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六十八章得把金丫喂胖了

看著時間也不早了,眾人便一起出發去鎮上的飯店,走之前魏武到地下保險庫取了三十多支三十年的人蔘帶上,並讓大毛他們招呼上所有乾活的弟兄,包括山上的那些老人和婦女。

大剛是在飯店門口看到魏武他們的,頓時就樂得不行,一路小跑到魏武身邊,說:

“叔,你可回來了,我駕駛證拿到了,在藥廠開大貨車呢。”

大剛現在可比以前自信多了,說話也利索了,魏武看到大剛也很高興,說:

“哦,好啊,怎麼樣?開車辛苦嗎,最近是不是特彆忙?”

“不辛苦,叔,我喜歡開車,我開車都不用帶工人卸貨和裝貨,我一個人就夠了。

這些天廠裡忙,不過我們還行,人家都是自己帶車拉貨的,不用我們送貨,我們隻要拉原材料就行了。”

“好啊,大剛,既然你喜歡開車,以後就在基地這邊開車吧,我帶回來的那輛大卡車,以後就歸你了,你專門給藥廠他們送原料。”

大剛更高興了:

“叔,你說的那車我喜歡,我早就看見了,隻是開車的兩人不讓我靠近。”

“行,你喜歡就好,以後那車就是你的了。”

說完魏武叫來楊順,要過卡車的鑰匙交給了大剛,又給他們做了介紹。

大剛接過鑰匙,甭提多高興了,恨不得飯也不吃了,就要去試試車。

金丫跟在魏武的身後,後麵還跟著一大兩小三條尾巴。

看著又高又壯的大剛,金丫冇來由地生出一種說不出的信任感,尤其是看到大剛那健壯的肩膀,就想爬上去坐坐,忍不住就靠近了過去,抬頭看著大剛結實的後背。

魏武一看就知道她想什麼,於是對大剛說:

“大剛,來,這是我的小女兒,收養的,以後就是親的了,金丫,叫大剛哥。”

大剛的笑容永遠是最真誠的,金丫看著他的笑容更加忍不住了:

“大剛哥,我叫金丫,你可以馱我一會嗎?”

大剛一愣,馬上就笑了:

“好啊,當然可以,我抱你上來。”

說著就要彎腰來抱她,金丫卻是轉到他後麵,蹭蹭蹭就爬上去了,坐在大剛的肩膀上,她感到特彆有安全感。

魏武看著金丫敏捷的動作,突然生出一個惡毒的主意,得想辦法把她喂胖了,看你還怎麼爬高。

金丫在大剛的肩膀上突然打了個寒戰,忙摟住大剛碩大的腦袋。

陸陸續續的,人越聚越多,玉昆很豪爽地包下一個宴會廳,外加一個大包廂,領導被請進了包廂,其他人都在大廳就坐。

文老也過來的,聽說洪修遠老爺子要來神山,給魏武的學校當校長,文老非要跟魏武要個普通老師噹噹,魏武說聘請他當副校長,文老連連擺手說自己不夠格,最後好說歹說才勉強接受了副校長的頭銜。

宴席開始的時候,魏武先來到大廳。

看著滿滿二十七桌的父老鄉親,魏武先是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後說:

“各位叔伯阿姨,還有兄弟姐妹們,大家好!

在座的很多長輩都是看著我長大的,隻是由於一些原因,我十幾年冇在家,很多長輩我隻是眼熟,都認不出了,還請長輩們莫怪。

年輕的除了少數幾個,小時候在一起玩得多的,就更認不全了。

回來這些日子,我也冇在家呆幾天,今天回來一看,家裡的事都安排的很好,進度尤其出乎我的意料,這都是你們的功勞,謝謝你們了。

在這裡我要謝謝玉昆、大毛、二順、魏國、魏民、仕強他們,辛苦你們了!

謝謝所有來工地上幫著乾活的叔伯阿姨們,更要謝謝放棄城裡的工作回來幫我的兄弟姐妹們。

謝謝大家這段時間的辛苦工作,把地都整理得很好,馬上又要開始種藥了,大家又要辛苦了,所以今天請大家吃個飯。

其他話我也不會說,也不想多說,大家看著吧,我一定帶大家過上好日子。”

玉昆帶頭鼓起了掌,瞬間掌聲雷動,等掌聲過後,玉昆說:

“今天這頓飯,武哥可是花了大本錢,大家看看桌上的雞湯,每一份雞湯都是用一整支三十年的野生人蔘燉的,這一盆湯就值十幾萬哪,哎,先彆喝!等我說完了。

大家吃完這頓飯,一定會身體棒棒,有使不完的力氣,明天開始我們種藥,武哥說了,明天起,每人每天再加50塊錢,你們再問問親戚朋友鄰居看有冇有要來乾活的,這段時間我們大量要人。”

這次的掌聲比剛纔還要激烈,掌聲過後,魏武及時舉杯,敬了大夥三杯酒,又拿著酒杯,給每一桌都單獨敬了酒。

金丫自從爬上了大剛的肩膀就冇下來過,直到菜上齊了才哧溜下來,坐在大剛身邊,大剛的媽媽也坐在一邊,她原本不打算過來,被魏武硬拉過來了,玉龍卻是堅決不肯來,說所有人都走了,他得看著倉庫。

魏武看著金丫,更加堅定了喂胖她的念頭,免得這丫頭整天讓他提心吊膽。

笨熊帶著花花穿梭在桌下,不放過任何一隻骨頭,兩個小傢夥動作敏捷,見縫插針,很快就把肚子吃得滾圓。

魏武回到包廂這邊,朱書記先提議大家連著乾了三杯酒,然後提著大杯,對市區的領導說:

“今天我們吃的喝的都是魏總的,市裡這次規劃決策的東風也是借魏總的,所以啊,我們得一起敬魏總一杯。

要不是他,九龍這個產業園一時半會還真弄不起來,高速公路的連接線更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批下來,九龍新區的發展就會推遲很久。

所以,這杯酒完了以後,張書記至少得敬魏總三大杯,大家說是不是?”

魏武連忙站起來說:

“彆,兩位書記,這酒還是我來敬領導才合適。

還有,朱書記,您彆魏總魏總的,我聽著彆扭,還是叫小魏合適。”

**圖書記接過話頭說:

“魏總啊,我們也覺得叫魏武更親近,可你現在身份不同,可不能隨便了,你自己也得與時俱進不是嗎?

我看你身邊的這幫兄弟也得改口了,總不能到慶典那天,還叫你武哥吧?”

魏武聽了連忙搖頭道:

“得了,領導怎麼稱呼我不能勉強,弟兄們千萬彆叫我魏總,怎麼習慣怎麼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