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八十六章雛鷹報恩

製住了兩個傢夥之後,威武纔看向了空中。

低空中,兩隻巨大的蒼鷹正在吞嚥著什麼,然後衝著魏武“啾啾”地叫著,落在了魏武的眼前,低著頭,就要啄魏武的褲腳,把魏武下了一跳。

正要躲閃之際,突然,魏武腦中靈光一閃:

草!這不是他救下的那兩隻雛鷹嗎?已經長這麼大了?

魏武頓時就高興起來,蹲下身子摸了摸兩個小傢夥。

其實,它們真的不能稱為小傢夥!這兩隻蒼鷹,體型比普通的蒼鷹大了兩倍有餘,體長接近一米,兩翼張開接近三米,兩隻鷹爪更是異常有力。

魏武這時也顧不得和兩個小傢夥敘舊了,急忙跑到土坑裡抱出了笨熊,用醫靈針配合靈氣給它止了血,修複了傷口,又在附近找了些草藥,砸成藥泥給它敷上,並扯下一片布條替它包紮好,又給它輸了一些靈氣,這才把它放到地上趴著。

隨後,魏武把那兩個已經不能動彈的狙擊手拖到了一起,這才發現兩人的傷勢一模一樣,都是其中一顆眼珠不見了,鮮血還在不停地從空洞的眼眶中湧出。

原來,他們被兩隻蒼鷹活生生地叼走了一顆眼珠!

魏武萬萬冇想到,當初的一念之仁,救下了兩隻小雛鷹,居然會反過來救了他,報了他的救命之恩,當真是善有善報呢。

欣喜之下,魏武又對這兩個小傢夥產生了好奇。

在他們這片大山裡,蒼鷹是很常見的,可是,哪有蒼鷹長成這麼大的?

蒼鷹是中小型猛禽,一般情況下,體長最長可達60厘米,翼展約1.3米,頭頂、枕和頭側黑褐色,枕部有白羽尖,眉紋白雜黑紋;背部棕黑色;胸以下密佈灰褐和白相間橫紋;尾灰褐,有4條寬闊黑色橫斑,尾方形。

飛行時,雙翅寬闊,翅下白色,但密佈黑褐色橫帶,雌鳥顯著大於雄鳥,食肉性,主要以森林鼠類、野兔、雉類、榛雞、鳩鴿類和其他小型鳥類為食。

蒼鷹一般棲息於不同海拔高度的針葉林、混交林和闊葉林等森林地帶,也見於山川平原和丘陵地帶的疏林和小塊林內。

其視覺敏銳,善於飛翔,白天活動,性甚機警,亦善隱藏。通常單獨活動,叫聲尖銳洪亮。

以上就是蒼鷹的基本特征和習性,但是,眼前的這兩隻蒼鷹明顯要比普通的蒼鷹要大太多了。

好奇之下,魏武再次蹲下來,用靈氣探查了一番之後,他才明白,原來是它們吃了那黑金蟒的肉和內臟的原因。

黑金蟒的血肉之中含有靈氣,尤其是內臟中所含的靈氣更多。

當初魏武見到兩隻雛鷹跌斷了腿,奄奄一息的十分可憐,一時心軟給它們治好了斷腿,餵了蟒肉,又把黑金蟒的內臟和它們一起放到了山洞裡,隨它們自己啄食。

之後,第二次進入山洞時,又殺死了另一條黑金蟒,再次救了它們,那兩條黑金蟒的內臟足夠它們兩吃上好久。

兩隻雛鷹翅膀冇硬就學著展翅飛翔,結果摔斷了腿,折斷了翅膀,還被鷹媽媽拋棄了,不想被魏武偶然救下,還送給它們一大堆含有靈氣的食物。

兩個小傢夥因禍得福,吃了黑金蟒的內臟之後,它們的體質也是發生了質的變化,不僅體型遠超普通的蒼鷹,體力、飛行速度、耐力也是遠勝同類,尤其是它們還開啟了部分靈智。

剛纔,槍聲驚動了兩個小傢夥,於是它們飛到高空俯瞰,認出了魏武,也發現了魏武身處險境,便從高空中俯衝下來,襲擊了兩個狙擊手,給魏武解了圍。

為了表示感謝,魏武給兩個小傢夥輸了一些靈氣,把它們舒服得“啾啾”直叫,不停地拿頭蹭著魏武,等魏武收了靈氣,兩個傢夥便跑到一邊打起了盹。

隨後,魏武弄醒了那兩個狙擊手,還給他們止了血,也止了痛。

兩個傢夥也是倒黴,眼看就要得手了,卻不料被鷹啄瞎了眼,真正體會到了什麼叫神兵天降。

兩個傢夥原本也是經曆過戰場的洗禮,手上不知沾了多少鮮血,生死早就看得很淡,根本不是怕死的主。

但是,今天的經曆讓他們徹底嚇破了膽子,好好的被鷹叼走了一顆眼珠!太可怖了!現在叼走他們眼珠的鷹兒,還在他們麵前看著他們呢!

於是,魏武冇費什麼力氣,就問清了他們的來曆。

這兩個傢夥來自北越,當過雇傭兵,後來乾上了獨行殺手,不依附殺手組織,有時幫人當保鏢,有時幫人殺人,自己攬活,乾一票就揮霍一段時間,倒也逍遙快活。

就在兩天前,一個南粵的地下勢力的頭頭,給他們介紹了這筆買賣,要他們來這邊殺了魏武,還給了他們魏武的照片,說是雇主也是這邊的人,與魏武有著不共戴天之仇,出價100萬,買魏武一條命。

魏武不用猜,就知道這是龍大乾的,這傢夥恨死了魏武。

於是魏武拿出手機,給劉振國打了個電話,告訴他這邊抓住了兩個殺手,還繳獲了兩支重型狙擊槍,讓他派人過來把兩個殺手帶走。

在等待警方來人的這段時間,魏武又用靈氣給笨熊調理了兩次,兩支蒼鷹見魏武給笨熊輸入靈氣,不停地在他身上蹭著,魏武隻得又給它們輸了一次,由於這次輸的靈氣有些多,三個畜生很快就陷入了昏睡中。

隨後,魏武還製造了兩個漩渦,補充了靈氣,也給吸靈蠱送去了不少福利。

不久,空中傳來直升機的轟鳴,原來,劉振國聽說有兩個殺手,還帶著兩支狙擊槍,擔心魏武受傷,便打電話請求吳堅派一架直升機。

吳堅和魏峰一早就去了省城彙報工作,聽說了這事,他也慌了神,不僅派了飛機,還派了兩個狙擊手,於是劉振國親自帶了幾名公安乾警和武警戰士,還有兩名狙擊手趕來了。

見魏武隻是受了一點皮外傷,劉振國後怕之外總算放了心,隨後又打電話告訴吳堅,讓他放心。

登機的時候,笨熊和兩隻蒼鷹都冇醒,魏武隻好把它們都抱到了直升機上,直接飛回了種植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