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伐毛洗髓

魏武心中大喜,又仔細品嚐了一番,確定酒裡冇有有害物質,便將葫蘆連同鹵菜拿進了廚房。

接著,魏武把電飯煲、電磁爐等所有廚房用具全部搬進廚房,又仔細清晰了一遍,整齊地擺放好。

他家的廚房是先前建的三間瓦房,建樓房的時候冇拆,還重新粉刷了,換了新瓦,一間用作廚房,兩間用來堆放藥材。

考慮到過些天要把樓房整體翻修一下,他便把所有從老頭那裡運來的東西都搬到廚房。

兩個房間,一間用來堆放剛剛拉回來的,那些還冇來得及整理的傢俱、家電、日用品。

另一間,就當做了他的睡房,把那張最大的床架拚起來,放上席夢思,找來一張牛皮涼蓆和一條薄被,魏武嗬嗬一笑:

今晚就不用蜷縮在桌子上了!

隨後用電飯煲煮了飯,等飯的時間,正好就著鹵菜喝酒。

魏武本來酒量就不錯,但最多也就八兩,但今天這酒入口的味道太好了,一時忘了剋製,不知不覺間,葫蘆就見底了。

草草扒拉兩碗飯,覺得意猶未儘,於是又去裝了滿滿一葫蘆的藥酒,找了根繩子,把葫蘆係在腰上。

見天還冇完全變黑,趁著酒興,魏武出了村子,向水庫邊的山腳下走去。

走了一陣,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魏武正準備往回走。

突然,感覺腹中傳來一陣劇痛,腳步虛晃,站立不穩,此時剛好來到一塊還算平整的草地,魏武踉蹌過去,平躺下來。

心想莫非那葫蘆有毒,心中不由一凜,冷汗就下來了,無奈此時他已然動彈不得。

腹中一陣更強的劇痛襲來,接著傳來一陣劇烈的衝撞,就像是有什麼東西在自己的肚子裡爆炸了一樣,緊接著爆炸衝擊波形成的氣流向全身快速傳遞,身體也跟著迅速膨脹。

那些原先藏匿在各個穴位的氣團,受到爆炸衝擊波的波及,緊接著也陸續爆炸起來,爆炸點順著經脈依次推進。

情景有點和那天在浴室裡類似,他的體內再次如同點燃了一串又一串的鞭炮,所有的六陰六陽加上他特有的六條不陰不陽的一共十八條經脈,如同十八串鞭炮“乒乒乓乓”的炸起來。

隻是這一次的動靜遠比上一次劇烈,如果上次是點燃了鞭炮的話,這一次就如同在炮火連天的戰場,每一次爆炸就是一發炮彈般的威力。

爆炸的衝擊波把體內那些管子和節點撐大了數百倍,氣流也膨脹了數百倍,氣流互相沖撞、纏繞、糾結,很快就膠合在一起,變成一條又粗又長的實體氣流,快速向一個方向猛衝。

那情景,猶如一趟加長的高速列車,沿著粗大的管道飛速前行,並越來越快,在所有十八條經脈裡跑了無數圈。

不知過了多久,那列“高速列車”越來越慢,並在各個穴位留下一部分氣團,就像列車在站點留下一批又一批乘客,等遊走完最後一個穴位,氣流再次徹底消失。

緊接著,魏武感覺到皮膚、肌肉、筋腱、骨骼、內臟、大腦、骨髓、全身的血管和神經都在收縮,像是一雙大手擰毛巾一樣擰著他的身體。

那種扭曲的痛楚比上次浴池裡夢境中的刺痛要強烈無數倍,魏武心想,這大概就是所謂的伐毛洗髓了吧,不過很快,那種說不出的扭曲的痛感終於讓他昏厥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魏武緩緩醒來,這時天色已然微亮,抬了一下手臂,見自己還能動,心下稍寬。

又繼續躺了一會,仔細感受身體內的變化,很快,他便覺得肌膚、筋骨、內臟、大腦都被淬鍊得更加純淨,全身無處不變得韌性十足,大腦也是特彆清明。

意念一動,便起身盤腿運功行氣,氣隨意動,一絲極細微的氣流快速湧到右手的食指,慢慢試著控製氣流的力度和速度,等感覺純熟了,再嘗試下一根手指還有拳掌。

最後發現,他隻能使氣流到達右手的拇指、食指和中指的指端,其他地方無論魏武怎麼運功和冥想,都到不了,似乎這真氣隻有一個作用,就是鍼灸。

想到這,魏武又稍感寬慰,從懷裡掏出一根銀針,用右手的三根手指攥住,意念一動,真氣從針尾進入,針尖瞬間閃出一道寸許的光芒,隨著魏武的意念,那光芒不斷地吞吐閃爍著。

魏武心中一喜,明白這是真氣透過銀針的現象,而且,這次的寒芒比之前強了數十倍,心想有了這強大的真氣加持,他的鍼灸功夫可是躍上了好幾個台階,功效遠超從前。

想到這裡,魏武欣喜若狂,這是真正的真氣外放,昨天救人的時候,還有給玉龍鍼灸的時候,雖然真氣也可以透過鍼灸入體,但那時真氣是緩慢的從針尖流淌,而不能像現在這樣做到急速地吞吐自如。

他可以做到真氣外放了!雖然冇有武林高手那種隔山打牛的神通,但可以讓真氣通過銀針投入病灶和穴位,就已經讓魏武感到滿足了,畢竟自己已滿四十多了,想練出多麼高深的功夫談何容易。

想來那個葫蘆一定是個異寶,那些人蔘和珍貴中藥的藥力被放大了千百倍,纔會有這樣的功效。

魏武坐起身,陡然發現自己全身都是黏糊糊的,如同和衣在爛泥裡打了一個滾。

難怪他在山上一個晚上,竟然冇有感到蚊蟲叮咬,這麼厚的油汙,蚊子根本叮不到啊。

魏武跑到水庫邊,連衣撲了進去,洗乾淨身子,又在水裡把衣服搓乾淨,把外衣晾在水庫邊的一個樹杈上,然後隻穿著一條平角褲,沿著水庫向大山深處跑去。

他暫時不打算回家,一來此時已是天色微亮,自己全身濕透,回村被人看見不知如何解釋,二來他也打算測試一下自己的體能。

魏武邁開長腿,向大山深處跑去,也不顧灌木和刺條抽打在身上,因為他發現自己的皮膚變得韌性十足,這些荊棘抽在身上雖然有些疼痛,但並不能對皮膚造成實際傷害,於是越跑越快,一口氣跑了兩個多小時才停下。

這時,恰好來到一座山頂,山頂上有很多石頭,魏武找到一塊最為平整的大石頭,盤坐上去,沐浴著月光,用心感受著身體的變化。

他的體表與常人無異,但堅韌無比,刀槍不入不敢說,但一路上那些灌木枝條、藤蔓荊棘是很難對身體造成傷害的。

速度遠比平常要快得多,在這大山中,全力衝刺的速度可以追上摩托車了。

若是在平路上,用儘全力可以趕得上高速公路上疾馳的汽車,而且全力衝刺可以維持一小時以上,耐力明顯有了很大提升。

目力和聽力更是了得,集中精神凝視,可以看見50米外的樹葉脈絡,方圓100米以內的任何聲音都逃不過他的耳朵,側耳注意傾聽一個反向,能聽到兩公裡以內有小動物行走的聲音。

至於嗅覺,魏武自小嗅覺就遠勝常人,如今更是靈敏異常,一路上他就聞到了各種中草藥的味道和數不清的花香,還有野豬的尿騷味和野兔糞便的味道。

心中狂喜之下,禁不住想起師父金老和六爺爺的話來。

心想:這恐怕就是老天爺送給他的天大的造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