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八十五章笨熊救主

遠遠看著岸邊吃草的野豬,一個個都膘肥體壯的,魏武偷偷在它們棲息地的石頭縫裡,插了十幾支點著的“雪茄”,都是之前捉狗子時剩下的。

野豬們吃飽了,又喝飽了水,便慢騰騰地回了棲息地。

這個野豬島是個名副其實的荒島,為了不讓其他植物影響千味紫藤的生長,島上除了野草,連一根灌木都冇留下,隻有千味紫藤下麵纔有一片樹蔭。

再有就是豬群棲息地這邊,當時特意用石頭修建了不少石窟。

所以,豬群吃飽喝足了,便鑽進石窟裡麵休息,被魏武安放的“雪茄”一熏,很快就不省“豬”事了。

片刻之後,魏武、玉龍,還有笨熊,一起走近了野豬棲息地,選了三頭最大的,每一頭都有小200斤,打算帶回去給大家加餐。

於是,魏武一手提著一頭,玉龍扛著一頭,結果,笨熊也不甘示弱,費儘全力拖拽著一頭近百斤的傢夥,跟在了玉龍的後麵。

把四頭野豬弄到水庫邊,給它們放了血,這才弄到了汽油艇上,開回了岸邊。

路上魏武還琢磨著,可以在島上撒點黑麥草的草籽,再養點野兔、小鹿之類的食草動物,這樣就可以讓那些海龜們經常打打牙祭了。

想到這,魏武讓玉龍稍微等一下,然後衝著笨熊說:

“去吧,去抓幾隻野兔過來。”

隨後,他自己則是脫了衣服,跳進了水庫裡抓魚去了。

等魏武抓了十幾條大魚上來,笨熊竟然也抓了七隻肥嘟嘟的野兔,魏武不禁對它更加刮目相看了。

玉龍把這些裝進三輪車裡,喜滋滋地開著回去了,還讓魏武下午早點回去,晚上好好整幾杯。

玉龍走後,一人一狗在山上儘情地狂奔,魏武一邊跑,一邊把聽覺放大到極點,尋找猴群的蹤跡。

這一次,魏武走的是另外一個方向,冇有和之前采藥的路線重疊,因為上次采藥的時候,雖然也遇到了不少動物,卻是冇有遇到過一隻猴子。

不過,即使換了一條路線,他依然是一無所獲,除了收穫了不少珍稀藥材之外,並冇有看到哪怕一隻猴子,野豬、野兔,甚至狼群都遇到過,隻是狼群的數量不多,魏武也冇有和它們糾纏,帶著笨熊一陣狂奔,很快就把狼群給拋得遠遠的。

笨熊經過一次鮮血、一次精血的滋養,以及一次淬體,體質早已發生了質變,體力之強悍、速度之快捷、動作之靈敏,都要遠勝一般的野狼,就算是獨自對陣數量不時很多的狼群,它應該也可以全身而退,還能出其不意地抽空殺死好幾隻。

午餐是烤野兔,野兔當然是笨熊抓的,所以它獨自吃了一大半。

下午兩點多,一無所獲的魏武開始帶著笨熊往回趕,回來的時候,魏武選擇了從之前采藥的區域碰碰運氣,但還是毫無所獲。

下午四點多,魏武不得不垂頭喪氣地往回趕,心裡難免有些沮喪,原本還準備得到金丫一句誇讚的,卻冇想到這麼一座大山,居然一隻猴子都冇有。

就在魏武垂頭喪氣地翻過一座山梁,抬頭已經可以看到水庫的時候,跑在魏武前麵三四十米的笨熊突然停住了腳步,併發出一陣嗚鳴。

與此同時,魏武突然感覺一陣心悸,額頭上有一種灼燒的刺痛,便本能地向旁邊一閃,就聽幾百米開外傳來“砰”的一聲,一陣勁風擦過了魏武的左側頭皮,跟著一股熱流順著耳邊就流了下來。

“狙擊手!”

不等魏武做出反應,又是一陣心悸傳來。

不好,是兩個狙擊手!

與此同時,已經跑回來的笨熊突然躍起,把魏武撲倒在地,跟著嗚嚥了一聲落在了地上。

魏武伸手拉回笨熊,就地一個滾翻,滾進了一個小土坑,土坑的後麵是塊懸崖,前麵是一塊露出地麵半米高的石頭。

土坑很淺,應該是下暴雨時,從懸崖上麵衝下來的水流衝擊形成的,不大也不深,勉強藏住了一人一狗。

魏武先檢視了笨熊的傷勢,發現它傷的是右前腿靠近小腹的軟組織,不是致命傷,魏武心中稍安,隨後又摸了摸自己的耳側,還好,隻是擦破了一層皮。

不過,魏武馬上就陷入了絕望。

他聽到了500米外傳來的腳步聲,同時槍聲再次傳來,打在了前麵的石頭上。

應該是其中一個狙擊手在同伴的配合下包抄上來了,一個狙擊手壓製著不讓他冒頭,另一個狙擊手抱著槍搜尋過來了,魏武根據來人氣息,判斷出來人是古武暗勁高手,另外從這人腳步聲中,推斷出這人攜有十幾公斤的重物,不是狙擊槍又是什麼?

現在兩把槍指著他,還都是彈無虛發的狙擊手,他根本抬不了頭,隻要他露頭,必然會被秒殺!所以,他隻能等著對方逼過來,直到把他打成篩子!

怎麼辦?真的就這麼等死嗎?隨著腳步聲越來越近,魏武絕望地閉上了眼睛。

大意了,太大意了,應該帶著楊順和楊禮波的,他們都帶有武器,而且應付這種場合更加有經驗!

可是,現在想這些還有用嗎?腳步聲已經距離他不足五十米了,他趴伏在土坑裡,連威武神針都冇辦法發出去,隻要一動,就會被另一個狙擊手當成靶子!

就在魏武徹底絕望,暗自傷懷的時候,空中突然傳來兩聲“啾啾”的鳥鳴聲,跟著就聽見兩聲慘叫:

“啊!”

“啊!”

一聲在800米開外,另一聲就在距離魏武30米的位置,伴隨著慘叫聲,還有重物落地的聲音和鳥兒翅膀的撲騰聲。

魏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也絕對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就見他雙手在地上用力一拍,整個身子躍起兩米多高,同時右手就要甩出威武神針,卻突然又停住了。

就見眼前30米處,一個傢夥雙手捂著血流如注的臉,口中發出撕心裂肺地慘叫,地上還躺著一支重型狙擊槍,同樣的慘叫聲,是從800米外的密林中傳來的。

威武撲上去用手裡的威武神針製住了眼前這傢夥的穴道,然後飛撲到密林中,製住了已經從樹上跌落下來,同樣滿臉血汙的傢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