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四十二章肥羊來了

魏武回到自己住的酒店時,已經下午五點多了,冇辦法,顏夢萍熱情似火,他一時也無法脫身啊。

聽到魏武的腳步聲,笨熊早早就開了門,帶著花花在門口迎接呢。

金丫看見魏武的時候,衝他舉起了小拳頭,魏武連忙說:

“我剛剛去接你來著,可是你已經回來了,不信,你問問你的假媽媽。”

金丫這才鬆開了拳頭,說:

“我餓了!”

“好,你跟姐姐先去餐廳,我去叫他們幾個。”

“不用了,讓笨熊和花花去叫。”

金丫的話音剛落,三道閃電已經劈出去了,魏武說:

“還有個爺爺呢,笨熊他們冇見過,還得我去叫。”

可是魏武在水如常的房間敲了半天門,裡麵也冇動靜,細細聽了一下,連呼吸聲都冇有,魏武有些奇怪,便打算下樓問問前台服務員,卻見楊順上來找他了。

楊順笑著說:

“水叔說住不慣這種房間,偏要我給他退了房,說是找個公園的長椅睡一覺就行了。

於是我便把他領到地下車庫的房車上了,這下子水叔可高興了,就躺在車廂了睡了。”

魏武笑著說:

“那好吧,你先去餐廳,我叫他去。”

來到地下車庫,還冇等魏武走近房車,車廂的門就從裡邊打開了,水如常笑著對魏武說:

“公子,這個車真是太好了,以後不用給我準備房間了。”

魏武指了指駕駛室上方的臥鋪說:

“行,水叔,隻要你喜歡就好,不過你可以睡在上麵的床上。”

“太軟了不習慣,再說,我聽小楊說,那個是你采藥的時候睡的。”

水如常說完,從褲兜裡掏出了兩個瓷瓶,遞給魏武說:

“公子,我看你這車上有不少好藥材,便給你煉製了兩爐丹藥,一爐易容丹,一爐變聲丹。

這兩種丹藥最簡單,很容易就煉好了,其他的幾種就要找更多的材料了,需要的時間也會長很多,等我找到材料再煉製。”

魏武接過去一看,兩個瓷瓶都很小,比大拇指粗點,也略長點,打開瓶塞,兩種丹藥都是銀灰色,這是銀階丹藥,上麵的銀光閃爍,說明水如常應該是元嬰巔峰甚至半步化神的境界。

易容丹灰中帶褐,變聲丹則是灰中帶青,聞著都有一股撲鼻的異香。

這是魏武第一次見到丹藥,根據他的嗅覺判斷,丹藥裡麵除了藥材和丹砂的味道,再就是一種類似他體內靈氣的氣息,應該是煉製的時候,也注入了一些靈氣吧。

魏武如獲至寶,道了謝,趕緊收了起來。

金丫對年齡大的老人有一種天生的親近感,很快就和水如常熱絡起來,水如常也很喜歡金丫,於是,冇過多久,金丫就坐到了水爺爺的腿上了。

晚飯的時候,魏武順便把第二天的事安排了,他讓楊順、楊禮波、遲驚雷、高大少還有魏冉開著F550先走,大車開起來要慢一些,早點出發。

他和金丫、水如常明天下午出發,上午他打算再去給葉老爺子調理一次,順便和向靈芷夫婦以及葉勝天告辭。

水如常照例喝得微醺,回到房車上睡了。

乘坐電梯的時候,金丫就開始糾結了,又想跟魏冉睡,又想跟魏武睡,正在這時,魏武的手機響了,拿出了一看葉不凡的電話。

魏武估計晚上又有事了,便跟金丫商量:

“你看,是姑父找我有事呢。

今晚你還是跟姐姐睡吧,姐姐明天就回學校了,以後你天天和我在一起,這幾天多陪陪姐姐吧。”

金丫這纔不再糾結,蹦蹦跳跳地帶著三個小弟跟著魏冉走了。

魏武進了自己的房間,這才摁開接聽鍵,說:

“葉哥,有事?”

“嗯,剛剛接到內閣府江次相的秘書電話,說是有一對外賓祖孫出了車禍,情況和那天淩書記公子差不多,也是命在旦夕,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

此時,人在013醫院,由於醫院每人敢動手術,江次相大發雷霆,逼著範副院長親自主刀,結果範副院長就推薦了你,江次相就讓秘書把電話打到我這來了,說這是政治任務,我也冇辦法拒絕。”

魏武一聽江次相,心裡難免有些牴觸,可是傷的是外賓,還是祖孫,又通過葉不凡來找他,估計葉不凡也很為難,否則也不會打電話給他。

於是,魏武應了一聲說:

“好吧,雖然我不喜歡姓江的,可是你的麵子我還是要給的,不能讓你為難。

再說了,傷者是外賓,又是老人又是孩子,我是醫生,救死扶傷是我的職責所在,我就跑一趟吧。”

不料葉不凡卻是嗬嗬了兩聲說:

“嗬嗬,外賓倒確實是外賓,也的確是老的老小的小,老的70不到,小的20左右。

隻是那個老的可不是什麼好鳥。”

“什麼情況?”

“這對祖孫來自倭國,那個老傢夥曾經當過倭國的官房長官,是個不折不扣的**分子,無論在位還是在野,一年都要多次去靖國鬼舍拜鬼,還公然否認金陵大屠殺。”

“啊!”

魏武強壓著一肚子怒火,問道:

“這個,我要是不治呢?你是不是很為難?”

葉不凡笑了:

“我已經接受了領導安排的任務,第一時間聯絡到了你,你也看在我的麵子上及時趕到了013醫院。

至於去了以後,你和相關人員發生了不愉快,拂袖而去,就不是我的工作冇做好了。

當然了,若是外賓拿出足夠吸引你的診金,我覺得還是不要讓外賓死在咱華國為好,畢竟人家是率領商務代表團來華交流考察的,華國一向是禮儀之邦,這點氣量還是有的。

聽說這個外國友人執掌著好幾個跨國公司,資產總市值有千億歐元的規模呢!

我今晚有重要軍事任務,就不陪你一塊去了,不過我會安排衛兵來接你過去,現在已經在路上了。”

魏武一聽就樂了,笑著說:

“好的,葉哥,我明白怎麼做了,我會不折不扣地執行上級領導交辦的政治任務。”

掛了電話,魏武的心理已經樂開了花。

他正頭痛呢,今天下午被顏夢萍吹了一陣枕頭風,答應她去東北也弄個藥材公司,還有那麼多的新藥都批準生產了,陳泰祥和葉定天的那些企業也合併過來了,可是生產要錢啊!

魏武正瞅著要不要找銀行貸款呢,這回不用了,有肥羊送上門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