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三十五章宗主信物

眼看三個白髮老頭步步緊逼,就要聯手傷了魏武的時候,突然,一道黑影快如閃電地掠了過來。

全白和灰白已經逼到了魏武身後不足兩米的地方,正要出手將魏武一舉拿下,突然感到脖子一緊,靈力一泄,噴出一口鮮血,跟著就被扔出去二十多米,同時還聽到一聲低喝:

“滾!”

這一幕發生得太快了,又在魏武的身後,所以他根本冇看清,隻是聽到背後有風聲襲向身後的兩個老人,心中稍安,卻也不敢回頭觀望。

他正麵的半白老者正怒火萬丈地衝過來,所以他無暇回顧。

半白堂堂元嬰高手,被一個小輩傷了,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他剛剛撲倒魏武身前,後麵的灰白和全白也舉起了拳掌,眼看就要一擊湊效了,卻突然見一個黑影從天而降,跟著他的兩個哥哥就飛出去了,然後就聽到一聲“滾”。

半白可不是傻子,兩個哥哥連反應都來不及,就被重傷扔出,他豈敢說半個不字,當下毫不猶豫地退出戰場,衝來人拱了拱手,再也不敢怠慢,跑過去一手提著一個受傷的白髮,飛奔著跑進了樹林,冇命地飛奔而去。

魏武這時已經轉過身了,來者正是昨天早上遇到的眯縫眼老者,魏武不敢大意,緊緊地握住髮簪舉在右肩上方,差不多與頭頂齊平。

由於緊張和全神貫注,全身的靈力都集中在了右手上,髮簪的尖端黑光閃爍,吞吐不定。

眯縫眼老者定定地看著魏武手裡的髮簪,臉上的表情異常古怪,寫滿了驚喜、驚恐、虔誠和不甘,隨後老者突然雙膝跪地,撲下身子,衝著魏武拜了三拜,把魏武嚇了一跳。

正不知如何是好之際,老者拜完三拜後,趴伏在地上道:

“經方家水如常叩見宗主!”

魏武被弄糊塗了:對方口稱經方家,自是方士門冇錯,可是他不殺也不抓自己,還大禮參拜,這是何故?而且,他一出手就把方士門的灰白和全白打傷了,這又是為何?

狐疑歸狐疑,魏武還是不動聲色地問道:

“你到底是何人?和方士門有何牽扯?”

老者依然伏在地上,答道:

“屬下水如常,乃方技家經方一派,是大秦始皇帝時期,方技家七長老徐福率門人弟子出海尋藥時,留在海外的一脈,近期才踏上故土,與本土方士門從無牽扯。”

魏武一聽連忙道:

“前輩快快請起,晚輩冒犯了。”

“屬下不敢。昨天早上屬下無意驚擾了宗主,還望宗主勿怪。”

魏武這時突然記起,薑卜的留言上說過,這個髮簪是方技家至寶,也是方技家宗主的信物,便恍然大悟起來,於是道:

“不知者不怪,還請前輩起來說話。”

老者這才起身,躬身站著,態度十分恭敬。

魏武見他如此,隻得先開口了,想了想問道:

“前輩能不能說清楚點,我有些糊塗。”

老者躬身施了一禮,說:

“請恕我無禮,敢問宗主這髮簪從何而來?還有您的師承?”

於是魏武便將偶然遇到神秘老人,得到淬體和基礎功法,後來在山洞裡意外得到薑卜的醫學及功法傳承,大致說了一遍,並將薑卜留言關於他如何失蹤、如何自囚石洞的原因也說了。

水如常聽完呆立許久,而後向東跪下拜了三拜,起身後躬身對魏武說:

“此乃天意,是薑卜老祖在天之靈選擇了你,方技家門規,持聖物者即宗主,屬下願尊您為主,聽從號令!”

魏武遲疑了半天,問道:

“前輩,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水如常躬身說道:

“還是請宗主找個地方,坐下來聽屬下慢慢細說。”

魏武瞥見不遠處有兩塊石頭相距不遠,正好供二人歇息,便走過去坐下,指著對麵的石頭說:

“水前輩也請坐下說。”

水如常聞言拱了拱手,依言坐下,這才說出了三千年前的往事。

原來,後人所熟知的那個替秦始皇出海求長生藥的大方師徐福,便是當時方技家的七長老,其來自經方家。

徐福年幼時父母雙亡,一次乞討時,因其年幼,遇到一個好心人施捨了一塊碎銀,引起其他乞討者眼紅,當天晚上他便被一群乞討者毒打昏厥,搶去了碎銀。

幾個乞討者以為他死了,就把他背到深山中扔了,恰好當時的薑卜到山中采藥,見到瀕死的徐福,便救了他,薑卜把重傷的徐福帶到不遠的一個經方家同門家中,給他治好了傷,留他在同門家養傷。

徐福傷好後,被薑卜的那個同門收為了弟子,入的是經方家。

徐福天資聰穎,又極有習武的天賦,薑卜閒暇時,也會帶著小徒弟水安,去徐福師父那裡住下一年半載,親自指導他練功,很快,徐福便在經方家後輩中嶄露頭角。

水安是薑卜最小的徒弟,比徐福小兩歲,因為經常在一起練功,兩人親如兄弟。

二十年後,在方技家的宗主選拔中,薑卜拔得頭籌,被推選為宗主,而徐福和水安也冇有辜負薑卜的辛勤教導,和一乾白鬍子長輩競爭,最終分彆競得七長老和九長老。

薑卜失蹤後,醫經家和經方家為了爭奪宗主之位反目為仇,爭鬥不斷,徐福身為經方一派,又受過薑卜的大恩,不願與醫經家為敵,獨自帶著弟子脫離經方家,隱居在齊國一個叫做無棣的地方,一邊懸壺濟世、治病救人,一邊煉製丹藥。

而水安同樣冇有參與醫經家與經方家的爭鬥,獨自一人到處尋找師父薑卜。

不久,醫經和經方兩派發生一場大戰,兩敗俱傷。

這一仗極為慘烈,雙方精銳幾乎全都損失殆儘,餘下的也隱居深山之中,由明轉暗、休養生息。

水安得到訊息後,心灰意冷,獨自乘船出海而去。

同時,由於方士門精銳儘失,剩下的也淡出了人們的視線,徐福作為曾經的經方家年輕一輩最傑出的煉丹高手,名聲是越來越顯,甚至引起了各諸侯國王室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