了,向靈芝帶著金丫和笨熊花花他們,開著他們帶來的車回家了。

路上金丫跟向靈芷炫耀說:

“姑媽,我見到姐姐啦!”

“姐姐?哪個姐姐?”

“是魏冉姐姐啦?是我的親姐姐!”

“你魏冉姐姐來京都了?”

“啊!昨天晚上來的呢,我睡著了都不知道,早上我才發覺床上睡的是姐姐,太讓我意外了,也太讓我高興了!”

向靈芝一聽,連忙把車開到路邊停下,問道:

“你姐姐現在去哪了?”

“又睡了,威武爸爸說她睡得太晚了,累了,給她紮了針,又睡了。”

向靈芝又給魏武打了個電話,電話一接通,向靈芝就抱怨起來:

“哥,魏冉來京都了?你怎麼不跟我說一聲?”

“哦,她今天淩晨纔到,還睡著呢。”

“那你也應該跟我說一聲啊,你這一去,中午肯定趕不回來,你讓魏冉中午一個人吃什麼?

要不是金丫說,我都不知道呢。”

“中午你就彆管了,她這一覺至少要睡到傍晚,晚飯我們再一起吃就行了。”

“哦,怎麼要睡那麼久,肚子不餓嗎?”

“嗬嗬,我給她喝了點好東西,是幫助她練氣的,所以,這一覺,她至少得睡上七八個小時。”

這句話魏武是壓低聲音說的,向靈芝一聽就明白了,她這個哥哥可不是一般人,既然他這樣說,那就準備晚飯吧。

金丫的耳朵尖著呢,不過她雖然一字不漏地聽見了,卻是一點冇表現出來,心裡卻是犯了嘀咕:

“什麼好東西,喝了就會睡覺麼,練氣又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