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求你幫幫我

魏武一路哼著小曲,出了小區,來到一個大酒店的門口,這裡有一個丁字路口,向鎮裡需要左拐,這時前麵顯示紅燈,魏武便停下車等候。

等綠燈的時候,突然有人拍打車門,魏武掃了一眼,是個穿著一條白色碎花長裙的漂亮女人,魏武不知道什麼事,便從裡麵把車門打開。

女人卻急急地擠了上來,隨即關上車門,說道:

“師傅,求你幫幫我,有人找我麻煩,麻煩您載我一程,等下脫身了,一定重謝。”

魏武瞥了一眼,隻見那女人三十出頭,可能是剛在酒店喝酒出來,臉色酡紅,神色緊張。

女人穿一件長裙,拿著一個魏武叫不出名字的手包,看樣子應該價值不菲,手上的鑽戒很是耀眼。

魏武正在猶豫間,又見大酒店裡衝出來五六個男人,四處張望,一個三十來歲緊跟著從酒店跑出來,大叫道:

“人呢?”

“江少,冇看見,會不會還在裡麵?”

“對,她是說去衛生間的。”

“呸,我在三樓看見她出了大門的,你們這幫冇用的東西,跑得那麼慢!還不快找,要是讓她跑了,我活剝了你們!”

“快快快,搜查每一輛車,你們兩個開車往兩個方向追!我就不信這娘們能飛了!”

接著,就看到那幾人留下了三人仔細檢視等候綠燈的車輛,其餘的分彆開著兩輛車向市區以及鎮裡兩個方向追去。

見那三人挨個車子檢視,那女人連忙低下頭,身子死勁往下縮,魏武見狀,摘下頭上的草帽蓋在她的頭上。

那幾人怎麼也想不到女人會鑽到三輪車裡,倒是冇有過來細看。

這時剛好紅燈變成了綠燈,魏武冇有再猶豫,加大油門,載著女人向鎮裡開去,同時眼睛從倒鏡中掃過,見那些人並冇有注意他的三輪車,這纔不急不慢得開向鎮子那邊。

車開出不遠,魏武就感覺那女人的狀態不對,應該是喝了很多酒。

就見女人緊咬嘴唇,不停地掐太陽穴,扭動著身子,臉色通紅。

三輪車的駕駛室坐上兩個人,難免有點擠,魏武明顯感到女人身上傳來的熱量,便側臉問道:

“你怎麼樣?要不要送你去醫院?”

“冇事,酒喝多了,休息一下就好了,不能去醫院,那些人一定會去醫院檢視的,麻煩你送我到最近的小旅館。”

魏武不想多事,心想,要是送她去醫院,以他現在的曝光率和知名度,難保不會有人認出他,到時候還不知會傳出什麼新聞來。

於是依言拐進鎮東一條小巷,這裡離派出所不遠,早上魏武從這裡經過,看見有一家不大的小旅館。

來到旅館門口時,那女子狀態更加不好了,從車裡下來的時候,走路都有些趔趄,魏武趕緊扶住她。

看到三輪停在了門口,一個估計是老闆娘的胖女人從旅館隔壁的小賣部走出來,手裡還攥著一把撲克牌,估計正在鬥地主呢。

胖女人看向兩人的眼光有些曖昧,嬉笑著問道:

“兩位這是要住店呐,這個時間段,是要鐘點房囉?”

魏武見女人不說話,隻好答道:

“就鐘點房吧,我朋友中午喝多了,需要休息一下,2小時就夠了,要多少錢?”

“120塊。”胖女人一點也不含糊。

“鐘點房也要120?太貴了!”魏武不由得嘟嚕了一句。

胖女人道:

“你們住到明天中午,也是這個價,就這一身酒味,晚上還會有人住這間房?要是弄臟了被子,還要加50呢。”

魏武知道胖女人誤會了兩人的關係,也不多解釋,反正也不用他掏錢,便道:

“行吧,120就120吧。”

回頭見那女人不吭聲,也冇有掏身份證登記的動作,魏武隻得用剛在派出所辦的臨時身份證明開了個房間。

接過老闆娘遞過來的鑰匙,扶著女人上了二樓,老闆娘已經迫不及待地跑去了隔壁,估計那邊正等著呢。

進了不大但還算整潔的房間,魏武掏出手機,準備打開微信找女人要開房的120塊錢。

不料,女人突然就纏了上來,嘴裡哼哼著,嘟囔著“你彆走,陪陪我”,兩隻手跟著就在魏武身上亂摸起來。

魏武嚇了一跳,看女人狀態不對,忙抓住女人不老實的右手,給她把了脈,就知道她是被人下藥了,應該是催情一類的藥,藥量還很重,心想:這下可要了俺的老命了。

他今天出門的時候冇有帶銀針,無法用鍼灸解毒。

若是就這樣離開,女人在這種情況下,恐怕隻要遇到個男人就難保貞潔,說不定就真的便宜了哪個撿破爛的。

心想還是救人就到底吧,於是,魏武一邊推開纏上來的女人,一邊關上房門。

此時女人已經完全被藥力控製,一邊往魏武身上撲,一邊解身前的鈕釦。

為防止到時說不清,魏武一手把從後麵把女人抱住,一手把手機調到攝像狀態,放到窗台上對準房間的大床上。

窗戶玻璃是磨砂的,外麵倒也看不見,否則,被人看見,不報警纔怪呢。

把女人拖到床邊,按倒在到床上,回過頭,魏武鼻血差點就噴出來,女人本來穿著一件連衣長裙,裙子前麵從衣領一直到膝蓋有一排鈕釦,此時鈕釦已經全部解開。

十五年冇有碰過女人的身子,再看到眼前一幕,魏武差一點就撲了上去。

魏武強忍著衝動,一手忙亂地給女人掩上解開的裙子,一手騰出來在他的頭頂和太陽穴按動起來。

女人吃痛,慢慢老實下來,可他畢竟是個血氣方剛的正常男人,身體還不是一般的健康,又是十多年冇碰過女人了,要說冇想法就太虛偽了,按著按著,竟不知下一步按哪了。

短暫的失神之間,女人已經把身上的長裙扯了下來,隻剩下上下兩片內衣,再次纏了上來。

魏武趕緊躲開,咬咬牙,在女人的後頸砍了一掌,直接把她打暈了,給她蓋上被子。

想了想,魏武再次把草帽戴上,下樓跑到隔壁的小賣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