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八十八章段華仁上門

到了餐廳,魏武意外地看到了周懷玉父女和林天明父女,還有就是高大少。

魏武奇怪地問:

“你們怎麼來了?”

兩個女孩一溜煙跑到他的麵前,林依然一把拉過他說:

“我聽舅舅說,你受了槍傷,快讓我看看,那裡受傷了?”

兩個丫頭仔細看了看魏武的傷勢,確認冇有大礙了,這才各自從車子的後備箱裡拿出了一大堆各種包裝袋和禮盒。

魏武無奈地說:

“來就來了唄,還買這麼多東西乾嘛?”

“你不是受了傷嗎,這些都是給你補身體的。”

魏武正要伸手去接,笨熊曲著一條腿,三蹦兩蹦就湊了上來,眼巴巴地看著兩個女孩,還“汪汪”地叫喚了幾聲。

魏武一看就明白了,接過兩人手裡的的東西,順手遞了一個大禮包給笨熊,笨熊一口叼著,飛奔到金丫身邊,尾巴搖得跟風車似的,而且,四條腿都放下了,一點也不瘸了。

一群人被笨熊弄得目瞪口呆,跟著又哈哈大笑起來。

晚飯的時候,神威集團的新任高管們,和東北來的100多名糙漢子一起,開啟了大碗喝酒,大塊吃肉的豪爽模式。

一時間,餐廳裡歡聲笑語,笑聲、掌聲、猜拳聲此起彼伏。

魏武被金丫嚴令不許沾酒,老老實實地配合著金丫,把一塊塊油膩膩的野豬肉送到餐廳外麵,讓金丫拋到空中,讓兩隻啾啾表演空中接肉。

至於笨熊和花花,肉不是它們的最愛,此時正在桌下找骨頭呢。

此時天色見黑,兩隻蒼鷹吃飽後,“啾啾”地叫了幾聲,便展翅飛向了山中,金丫扯著嗓子叫道:

“啾啾,明天再來陪我玩哦,我還有好多肉乾呢。”

晚飯後,金丫故伎重演,再一次去偷師了一次,並趕在魏武之前回去睡了。

第二天早飯後,金丫揹著書包,帶著笨熊和花花,沿著種植公司藥地的籬笆,找啾啾去了。

魏武則是再一次一頭紮進地下室,研究他的藥方和功法去了。

九點多的時候,玉昆打電話跟他說有人找,魏武便從地下室上來,去了種植公司的倉庫那邊。

這邊兩棟辦公樓都讓給了集團總部辦公,玉昆他們隻能屈居倉庫了。

在兩排倉庫中間的拱形雨棚下麵,魏武見到了來人,居然是段華仁。

段華仁遠遠看見魏武,連忙站起來,魏武一邊伸出手來,一邊說:

“是段老闆,真是稀客。”

一邊和他握手,一邊笑著說:

“我聽說,你們家被龍大指使魏玉福霸占的大樓,已經還給你了,是不是藥材公司擴大規模,到我這上門收藥來了?”

段華仁說:

“魏總說笑了,我是上門道謝來的,上次您救了我,原以為龍家兄弟也要倒台了,結果冇幾天龍二就給放出來了,於是我也不敢隨意出門,一直躲在家裡。

直到這一次,我知道龍家兄弟再也掀不起浪花了,這才趕來謝謝您,實在是讓你笑話了。”

魏武一邊招呼他坐下,一邊道:

“房子退給你了?還在收購藥材嗎?”

段華仁說:

“實不相瞞,那棟大樓是還給我了,不過我卻把它給賣了,而且,除了農村老家的老宅賣不掉,家裡的其他財產全都變賣了。”

“怎麼,段老闆是要出去發展嗎?”

“嗬嗬,那裡是出去發展,純粹是出去避禍,這一次,是來辭行的。”

“你是當心龍家兄弟捲土重來?”

“捲土重來是不可能的,有政府呢!不過龍大跑了,龍二那個神經病真的弄了個神經病的證明,就這麼脫罪了。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我是當心他們來陰的。”

魏武點點頭,既然龍大可以花大價錢雇傭殺手對付他,自然也可以對付段華仁,於是就問道:

“那你準備去哪?有什麼打算冇有?”

“我孤身一人,到哪算哪吧。”

“段老闆冇有其他家人嗎?”

“嗨,早些年結過婚,媳婦懷孕六個月的時候,一次八狗子帶人來我們家搗亂,推搡中,把她推倒了,流產了。

媳婦出院之後,再也不敢回家了,就這樣拖了兩年多,最後我主動提出離了,咱自己冇本事,也不能拖累她是吧。”

魏武想了想說:

“不知你有冇有打算去東北?”

“東北?魏總有熟人在那邊嗎?”

“不是,我和當地政府合作了一箇中草藥的種植項目,另外還打算收購一些藥材加工廠,和當地一個朋友合作,在那邊成立了一個藥材粗加工的公司。

當地那個朋友讓我派個人過去參與管理,可是我身邊也冇有懂得中藥材的人,要是段兄不嫌棄,我想請你過去幫忙,還可以分出一部分股份給你。

我那朋友來自當地一個大姓,在周邊十幾個寨子近二十萬的人口中,還是很有威信的,倒是不怕龍大他們找到那邊去。”

段華仁一聽大喜道:

“那太好了,我早就動了投奔魏總的心思,可是覺得自己除了對藥材熟悉,冇有其他本事,又怕龍家那兩個崽子盯上我,給魏總帶來麻煩,所以一直不好意思開口。”

魏武笑道:

“你要是真有這個意思,我便叫我那個朋友來,恰好這些天,他帶人在給我種藥,具體的你們兩個商量就行了。”

段華仁連連點頭:

“好好好,太好了!

魏總,恰好我變賣家產,手邊還有點資金,我也冇有什麼負擔,就把那些錢全部投進去,也可以多收購幾個廠子。”

“行,這樣最好了,你投的錢可以折算成相應的股份。”

於是,魏武打電話喊來了老胡,給他們兩做了介紹,又把剛纔和段華仁的說的跟老胡說了,讓他兩商量具體的細節。

中午的時候,三人加上趙猛、胡建明一起吃了飯。

席上,段華仁提到了李玉葉,說因為他們家的事,讓李玉葉母女受了驚嚇。

魏武便把遇到李玉葉的事說了,還說李玉葉經過他的治療,應該會慢慢恢複記憶的,段華仁也很是為李玉葉高興。

飯後,段華仁乾脆把隨時的行李搬進了老胡住的那間倉庫,說是這些天就跟著老胡種藥了,然後再和他一道去東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