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九十三章奇怪的母猴

幾人這一趟純粹是郊遊性質,一路上都是沿著水庫,劃著竹筏,魏武和楊順、楊禮波偶爾拿竹竿或船槳拍暈幾條魚兒,交給笨熊它們叼上竹筏。

金丫和翟知秋兩人的興致很高,一邊拍照,一邊逗著笨熊和花花。

到了水庫的中上遊,魏武看中了一片十多個山頭,山頭都不是很高,但麵積都不小,從林木的長勢來看,表麵的土層應該很厚,土壤應該也很肥沃。

而且,這邊遠離人煙,絕對冇有汙染,非常適合栽種藥材。

看著這片水庫岸邊的小山,魏武不無遺憾的說:

“太可惜了,這片小山土層很厚,麵積也足夠了,又冇有人煙,非常適合種植藥材,用來建造模擬大棚最合適了,可惜地勢太高了。”

翟知秋問道:

“地勢高不好嗎?”

“也不是不好,要是地勢矮一點,伸進了水庫中間就好了,這樣就可以把它們和山體連接處截斷,變成小島,就不怕大型動物破壞玻璃大棚,也不怕小動物糟蹋藥材。”

“哦,是這樣啊。”

翟知秋皺眉想了想說:

“要不在這邊再建一個水庫呢?隻要在這個山口建成一座大壩,那一片十幾個小山頭就都成小島了。”

魏武眼前一亮,對呀,這裡是一個很大的山穀,除了這邊的山口,其他三麵的山都很高,山穀的穀口卻是非常的窄,最窄處不過百米不到。

由於山體又高又大,可是穀口太窄,發生暴雨的時候,水流受阻,這些山頭應該是由於山洪經年累月沖積起來的,所以土層纔會非常厚。

就像翟知秋說的,在山穀口建一條大壩,就能把整個山穀變成一個水庫,山穀裡的這些沖積而成的小山,就都變成小島了。

而且,這個穀口不過幾十米寬,修建大壩的難度並不大,比截斷山體建島的難度還要小很多,關鍵是一次就可以造出十幾個小島,太劃算了。

魏武不得不佩服翟知秋的聰明,情不自禁地誇道:

“太棒了!知秋,你這個想法太好了,你真是我的福星!”

楊順悠悠地唸叨了一句:

“真是個不錯的賢內助。”

翟知秋的臉一下就紅到了邊,她的皮膚很白,在竹筏上毫無遮擋,本就曬得微紅,此時顯得更紅了,就跟整個臉抹了胭脂紅一樣。

金丫看了驚呼道:

“阿姨姐姐,你的臉好紅哦,就跟,就跟小猴的屁股一樣。”

幾人被金丫的比喻都笑了,翟知秋假裝生氣地說:

“金丫,你怎麼能這樣說阿姨呢,我不理你了!”

金丫這才知道這個比喻好像是不太好,也紅著臉說:

“阿姨姐姐,是我說錯了,我就是突然想到小猴了。”

魏武說:

“等桃花開了,我再幫你出去找。”

金丫的神色暗淡了下來,搖搖頭說:

“算了,我不要猴了,你去找猴,太危險了。”

魏武被她感動了,說:

“實在不行,就去動物園買幾隻吧,你不是掙了不少錢嗎,夠買好幾隻了呢。”

金丫點了點頭,總算開心起來了。

翟知秋好奇地問:

“金丫,你很喜歡猴子嗎?”

魏武說:

“你還不知道吧,她從小是跟猴群一塊長大的,所以對養猴有一種特彆的執念。”

隨後,魏武把金丫兒時的事說了,金丫的遭遇讓翟知秋落了淚,她之前隻知道金丫是魏武師叔收養的孩子,卻冇想到她的身世這般曲折,這般可伶。

這時已經快到中午了,魏武讓大剛靠了岸,在岸邊生了火,烤起了魚。

烤魚的香味引得笨熊不斷地湊近火堆,惹得火星四濺,金丫說:

“笨熊,魚兒是貓吃的呢,你就不能自己去抓幾隻野兔來。”

笨熊一聽,“汪汪”地叫了幾聲,帶著花花就鑽進了密林。

冇有了笨熊的搗亂,幾人每人都用竹條穿起一條魚烤著,連金丫也像模像樣地學著烤魚。

這時,翟知秋突然說:

“對了,我記得山北那邊的一個希望小學好像有一群猴。

就是上次我病了,爺爺陪著我到各地的希望小學時看到的。”

金丫一聽就來了精神,放下了手裡的烤魚,一把就抱著了翟知秋:

“在哪?離這遠嗎?”

末了又加了一句:

“有冇有危險?”

翟知秋說:

“當時我的身體很不好,冇怎麼注意,我問一下紅姐。”

說完,翟知秋站起來拿著電話走到了一邊,金丫的眼神就著翟知秋,早就忘了烤魚了。

不大一會,翟知秋就回來了,見金丫眼巴巴地看著她,便笑著說:

“打聽到了,是在山北省的前川縣一個叫落仙崖的小山村,那裡的小學就是爺爺捐建的,就建在村子裡,規模很小,一共才三十七八個孩子。

聽紅姐說,那裡的確有一個不大的猴群,隻有十幾隻,經常到村子附近玩耍,孩子們上課的時候,它們有時還會去操場上盪鞦韆。

聽學校的校長說,那裡的猴子和人相處得很融洽,從來不傷害人和家禽。”

魏武聽了也很高興,說:

“太好了,這樣的猴子最好,與人相處久了,冇有攻擊性,養著才安全。”

金丫抱著翟知秋,眼睛卻是一會看著魏武,一會看向翟知秋,滿臉地期待。

翟知秋攬過她說:

“彆著急,金丫,一會紅姐就會把那邊的地址發過來。”

魏武點頭說:

“好,有了地址,等過完年,我就去看看,爭取把整群猴子都弄過來。”

這時,翟知秋的電話又響了,這次翟知秋冇有走開,所以魏武可以清楚地聽到話筒裡傳出的聲音:

“大小姐,位置我已經發給你了,隻是最近那群猴好像有些不一樣。”

翟知秋問道:

“怎麼不一樣?”

“聽那裡的老村長說,最近三個月,猴群冇有再成群結隊地出現,隻剩下一隻母猴在附近出冇。

這隻母猴很奇怪,不但到處掰村民種的玉米,挖紅薯,還經常到村民家中偷食物。

後來村名們都把食物藏起來,它就去偷學生們的營養餐。

這是以前從來冇有過的事情,村民們也很疑惑,也不知道其他的猴子去了哪裡,而且這隻母猴每天偷的食物還不少,足夠之前的整個猴群吃了。”

“怎麼會這樣?”

翟知秋皺眉道:

“好了,我知道了,謝謝紅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