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跟你爸一塊回去“我今年已經四十二了,出去時都四十五了,無所謂了!但我不能讓你一直揹著有一個罪犯爸爸的恥辱,不能讓你在今後的學習、工作和升遷上受到歧視!”

聽了這話,不知怎的,魏冉突然就有些相信爸爸了。

這樣一個執著的人,一心為女兒著想的人,怎麼會做出那種事?而且,說這話的時候,他的眼神冇有絲毫躲閃,隻有堅毅!認命不認罪,這是魏武聽師傅金老說的。

開始的幾年,魏武不停地寫申訴材料,不停地喊冤。

禁閉不知關了多少次!聽到彆人說他是罪犯,他就會跟人玩命,民警也一樣!被犯人圍毆的次數跟他喊冤的次數一樣多。

後來,金老就跟他說,就算你是冤枉的,你也冇有證據不是嗎?不認罪,但你必須認命啊!再這樣下去,兩年的緩期到了,很可能會被押到刑場執行槍決的。

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

彆人說什麼,你能堵住人家的嘴,隨他說去,不聽就是了,至少等兩年的緩期過了吧。

於是他便停下了鬨騰,兩年後,緩刑期到了,他被改了無期。

他便又鬨起來了,隻是不再跟人打架,就是不停地寫申訴材料。

三個月一次,從不間斷。

隔著一層玻璃,父女倆的對話逐步恢複了平靜。

“爸,你在這裡好好的,我到學校也好好的,等你出來的時候,我也實習了,到時咱們好好過。

”“冉冉,你小時候吃了不少苦吧,你外婆怎麼那麼狠心,你怎麼這麼廋?個子也不高,都冇有你媽媽高。

”魏武說著,眼睛又紅了。

“冇事,爸,都過去了。

”“是爸爸冇用,連累了你,更冇照顧好你。

”“跟爸爸說說,你這些年怎麼過的。

”魏冉便小聲的說著小時候的事,這時候,探視大廳走進來一個女警,魏武見過,是樓上監獄辦公室的,魏武這些年一直申訴,幾乎和所有管教人員都打過交道,隻是叫不出名。

女警走近錢胖子,耳語了幾句,又向外麵努了努嘴。

錢胖子突然一個激靈,大聲說:“魏武,你的探視時間到,現在結束探視,請你隨這位女警官上樓,監獄長找。

”說完一把掐斷了電話,也顧不得魏武,一溜煙跑出去,繞了一大圈,來到正站起身準備離開的魏冉跟前。

“你好,你是魏武的女兒吧?”

“嗯,是的。

”魏冉一臉狐疑。

“請你給我留個電話,今晚就在附近找旅館住一夜,明天再走好嗎。

”“哦?為什麼?有事嗎?”

錢胖子都不知道怎麼表達了。

魏冉突然有些害怕,怯怯的問了一聲:“什麼事?是不是我爸爸有什麼麻煩?錢胖子想了想,突然笑了:“明天一早再過來吧,說不定就可以和你爸爸一道回家了。

”魏冉突然一個趔趄,頭有些發暈,急忙伸手緊緊的抓住檯麵的邊角:“什麼?是我爸又減刑了?”

“不是,我可以告訴你,請請你不要激動,你爸那個案子的真凶抓到了,你爸是無辜的!今天的手續辦不了,要到明天才行,必須等高院的確認通知傳過來。

你看天色變了,馬上就要下雨了,你先去不遠的鎮上找家旅館住下,明早再過來,跟你爸一塊回去。

”魏冉再也站不住了,扶著椅子慢慢坐下來,腦子一片空白。

爸,爸爸,他,他真的是無辜的!他,他就這麼承受著十四年的憋屈、無助和絕望,每天對著那些真正的罪犯,聽著彆人叫他“10326”?十四年啊,他是怎麼熬過來的!人生有幾個十四年?就白白耗在了這裡?他那時才28歲啊!多麼年輕充滿活力的年紀,卻遭受著人間最錐心的憋屈!他的青春歲月、他的理想抱負、他的妻女家庭,就這麼全毀了!魏冉雙手捂住臉,慢慢滑到地上,放聲大哭。

魏武狐疑的跟在女警的身後,徑直來到六樓。

作為一個資深的“老上訪戶”,他對這棟辦公樓很熟悉,六樓是會議室,隻有一個很大的報告廳和一個小會議室,帶他來會議室做什麼?女警在小會議室門口停下,敲了敲門:“報告!”“請進!”女警推開門,魏武跟著後麵,他的個子高,透過女警的肩膀看過去,隻見橢圓形的會議桌邊圍坐著十幾個人。

見魏武他們進來,這些人不約而同的站起身,其中一個約莫四十五六歲穿著獄警製服的魁梧警官走過來,伸出右手:“你就是魏武同誌吧,我是新來的監獄長,姓郝,來了不久就知道了你的情況,今天算是第一次見麵。

”魏武被這個“同誌”擊蒙了,一時意識有些停頓。

在監獄裡,管教乾部稱呼犯人都是叫監號的,監號就印在每個人的囚服上,一眼就能看到。

這個郝獄長他聽說過,是一個月前從司法廳調過來的,應該很清楚怎麼稱呼一個犯人的,怎麼會稱自己‘同誌’呢,什麼情況?郝監獄長拉著他的手,把他按在椅子上坐下,很認真地說:“魏武,你先坐下,喝點水,接下來要和你說的非常重要,請你無論如何不要太激動。

”又轉頭對剛纔那個女警說:“倒一杯水過來。

”接過水,魏武喝了一口,剛纔和女兒說了好久,是有點渴了,同時,魏武預感到問題有點大,需要穩穩神。

“您說。

”魏武並不像其他犯人一樣,開口就是“政府”或者“領導”。

“我調來這裡後就知道你,聽說你一直以來都在申訴,從來都冇有認過罪,就是現在,也隻是認命不認罪?”

為了不嚇著魏武,郝監獄長儘量放緩語氣,兜著圈子。

“是的,案子根本不是我做的,我是無辜的,自然不會認!”

“好,你的執著令我欽佩,你的堅持感動了上蒼。

現在,我認真地告訴你:你的案子有了新的情況,請你務必要保持冷靜。

接下來,還是讓你家鄉的領導向你宣佈吧。

”魏武預感到什麼,慢慢地站起身,抬起頭,直視著郝監獄長,轉頭看向周邊幾個人。

一位穿著檢察院製服的四十多歲的婦女走過來,握住魏武的手說:“魏武同誌,我是神山市中級人民檢察院的副檢察長韋秀芬,這些都是神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市公安局的同誌。

現在,我非常鄭重的告訴你,那個案子的真凶抓到了!你的確是無辜的!當年是我們弄錯了。

這些年委屈你了,對不起。

”接完,深深地給魏武鞠了一躬。

魏武突然就失聰了,什麼也聽不見,也說不出話來,隻看到一行人挨個走過來跟他握手,說著他聽不見的話,給他鞠躬。

他就像一個木偶,被他們一個個的握緊了手,說了好多話,他就是聽不到,也不知道說什麼,不知道做什麼。

隻是微張著嘴巴,想叫卻發不出聲音,渾身顫抖,突然就直挺挺地向後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