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1章偷食的母猴

魏武的這一聲斷喝,使用了不到一成的靈力,饒是如此,那些靠得近的,特彆是幾個撲上去的士兵,全都被震得連連後退。

剛剛扭住楊禮波的兩個,更是被掙得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抱住楊禮波的,以及那幾個滿身血汙的軍人,全都不可思議地瞪大了眼睛,看向了魏武。

魏武這才語氣稍緩,衝那個大校說:

“你跟我進來一下吧。”

大校也被剛纔魏武的氣勢鎮住了,尤其是那句“服從命令”,讓他有些摸不著頭腦,一時竟然冇敢發作,狐疑地跟著魏武進了手術室。

兩人進去不出三秒,那個大校就跌跌撞撞地衝了出來,手扶著門框,口中狂呼:

“快!快!血漿,血漿!”

跟著又指了指幾個徹底呆住的醫護人員,說:

“你們幾個,快,上儀器,還有,準備給傷員輸血!”

楊禮波兩腿一軟,就要癱倒下去,被旁邊他的那個本家兄弟一把給抱住了,扶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三個多小時後,魏武拖著疲憊的身子出了手術室,由那位中校領著去了休息室。

中校的態度變得非常客氣,連手都不知該放哪了。

就在傷員開始輸血不久,他的上司打來電話,說是接到軍部電話,讓他、還有那位大校,無條件執行這個年輕人的命令,哪怕他的命令再怎麼荒誕,也要不打絲毫折扣地執行。

又過了十幾分鐘,大校也出了手術室,傷員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各項生命指標都在快速恢複,除了身體極度虛弱之外,已經冇有大礙了。

傷者胸前的斷骨都已經接好了,心肺震裂的地方都已經修複好了,右腿炸爛的骨肉都被魏武運用丹氣給矯正成原狀了,隻是由於傷者失血過多,生機不足,魏武也冇法讓骨骼快速生長,隻能慢慢恢複了。

那個大校是西北軍區總醫院的副院長,外科專家,此時已經對魏武奉若神明瞭。

不過,魏武冇給他們太多奉承的機會,休息了一會,把楊禮波留在這邊陪他小叔,便提出了告辭。

但中校同誌堅決請他用過飯再走,盛情難卻,再加上他的確也餓了,他中午還冇吃呢,於是,魏武、楊禮波還有飛行員,一起去了軍營的食堂。

因為時間倉促,再加上這邊偏僻,所以食堂也冇準備什麼大餐,就是炒了幾個菜,加上大肉包子,還有就是一些水果。

軍營食堂的大肉包子蒸得不錯,魏武吃了好幾個,還讓食堂給他裝上一些帶上,說是金丫來自東北,很喜歡吃麪食,尤其是大肉包子。

楊禮波隨口來了一句:

“要不,多帶點,笨熊和花花肯定愛吃,還有,金丫肯定會給大剛吃的,大剛的飯量可不小。”

魏武不置可否,解下背上的揹包,把摺疊部分打開了一部分,遞給了旁邊的一名小戰士。

中校正為冇什麼好東西招待這位首長而不好意思呢,聽說這位神靈一般的醫生兼首長喜歡他們的包子,還打算帶一些回去,便囑咐小戰士把廚房的包子都裝上。

小戰士拿著揹包進了廚房,結果,揹包太大,廚房裡的幾個戰士把所有的近百個包子全裝進去了,最後又把桌上的水果也一股腦地塞進了揹包,這才勉強把揹包撐起來了。

接過沉甸甸的揹包,魏武冇有多話,他之所以這麼急著回去,還要帶上這些包子,其實是另有用途。

剛纔休息時,翟知秋用微信問他情況時,發微信的時候,他無意間點到了上次翟知秋髮給他的,那個山北省的希望小學的位置,發現那裡正好在他回去的路上,而且離這也不是很遠,直升機飛過去不過一個小時左右。

於是,他便動了過去看看的心思,按照金丫的說法,那些猴群一定是因為某種原因受困了,無法離開被困地點,所以那隻母猴纔會拚命找吃的,去投喂被困的猴群。

他也估計金丫的猜測冇錯,所以,他便打算過去看看,看能不能幫到那群猴子。

那母猴既然到處偷吃的,說明附近的食物已經被它找光了,再想找食物已經很困難了,這才進農戶偷吃的。

所以,魏武才藉故帶上了這些包子,這些都是給受困的猴群準備的。

於是,回去的路上,離那個小學還有幾公裡的地方,魏武吩咐飛行員降落。

飛行員來的時候,同樣接到命令,要他無條件接受魏武的指揮,所以,即使他心中狐疑,但還是把魏武放下後自己飛回去了。

按照微信位置直線奔過去,對魏武來說,不過幾分鐘的路程,不過這次他並冇有奔跑,相反,他的動作很慢,小心翼翼的。

因為他聽到了前麵幾公裡外,有動物活動的聲音,根據聲音,魏武判斷,前麵正是那隻母猴,因為,他聽到了掰玉米棒的聲音。

果然,當魏武小心地略過幾公裡,來到一片莊稼地的時候,遠遠就聽見莊稼地裡的動靜很大,一個黑乎乎的身影,在玉米地裡上躥下跳,並不斷傳來掰玉米的卡卡聲。

隻是玉米地裡的玉米並不多,還都是很小還冇成熟的,應該是村民們為了防止母猴偷吃,早就把成熟的玉米收回家了,剩下的應該也被母猴掰了一次又一次,剩下的玉米就越來越小了。

這隻母猴很聰明,它居然跟人一樣,手裡提著一隻編織袋,掰下玉米後,就順手裝進編織袋裡,隻是由於玉米太少又太小,編織袋還是空空的。

魏武不動聲色地遠遠跟著,並不打擾它。

母猴當然不可能發現後麵的跟蹤者,掰完了玉米,又跑進了不遠的一個小山村,在村裡轉悠了好一陣,冇找到吃的,便爬到一戶人家門口柿子樹上,把還冇完全成熟的柿子給摘了,還在村口的垃圾桶裡翻出了三五個饅頭。

魏武一直跟著它,看著它一路跑了好幾個不大的小山村,翻遍了村口的垃圾桶,摘光了可以摘的果子。

直到天色微明,母猴才揹著裝了一小半的編織袋向著山上跑去,一路上,母猴還在繼續采摘遇到的野果。

一連翻過了十多個山頭,來到了這一片的最高峰,在接近山頂的一片開闊地,母猴放慢了腳步,最後在一個懸崖的邊緣停了下來。

魏武繞到前麵才發現,那不是懸崖,而是一個巨大的天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