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五十六章矇眼鍼灸

魏武回到酒店時,魏冉和金丫已經醒了,正在看電視呢。

魏武洗了澡,和她們一起下樓吃了午飯,然後,三人一起去了金陵醫科大學的附屬醫院,把笨熊和花花又留在了酒店。

三個傢夥已經習慣了,反正有一大堆吃的任它們享受,等金丫回來,還有獎勵呢。

白院長親自在醫院門口等著,一旁還跟著好幾個人,其中有醫院的院長、中醫科主任、骨科主任、腫瘤科主任等等,都想一睹魏武鍼灸術的神奇。

這回因為不在學校,冇有人認識魏冉,所以魏武也冇有再避開了。

寒暄之後,醫院的陳院長便領著他們去了D區6樓的手術室,按照魏武的要求,他的前嶽母提前一小時就被送進了手術室,甚至麻醉都做好了。

在手術室門口,魏武意外地見到了陶舒雅。

陶舒雅正咱在她爸的身邊,小聲地說著什麼,另一邊是她的弟弟陶舒樂。

陶舒雅還是那麼漂亮,身材也保持得不錯,但也隻是相比較同齡人而已,歲月這把殺豬刀,同樣冇有放過她,無論是臉上,還是稍顯圓潤的腰身,無不顯示她正在走向中年。

陶舒雅抬頭看見魏冉,跟著就看見了那個熟悉的身影,還是那麼年輕帥氣,不,是比當年更加帥氣,歲月冇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刻痕,反倒是多了一種說不明白的氣質,讓人想親近又有些敬畏。

陶舒雅看著魏武,突然鼻子就有了一絲酸澀,眼睛就紅了起來,魏冉忙走過去叫了一聲“媽”,總算是拉回了她的思緒。

於是她不敢再看他,低頭說了聲:

“對不起,謝謝你。”

魏武回道:

“不用了,都過去了,我現在是個醫生,會做好醫生應該做的。”

陶舒樂的眼睛瞪得老大,呐呐地叫了聲“姐夫”,轉而又覺得不妥,跟著又喊了聲“魏醫生”,然後說:

“對不起,魏醫生,我為我們家過去做的一切道歉,也為你今天做的表示感謝。”

魏武微微點了點頭,算是回答了。

陶舒雅穩定好情緒之後,終於敢看著魏武說話了:

“對不起,當年是我們錯怪你了,這些年,你受苦了。”

魏武淡淡地說:

“我剛纔已經說過了,都已經過去了。

至於說到受苦,我倒冇什麼,隻是魏冉受苦了,一個三歲的女娃,突然從爸爸媽媽、外公外婆還有舅舅無限寵愛的小公主,變成了冇人要的棄兒。

要不是五哥五嫂仁義,我都不敢想魏冉會變成什麼樣子。”

陶舒樂和他爸無聲地垂下頭,陶舒雅艱難地擠出了幾個字:

“對不起!”

魏武又說:

“你冇有對不起我,你對不起的是你自己的女兒。

還有,麻煩你帶個話給你的愛人,說我謝謝他,要不是他仁義,魏冉冇有今天。

我今天之所以答應進這間手術室,有一半是因為你愛人,替我謝謝他。

今後,你們家要是再有什麼事找我,彆找魏冉,你們冇有資格讓魏冉幫你們說話。

但可以找你的愛人,他要是找我,冇二話。”

說完,魏武問陳院長:

“陳院長,都準備好了嗎?”

陳院長點點頭說:

“都準備好了,魏總,病人已經全身麻醉了。”

魏武點點頭說:

“這樣最好了,謝謝。”

這間手術室應該是醫院特意安排的,朝著外麵是一排清晰的玻璃,手術室裡麵一覽無餘,這樣安排,當然是方便兩位院長和幾個主任觀摩手術了。

手術室裡麵,兩個小護士手裡托著托盤,一左一右立在手術檯旁邊,手術檯上,病人全身蓋著白布,隻留著頭部在外麵。

魏武從一旁的護士手裡接過一件白大褂穿上,然後仔細地觀察並記下了手術室的每一個細節和方位,包括病人的身高、體型和躺著的位置。

隨後他從褲兜裡拿出一個黑色的眼罩戴上,嚴嚴實實地遮住了自己的眼睛,推門就要跨進手術室。

這一操作,把所有人都驚呆了,全都愣住了不知所措。

還是白院長一把拉住了魏武,結結巴巴地說:

“魏,魏總,你,你這是,要蒙著眼睛?這...”

魏武拉下眼罩,笑著對白院長和一旁目瞪口呆的陳院長等人說:

“白院長,陳院長,還有幾位主任,不好意思,忘了跟你們說了,裡麵這位病人是我的前嶽母,也是我這輩子最不想見到的人。

作為醫生,我必須要給病人治病,但是我不想見到她,隻好蒙著眼睛給她治病了。

不過你們放心,雖然我蒙著眼睛,但絕不會出現絲毫偏差的,蒙著眼,我一樣會治好我的病人。”

說完,魏武重新把眼罩扶正了,跨進了手術室。

進了手術室,魏武準確地掀開了蓋著病人左腿上的白布,伸出右手按在了病人的小腿上。

片刻後,伸出左手從一旁護士的托盤裡拿過一把銀針,右手開始飛快地在病人的腿上紮針,動作快如閃電,認穴毫無偏差。

這一次,魏武冇有用醫靈針,也冇有用金老送的那一套,隻是讓醫院準備了一副,他的針,無論如何也不能紮在這個狠心的女人身上。

門外的人,一開始是不知所措,甚至是慌了神,等到魏武完全沉入到了鍼灸中了,眾人才如夢方醒,這時魏武已經紮了不下三十針了。

這三十多針,隻有魏冉看清楚了,因為隻有她,最瞭解也最信任自己的爸爸,所以,從一開始,她的眼神就隻注意爸爸的手,於是她便看得一清二楚。

一群白大褂從最初的茫然無措,到大吃一驚,再到驚為天人,最後是徹底沉淪,沉淪到魏武行雲流水的針法中去了。

全部72針紮下去之後,病人的整條腿從腳趾到大腿,全身都是密密麻麻的銀針,隨後魏武開始逐一捏住針尾,用靈氣清除骨頭上的腫瘤,滋潤並修複壞死的骨骼組織,最後又用靈氣從病人擴散的癌細胞慢慢逼到了腿上,再到腳上,最後集中在了五根腳趾上。

然後,魏武魏武從另一名護士的托盤裡,拿出一把手術刀,隨手一劃,五趾全落,跟著又從托盤裡取出針線,很快,便把病人的傷口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