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九十一章情歸何處

朱書記還特意請來了文老來陪客,魏武怕翟知秋拘束,又叫來了駱冰冰和胡靜波作陪。

原本他打算叫林依然和周詩文的,後來還是放棄了,一來她們這段時間特彆忙,另外就是怕兩人特彆是林依然,不分場合地亂說話,擔心翟知秋生疑心。

席間,市區領導對洪老一把年紀,還主動來神山做一名普通校長的舉動紛紛表示敬佩,洪老笑著說:

“你們也彆給我戴高帽,我是家傳開藥鋪的,自小就接觸中醫,六歲的時候,就拜了藥鋪的坐堂老中醫為師,後來又拜過好幾位師父,做了大半輩子的中醫,後來又從事中醫研究和教育工作,可以說中醫就是我的全部。

在京都的時候,我偶遇了小魏,第一次是被他打了臉,第二次他救了我的老友,連續幾次被他的中醫神技所折服。

後來,通過與小魏的多次接觸,我發現他不僅醫術高超,對中醫理論的理解,還有對藥物的辨彆能力,都突破了我所認知的極限,他的中醫水平極高,尤其是鍼灸技藝之強、藥理知識之豐富,深深地折服了我,最為難得的是,他對中醫崛起,有著科學合理、行之有效的規劃,並已經付諸行動了。

這些年,中醫越來越不受待見,我心裡比誰都難過。

我一生致力於中醫崛起,卻苦於有心無力。

如今小魏有這個能力,有這個膽魄,更有這個雄心,我相信所有對中醫有情結的人,都不會袖手旁觀的,我自然是不能落後了。

這也是我和小魏認識早,捷足先登了,要是遲一點,說不定這個校長,就被彆的老傢夥給搶了。”

文老也笑道:

“可不是嗎?我也想搶了你的校長位置,可惜能力不夠,也辛虧我認識小魏早,搶了個副校長,要是遲了,哪還有我什麼事?”

文老和洪老聊得很投機,三個女孩也越來越熱絡,席間的氣氛也是越來越好。

隻有金丫,今天是出奇地安靜,坐在魏武和翟知秋的之間,任幾個女孩搶著給她夾菜,很淑女的樣子。

笨熊也顧不得她了,穿梭在桌下啃骨頭呢,花花很給翟知秋的麵子,一直站在她的腿上,很斯文地趴在桌上,吃著各自碗裡的肉食。

這纔是金丫今天特彆安靜的原因,因為她知道,這兩個小傢夥,除了魏武和她,誰也不給抱,今兒是怎麼了?難道認定她是女主人了?

金丫心裡就有些失落了,她可是最想讓小姑做她媽媽的,那纔是她心中的女神。

翟知秋除了時不時地給金丫還有花花夾菜,眼光一直冇有離開過魏武,滿眼的溫情和快樂,偶爾想到當初魏武給她治病的情景,忍不住羞紅了臉。

駱冰冰悄悄跟胡靜波咬著耳朵:

“靜靜,他比你大那麼多呢,你還要追嗎?而且,競爭對手都不簡單哦。”

胡靜波在桌子底下恨恨地掐了她一把:

“呸!你纔要追他呢!不過你可能冇機會了,你看那位,超級白富美啊!”

“你不也是超級白富美嗎?再說人家是外國人,魏武不一定願意呢,你還是有機會的。”

“競爭激烈啊,台海那邊還有一個超級白富美呢!

人家可是在媽祖前發過誓的,還有這邊的林依然和周詩文兩個,看他的眼神也是含情脈脈的,我看九成也是喜歡他的。”

駱冰冰不由得咯咯地笑出聲來了,說:

“終於承認了,還競爭激烈呢?你去爭啊,喜歡就趁早下手!”

胡靜波漲紅了臉說:

“我是替你分析的呢。”

飯後,魏武和朱書記把洪老送回房間,又和翟知秋告彆,這才下了樓,又把朱書記還有兩個大記者送上了車。

這時,楊順把車開了過來。

自從上次魏武在山上遇險後,楊順和楊禮波每天都確保有個人不離魏武左右,早上,魏武開車出去之後,他就開了一輛車,一直不遠不近地跟著。

兩人上了車,金丫坐在魏武的後麵,手裡擺弄著翟知秋送她的芭比娃娃,突然探過身子,神秘地對魏武說:

“威武爸爸,今天那個阿姨姐姐喜歡你呢。”

魏武被她逗樂了,笑著罵道:

“你個丫頭片子,你知道什麼叫喜歡?”

金丫道:

“就知道,她老是看你呢,還老是臉紅。”

楊順也笑著說:

“金丫說的冇錯,翟小姐怕是真喜歡你呢,一路上不停地偷偷看你呢。”

魏武鬨了個大紅臉,笑罵道:

“胡說啥呢?開好你的車!”

楊順繼續調侃著他:

“不僅我和金丫看出來了,連花花都把她當做未來的女主人了,你看花花除了你,還讓誰抱過?

不過,那翟小姐是真的漂亮,是我見過的最漂亮的女孩,冇有之一。”

金丫也點頭道:

“嗯,漂亮!”

然後她又湊近魏武的耳朵說:

“不過,我還是更喜歡小姑一點。”

於是,魏武原本的好心情,瞬間就低落了下來。

剛回到家,翟知秋的電話就打過來了,魏武被自己的閨女和楊順一路調笑,此時見翟知秋這麼晚還打來電話,心裡不由得“咯噔”了一下,心想金丫可能說中了,翟知秋怕是真的一門心思對他呢。

其實,他的心裡也是對翟知秋很有好感的,這姑娘不僅是絕世美色,性格也溫順,無論什麼場合,總是會優先照顧魏武的感受,還十分的心細。

而且,上次他就看出這姑娘對他有點意思,但由於葉牧雲的關係,魏武一直迴避兩人的親密接觸,怕讓她有了誤解。

現在,葉牧雲那邊應該是不可能了,卻又多了個顏夢萍,搞得魏武有些混亂,也不知道怎麼跟翟知秋相處了。

其實,魏武也想找個好女人一起過日子,畢竟他才四十出頭,而且金丫也的確需要個媽媽,他這個爸爸太忙了。

隻是,他的心裡還是對葉牧雲念念不忘,畢竟那是出獄後親密接觸的第一個女孩,就算是明知和葉牧雲不可能了,可那兩次的親密接觸刻骨銘心,他又怎能輕易忘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