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六十三章當爸爸的條件

落實了自己房間的事,金丫開心地出了屋子,圍著房子轉了一圈,看見房子後麵好大的一片藥地,跑過來一把抱住魏武的大腿:

“你再答應我一件事,我就喊你威武爸爸。”

魏武一聽興趣就來了:

“說說看。”

“這後麵的院子這麼大,多栽點桃樹唄。”

“你五伯伯在前院栽了好幾棵呢,夠你吃的。”

“不夠,要栽好多好多纔夠,還要栽彆的果樹。”

“栽那麼多的果樹做什麼?”

“養猴子啊,你答應過的,可不許賴賬!

要不,你把手機給我,我要打電話給假媽媽。”

魏武瞬間就被打敗了,隻得再次投降:

“好好好,我這就安排買桃樹,過幾天就去山上抓猴子。”

“嗯,這還差不多,謝謝你,威武爸爸。”

魏武一聽金丫終於叫他爸爸了,一連應了好幾聲,把金丫都弄得不好意思了。

看著後院早已鬱鬱蔥蔥的藥地,魏武有些肉痛,看來得趕緊移栽一部分藥材出去。

肉痛也得忍著,養猴這件事,是他當爸爸最起碼的條件。

於是,魏武跟玉龍說:

“五哥,你抽空到各個村子轉轉,幫我買些桃樹回來,要大的,明年必須要掛果,還得要各種品種的,從春桃、夏天的黃桃,一直到冬桃都要。”

玉龍看魏武被金丫弄得一點辦法都冇有,有些哭笑不得:

“桃樹倒是好找,家家戶戶都有,可是桃樹太大了,也栽不活啊。”

“這個你就放心吧,隻要弄回來的時候冇徹底枯了,我就有辦法栽活它。”

金丫聽了,喜滋滋地又喊了幾聲“威武爸爸”。

笨熊和花花真的冇在屋子裡圈地,這時候,終於在後院找到了放鬆的地方,一邊狂奔,一邊圍著籬笆,儘情地撒著尿。

這時,一輛火紅的跑車開到了院子門口,正是周詩文那輛。

上次因為四狗子的“讚助”,把瀝青路一直修到了魏武的院門口,現在汽車可以直接開到他家裡了。

車子停穩後,從駕駛室下來的居然是高大少,隻見他下車後,屁顛屁顛地跑到後麵拉開了車門,林依然大大咧咧地從車裡跨了出來。

另一麵的車窗玻璃緩緩降了下來,露出了周詩文的俏臉,俏臉上帶著調皮的笑容:

“魏總,你來幫我開車門把,小胖子每次都隻給依然開門,從來也不理我。”

高大少連忙跑過去開了門,很認真地說:

“周總,林總可是我的頂頭上司呢,不討好不行啊。”

林依然冇管他們倆鬥嘴,幾步就衝到了金丫麵前,伸手就要摸金丫的臉,被金丫一把給拍出去了,嘟囔道:

“你誰呀?是不是也想做我媽媽?可是你來遲了!”

霎時間,玉龍夫婦愣住了,淩依然被震住了,高大少呆住了,周詩文笑得噎住了,隻有魏武還算清醒,連忙解釋道:

“這丫頭長得可愛,很多人都要認她做乾女兒。”

林依然終於清醒了:

“那‘來遲了’又是怎麼回事啊?”

“她已經認了一個假媽媽了。”

這回,輪到周詩文愣住了:

“假媽媽?”

於是,魏武便把假媽媽的由來認真地解釋了一通,終於在一片鬨笑聲中化解了剛纔的尷尬。

周詩文說:

“魏大哥,這孩子太可愛了,我真的想認她做乾女兒了。”

林依然接著說:

“我也是!我以後也要生個這麼可愛的閨女。”

周詩文笑她道:

“那你得嫁個高鼻子藍眼睛的老外才行。”

一片笑聲中,高大少的眼睛都變成綠色的了,正要說話,一陣電話鈴聲響了起來。

魏武拿出手機一看,是朱書記,連忙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然後摁下了接聽鍵:

“喂,朱書記啊,下午好。”

“好什麼好?我都來你辦公室了,你也不來迎接一下?”

“哎呀,失禮失禮,我在家裡呢,馬上就到,馬上就到。”

“行了,趕緊過來吧,等著你指點江山呢。”

回去的時候,大家是走過去的,林依然和周詩文一左一右把魏武夾在了中間,問這問那。隻有高大少一個人極其鬱悶地開車跟在後麵。

和朱書記一起來的人還不少,足有十好幾個,聽完朱書記的介紹,魏武也是驚住了,神山市的黨政班子差不多到齊了,隻有新任的政法委書記劉振國冇來。

龍市長調走後,原來的副書記齊遠行接替了市長的位置,****升了副書記,政法委書記接手****,劉振國便又向前進了一步,成了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還是他兼著。

由於四狗子、五狗子的投案,魏玉福也就是四狗子黑惡勢力團夥案,出現了重大轉機,這幾天估計夠他忙的,也就抽不出時間了。

魏武估計,梁文棟的電話打不通,應該也與這件事有關。

齊市長瘦高個,人很隨和,握著魏武的手遲遲不肯放下:

“魏總,感謝你對神山經濟建設的支援,後麵的工作,尤其是九龍經濟開發區,還得你大力支援才行啊。”

朱書記說:

“這個開發區就是因為你的神威集團才搞起來的,正好九龍新區成立,這才規劃建設起來的。

可你就給我們畫了一張大餅,弄得我們饞涎欲滴的,你自己卻跑了,愣是近三個月不照麵,有點不負責任哦。”

**圖笑著接道:

“我看魏總很負責任呢,這段時間在外麵,也冇忘了宣傳咱神山呢,這不,全華國都知道咱神山出了一名神醫。

現在,神山的知名度可是不低哦,連海峽對岸都知道了。”

朱書記笑道:

“對對對,那個兩岸青年交流團特意改變行程,為的就是一睹魏總的風采。

魏總,這事你得感謝我,要不是我來個緩兵之計,人家小姑娘非要在陳沖住下不可,說是不逮著你,誓不罷休。

我就想知道,你到底怎麼著人家小姑娘了?”

這話一說,林依然和周詩文都瞪大了眼睛看著魏武,眼神裡都可以看到火苗了。

魏武連忙把在長白山救人之後,金蟬脫殼還有被通緝的的事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