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七十二章金丫偷師

吃過晚飯,和劉振國等三人分手後,大剛開著坦途,載著魏武金丫,一路往回開。

路上,大剛跟魏武說:

“叔,要不,你找個嬸子吧。”

魏武一愣,大剛怎麼說出這樣的話,於是笑著說:

“大剛,是不是看上誰家姑娘了?”

大剛的臉瞬間就紅了:

“不是,俺說你呢!

叔,你看你這麼忙,每次出門都要帶著金丫妹妹,又耽誤事,金丫還休息不好。

找個嬸子在家陪著金丫,你就可以安心做大事了。”

金丫立即抗議道:

“不行!我的媽媽,得我自己找,不許威武爸爸自作主張。“

然後又跟魏武說:

”以後你要是有事,我就不跟著你了唄。”

威武笑著摸摸她的頭說:

“那你去哪?”

“白天就在藥地裡玩唄,地裡不是有很多人嗎。

晚上我去五嬸家看電視,困了再回家睡覺,你儘量早點回家就好了。”

“好,金丫真乖。”

隨後的路上,魏武也開始犯了難,大剛說的不錯,家裡冇個女人,金丫確實冇人照顧,也很不方便。

隻是讓他現在就找個女人,他還真的犯了難。

雖然葉牧雲那邊,他也知道不可能,但心裡總是放不下,顏夢萍已經明確表了態,這輩子她就那麼過了。

其他倒也有好幾個女孩子對他有那個意思,可魏武都把她們當做了小妹妹,甚至當成了小孩子。

魏武自從被神秘老人淬體之後,加上後來境界的不斷提升,雖然容顏外貌很年輕,可是內心畢竟是個四十多歲的大叔,讓他對個二十出頭的小姑娘下手,心裡還是有些障礙。

至於葉牧雲,那就不一樣了,他們因為意外,有了肌膚之親,魏武對她念念不忘,更多的還是出於傳統思想,覺得要對人家負責。

到了村口的時候,大剛直接把坦途開進了魏武家的院子。

接過大剛遞過來的車鑰匙,魏武看了看時間,九點不到,而且,金丫已經飛奔上了二樓。

於是,魏武便對大剛說:

“大剛,彆急著走,到後院的藥地去練一會功法,等金丫睡了,我過來看看你這段時間有冇有進步。”

既然把大剛當做了大徒弟,魏武就打算好好教他,當然,醫術大剛肯定學不來,那就讓他在修煉方麵多下點功夫。

大剛欣喜地點了點頭,說:

“好的,叔,你不在家的時候,我每天都練呢。”

見大剛去了後院,魏武便上了樓,卻見金丫去了魏冉的房間,正要開口問她,金丫說:

“今天我睡姐姐的房間,你睡你那邊。”

魏武想想也好,金丫已經6歲了,明年就要上小學了,是該讓她練練一個人睡了。

於是魏武回到自己的房間洗了澡,換了一套運動服,出來時,看見金丫已經關上了房門,輕輕試了一下,門被反鎖了。

於是魏武踮手踮腳地下了樓,來到了後院,大剛正盤坐在幾棵新栽的桃樹中間,按照之前魏武教的方法吐納行氣。

桃樹是玉龍栽的,他按照魏武的要求,找人把後院的藥移走了一部分,栽到種植公司的藥地裡,然後帶著幾個人去村裡買桃樹。

村裡幾乎家家戶戶都在屋前屋後栽了桃樹、杏樹、棗樹等各種花果樹,村民們聽說是魏武收養的小閨女要栽的,不但冇人要錢,還幫忙把自家的果樹都移栽了過來,人多力量大,一天時間,就移了好幾十棵。

由於後院池塘裡的水之前浸泡過很長一段時間的葫蘆,澆上後,樹葉一點枯萎的跡象都冇有,在山風的吹拂下“沙沙”的響,讓後院多了一些清涼,還吸引了一些小鳥和鬆鼠過來了。

魏武先是給大剛檢查了一番,發現他已經達到了練氣初期的臨界點,即將進入練氣中期了,而且,許是大剛格外健壯的原因,經過這段時間的練習,他的經脈變得特彆的寬,甚至遠遠超過了普通築基期的修煉者。

魏武之前教給大剛的吐納功法得自神秘老人改良的醫書,與後來得到的完整版《百草化丹功》相比,缺失了很多,有些細節甚至還出現了偏差。

所以這次魏武把完整的《百草化丹功》第一和第二層都詳細地教給了大剛。

大剛的腦子雖然恢複了不少,但記憶力還是很差,魏武就不厭其煩地教了他一遍又一遍,然後讓他自己照著練,說是等一會再來幫他溫習一遍。

隨後,魏武便跳過籬笆,跑到山上找了個地方,先製造了一個漩渦,餵飽了吸靈蠱。

這樣做,是考慮一會給大剛輸送靈氣,需要吸靈蠱反哺的時候,吸靈蠱纔不會太小氣。

魏武回到大剛身邊時,大剛正好收功,於是魏武便用傳功寶夾給他輸送靈氣。

既然大剛的經脈特彆寬,魏武這次就顯得特彆大方,一共給大剛輸了三次靈氣。

第一次是把他的經脈灌滿了,趁著他吸收消化的時間,魏武在得到吸靈蠱反哺之後,再次到山上製造了一次漩渦。

回來後,再次輸入靈氣把大剛的經脈充分擠壓拓寬並再次填滿,之後大剛吸收的時候,魏武又去了山上。

第三次把大剛灌滿之後,魏武才收了手,等他最後一次從山上回來時,大剛已經成了築基初期的修士了,全身散發出淩厲的氣勢,於是魏武又指導他學會瞭如何收斂氣息,這才各自回家。

回到二樓的時候,魏武特意把耳朵貼在房門上,聽到裡麵綿長的呼吸聲之後,他會心一笑,輕手輕腳地回了自己的房間。

隻是讓魏武根本冇想到的是,金丫已經偷師成功了!

金丫在上次靠著笨熊花花跟蹤魏武,發現魏武給魏冉輸送靈氣,逼著魏武也給她輸了一些之後,早就今非昔比了,尤其是感官方麵更是異常的靈敏。

路上她就感覺到魏武似乎有什麼話要跟大剛說,所以到家後,她故意一口氣衝進屋裡,卻是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外麵。

所以魏武和大綱說的話,她全都聽見了,並動了偷偷跟著,看他們搞什麼的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