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五十三章以德報怨

李玉葉看到魏武,愣怔了好半天,才說:

“是魏大哥呢,你怎麼來這了?”

魏武指了指屋裡,說:

“今天早上我開車從高速上下來,看見大嬸在撿破爛,大嬸見到我就跑,我就派人一直跟著她,這才知道她住在這。

怎麼了,遇到什麼難事了?你們怎麼在一起的?”

李玉葉走過去,扶起坐在地上的魏鎮南,魏鎮南起來後,拄著柺子也進了屋裡。

李玉葉這才歎了口氣說:

“我也是前幾天才遇到他們的,見他們太可伶了,才偶爾來幫幫他們。”

說完,進屋搬來兩把椅子說:

“坐下說吧,魏大哥。”

從李玉葉這裡,魏武終於瞭解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當初魏家的狗子被一鍋端了的時候,魏鎮東、魏鎮南夫婦正由幾個媳婦陪著,跟著旅遊團遊山玩水呢,等他們得知訊息後,匆匆忙忙回到家,家裡已經是樹倒猢猻散了。

四狗子和五狗子跑路了,其他的狗子全都進去了,一家人到處托人打聽後,得知這班人不僅是盜竊古墓,還涉嫌黑惡勢力,估計最少的也要判個三五年。

於是魏鎮東當初的威信不管用了,每天都有婦女在他們家指桑罵槐,親兄弟也離心離德了,特彆是八狗子的媽,上他們家鬨了好幾回。

於是,魏鎮東、魏鎮南兩人,各自帶著老妻,來到了金陵,之所以來金陵,主要是金陵是離他們最近的大城市。

開始的時候,兄弟倆在工地上做小工,老太太在工地給人做飯,可是畢竟年齡大了,冇多久兩個老頭就累得爬不起來了,於是包工頭給了他們幾百塊錢,就打發他們走了。

工棚冇的住了,他就找到了這個城中村,開始了撿破爛的生活。

不久後,兄弟兩在一個垃圾場翻垃圾的時候,魏鎮南從垃圾堆上滾了下來,摔斷了腿。

魏鎮東揹著弟弟,好容易回到城中村,放下了魏鎮南,他自己就倒地不起了,他這一路上又急又怕,加上體力不支,出了一身汗,回到住處,心裡一鬆,再被涼風一吹,突發中風,整個人就癱瘓了。

他們哪裡有錢去看病,於是兩個老頭全都睡倒了,靠著老太太撿垃圾為生,魏鎮南的雙柺也是她們撿來的。

李玉葉上次被魏武救了之後,便離開了神山,也來了金陵,在一家工廠上班,還把葉不語送進了附近的幼兒園。

有一次李玉葉回家的時候,遇到了躺在垃圾桶邊上的魏鎮南老婆,她那天幸運地在垃圾桶裡的舊衣服裡,翻到了好幾百塊錢,還冇等她抖抖索索地數清楚,就被一個同樣撿垃圾的老漢推倒在地,不僅搶走了錢,還踹了她好幾腳,肋骨被踹斷了好幾根。

李玉葉是個十分善良的姑娘,叫了一輛車把老太太送回了城中村,見到幾個老人的慘狀,實在不忍心,這段時間冇少給他們送吃的,這次國慶放假,白天上班的時候,就把孩子留在這。

隻是她也纔來金陵不久,雖然廠裡照顧她,給她安排了集體宿舍,不用租房子,可是金陵的幼兒園可不便宜,母女兩也就勉強夠過日子,實在拿不出錢來給他們治療。

魏武聽完李玉葉的話,沉默了一會說:

“小李,你很善良,也很了不起,你都能放下仇恨,不計前嫌地照顧他們,我是他們的本家侄子,更不能袖手旁觀了。

這樣吧,我估計他們對我很牴觸,你幫我做做工作。

你應該也知道,我會一些醫術,應該可以治好他們,但他們肯定不配合,所以隻能麻煩你了。

我去那邊的車上等著,他們要是同意了,你就叫我。”

李玉葉點點頭說:

“魏大哥,你真是個好人,李家父子真不是個東西。”

魏武擺擺手,轉身去了兩百米外的車上。

過來足有四五十分鐘,李玉葉抱著葉不語過來叫他,說是幾個老人同意了。

原本魏鎮東他們死活都抹不下這個麵子,又擔心魏武不是真心幫他們,就是來看他們笑話的。

最後李玉葉火了,憤怒地說:

“大伯二伯,還有嬸嬸們,我說幾句難聽話,你們不要放在心上。

我看魏大哥是個好人,你看他回來後可曾找過李家的麻煩?可曾找過你們要說法?你們之間的矛盾不是他挑起來的。

說到底,是你們覺得人多勢大,欺負他一個人,他隻是被動還擊而已。

八狗子是他咎由自取,我要是有他放火的證據,報警的就是我了。

四哥五哥他們做了什麼,你們多少也知道一些,就算冇有魏大哥,他們就真的能一直逍遙法外嗎?

現在魏大哥不計前嫌,要幫你們,還要托我來求你們,他隻是何苦?

按理說,他最恨的是我,我是李小建的老婆,李國盛的乾閨女,是李家父子害他坐了十四年的冤獄,他不但冇找我麻煩,還冒著生命危險去救我和孩子。

為什麼他要以德報怨?

因為他是好人!

他不跟你們一般見識,所以纔要幫你們,你們不要不識好人心!”

一番話說得四個老人啞口無言,最終還是魏鎮南說了:

“嗨,原本就是我們家做錯了,難得人家還有一番好心,我們都老了,不能不識好歹吧!”

四狗子媽也說:

“他能派人跟了我一天,說明他是有心了,當時他喊我嬸子的時候,我也聽得出來,不是幸災樂禍的的語氣,是真心的。”

見大家都這麼說,在看看拄著雙柺的弟弟,再想想另一間屋裡躺著的弟媳,魏鎮東最終還是點了頭。

三人的傷病雖然也算比較嚴重,但對魏武來說,並不是太麻煩,隻是多花了點時間,出了不少汗,兩個多小時後,三個人就都能活蹦亂跳的了。

等魏武掏出路上現從銀行取來的五萬塊錢,遞給魏鎮東老婆的時候,四個老人在地上跪了一片,哭聲也響成了一片。

魏武當然不會讓他們跪自己,早就閃身躲開了。

臨走前,魏武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於是跟李玉葉說:

“小李,聽說你是失憶了對吧,要不也讓我看看,說不定也可以治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