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一十九章神奇的數據

見大家都看完了手中的資料,芮組長說:

“我看大家都看完了,有什麼想法可以說說。”

這時,洪老舉起了手,芮組長連忙把話筒給他移過去,洪老接過去咳嗽了一聲,嘈雜的聲音變得小了,大家一起看向主席台,洪老這才說:

“這個數據的確很驚人,我也不敢置信。

前麵邢部長說了,我是和研製者認識的,所以我就不做評判了。

我隻是希望大家在發言是時候,先不要妄下結論。

我們應該弄清楚幾個問題:首先,我們相不相信總局的檢測設備?其次,總局的檢測技術和檢測人員有冇有問題?然後再質疑數據本事是否有問題。

如果設備和技術都冇有問題,數據就不會有問題,那就說明這些新藥真的有這樣的治療效果,那就是人家藥方的神奇了。”

芮組長回答道:

“首先,局裡的設備絕對冇有問題,不久前不僅檢測過,還更換了一些老舊設備。

為了慎重,不久前,我們還特意拿了些這批新藥的樣品,去華國中醫藥研究所,請那邊的專家,用那邊的設備檢測過,數據也是一樣。”

台下再次嘈雜起來:

“這麼說數據就冇錯啦。”

“可是這數據也太匪夷所思了!”

“是啊,這個數據高出了國際標準近百倍呢。”

“西藥也不可能達到這樣的水平。”

“在這樣的數據麵前,現今世上所有的藥品都是渣渣!也難怪總局不敢草率。”

“照我說,既然臨床試驗也做過了,就應該冇問題,應該是藥方神奇的原因吧。”

“芮組長,藥方可以公佈嗎?”

“對,還有那些不知名的植物樣品,我們也想看看,可以嗎?”

芮組長笑著說:

“按照評審規定,藥方是不能公佈的,不過要是藥品的提供者同意,也可以公佈藥方。”

魏武站起身說:

“可以,我同意公佈藥方,還有那些植物樣品,都可以給專家們研究。”

於是所有人都轉過頭來看向魏武,議論紛紛:

“咦,這個小夥子是誰?”

“好像是跟洪老一起來的,我還以為是洪老的司機呢。”

“應該是那個廠家的代表吧。”

很快,工作人員又給每人送了一份檔案,隻有那些植物樣品,當然不可能人手一份,隻是在會議室後麵擺了幾個區域,由工作人員負責展示。

等所有人看完手裡的配方,又把那些樣品看了又看、聞了又聞,甚至還舔了又舔,再次回到座位上。

芮組長咳嗽了一聲道:

“好了,藥方大家都看了,樣品也看了,有什麼問題,可以暢所欲言。

不過請一個一個的站起來說,要不大家也聽不清。”

一個花白頭髮的站起來說:

“說實話,這些藥方很神奇,各種藥物的配伍非常嚴謹,每一種藥材的比例相差很多,跟當今流傳的方子很不一樣。

所以,我相信這些藥品數據是真的,而且我確實看不出有什麼毒性。”

另一個五十多歲的壯實男子也站起來說:

“我同意馮教授的發言,這些方子的配伍太了不起,在這些藥材相互作用下,不僅放大了藥性,還消除了幾乎所有的毒性。”

“對,我也同意,那些珍稀藥材的作用也不可能小覷,這纔是數據特彆好看的原因吧。”

“我也同意,看來咱中醫藥要起來了,這是令人高興的大喜事。”

“雖然我也同意前麵幾位專家的意見,但我有一個問題,這些藥方裡,每一種都有好幾味珍稀藥材,這纔是數據和藥效好的原因。

但是,珍稀藥材可不是蘿蔔白菜,所以,就怕這些報送的樣品和今後生產的藥品差距太大了。”

這人的話一說完,下麵迅速又嘈雜起來:

“對呀,剛纔隻顧歎服這些藥方的神奇,把這茬給忘了。”

“用珍稀藥材和野生藥材來製成樣品報批,是廠家的慣用手段,一旦大批量生產,哪來那麼多珍稀藥材。”

“是啊,我們高興的太早了,中藥冇那麼容易起來的。”

這時,芮組長敲了敲話筒,下麵的聲音安靜了下來,芮組長說:

“還有個訊息通報一下,總局為了慎重,此前已經開始對這個廠家進行了調查瞭解。

這個廠家前麵兩次獲批的11種新藥已經全部投入了批量生產,雖然因為生產規模的製約,生產的量不是很大,但迄今為止,他們所有生產出來的成藥,數據和療效都和送來的樣品冇有任何區彆。

現在他們廠,每天都是幾十上百輛貨車排在門口等著成藥,醫院和醫藥公司、經銷商都是提著現金去搶藥。

這種情況已經持續了兩個多月了,並且有越來越烈的趨勢,要不是他們的產量低,京都的各大醫院估計也會出現了。”

台下再次嘈雜起來:

“這麼說,真是藥方神奇了?”

“可是,這種情況能堅持多久?真以為野生藥材是大白菜呢?”

這時候芮組長看向洪老說:

“我們聽聽洪老的意見如何?”

台下再次安靜下來,洪老站起身,直接走到了發言席,芮組長笑著讓到了一旁,洪老也不客氣,坐下後襬正話筒說:

“實不相瞞,這些藥方徹底顛覆了我對中藥的認知,我是不敢置信,又不得不信!因為我認識這些藥方的研製者。

我不僅被他的這些藥方折服了,也被他的匪夷所思的高超醫術所折服,更被他振興中醫的執念、決心和宏偉計劃所折服。

我已經決定投奔他了,所以我就不發表個人意見了,我們請這些藥方的研製者,親自來接受大家的質詢,好不好?”

台下迴應的是一陣嘈雜,大家紛紛站起來四處張望,最後都把眼光集中在緊閉的大門上。

洪老接著說:

“下麵請藥物研製者,山南省神山市神威集團董事長、知秋中醫特色學校創始人、神威振興中醫藥基金會主席,最近成功治癒東北伊西胡氏,流傳數百年的家族性癲癇病的魏武先生上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