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8章冤冤相報何時了

這一躲就是十多年,這十多年裡,薑鐘離每年也隻敢通過醫門的暗樁與隱匿的門下弟子聯絡一次,其他時間都是和幾個弟子貓在大山深處。

後來,他發現了一個異常情況,這十多年來,方士門的人也很少在外界走動了,他所知道的薑家那些分散在俗世生活的後生,冇再遇到過方士門的追殺。

薑鐘離覺得,十多年來,冇有發生一例薑家後生被截殺,說明方士門可能是和醫門一樣糟了大難,要麼就是搗毀醫門宗門的時候,同樣損失慘重,怕醫門報複,也和薑鐘離一樣,隱匿了起來。

於是,薑鐘離派出弟子出去打探,得到的訊息是,這十多年來確實再也冇了方士門的訊息。

聽到這個訊息,薑鐘離的膽子便大了起來,開始與各地的外門弟子聯絡,進一步打聽方士門的訊息。

此後不久,他便找到了那個小診所的,並得到了魏德貴留下的信。

得知薑家還有一個已經覺醒了三條神脈,甚至已經覺醒了更多神脈的後人遺落在外,薑鐘離驚喜交加,便按照魏德貴留下的地址來到陳沖,打聽之下才得知魏武早就被抓進了監獄。

聽說這個薑家後人犯的是強姦殺人罪,薑鐘離十分痛心,還以為是魏德貴對外孫過於寵溺,把一個好好的薑家天纔給養成了惡棍。

但痛心歸痛心,人他還是要保護的,畢竟覺醒三條神脈的在薑家已經很少了,又是薑九針的親外孫,何況這麼多年過去了,萬一這個孩子還覺醒了更多的神脈呢。

於是,他便在蓮湖監獄附近住了下來,並扮做拾荒老人在監獄附近轉悠,防止方士門的人對魏武不利。那天韋副檢察長和神山一乾人去監獄宣佈魏武無罪時,薑鐘離正在門口翻垃圾桶,並聽到了錢胖子和魏冉的對話,這才知道魏武是冤枉的。

隨後出現的雷劫讓他差點驚喜得暈了過去,那是覺醒第六條神脈的雷劫!薑家出現了一個媲美仙祖神農的天才,他豈能不激動!

隨後,他便一直呆在監獄不遠,那個被雷劫引來的、跟楚平一道到監獄檢視的方士門強者,正是薑鐘離連人帶車推到山崖下的。

拿走魏冉書包裡的醫書批註改良後又送回去,以及在浴室給魏武淬體的也都是他。

魏武聽說爺爺已經去世了,心中十分悲痛,早已是淚流滿麵。

在獄中那些年,偶爾想起爺爺的時候,他難免還有些怨恨他,怪他不去探望自己,要是去探望他,他就可以讓爺爺幫他喊冤、幫他申訴!

後來得知魏冉吃了那麼多的哭,他在心裡更加怨恨爺爺,怪他不回來照顧魏冉。

誰知,爺爺為了他,千辛萬苦地去找幫手了,而且,不久就已經因為擔心他而撒手西去了,讓他怎能不傷心。

至此,他才知道為什麼外公在他小時後對他不是很親近了,可能是他長得太像父親了,外公看到他就想起慘死的妻女了,再就是他7歲時,經曆了第一次雷劫之後,外公明白他是薑家天才,出於外門弟子對薑家嫡係天才的敬畏,態度不知不覺就發生了變化。

而他和畢奉和懷疑的,當年他和李小建的DNA可能被掉包一事,並不存在,之所以兩人的DNA相似,原因很簡單,他們本就是冇出五服的姑表兄弟!

薑鐘離說完後,見魏武傷心,也就冇有打擾他,隻是默默地立在他身側。

過了好久,魏武才收拾好情緒,跟薑鐘離說:

“前輩,謝謝你揭開了我的身世,還給我帶來了外公的訊息,也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

薑鐘離說:

“不必客氣,你的曾祖和我爺爺是親兄弟,論輩分我長你一輩,你就叫我離叔吧。”

“好的,離叔,過段時間,還請離叔帶我去請回外公的遺骨。”

“這個自然,你外公為了醫門,全家都搭進去了,他是醫門的大恩人。”

“謝謝離叔。”

這時,風無影已經悠悠醒轉過來,他剛纔被13根醫靈針紮在了前胸大穴,元氣大傷,後來薑鐘離準備斃了他時,雖然發現醫靈針及時收了手,但當時兩人距離太近,薑鐘離又是含怒一擊,元嬰境的實力,其靈氣透過手掌形成的罡氣,還是讓風無影受了極重的內傷。

而且,魏武製住他的手法十分獨特,讓他無法行動。

薑鐘離指了指正瞪眼看著二人的風無影問道:

“對了,這個風無影你打算怎麼辦?為什麼不讓我殺了他?”

“暫時留著吧,醫門和方士門鬥了幾千年了,這期間死了多少人?

雖然方士門截殺我們薑家少年的行徑罪不可恕,可是醫門殺掉方士門的人又何嘗少了?”

薑鐘離點頭道:

“不錯,薑家隻需培養出一個覺醒三條以上神脈的強者,必然會憑一己之力滅了他們好幾個分舵,這才使得他們對薑家天才極為忌憚,同時也是促使他們不惜一切代價截殺薑家後生的原因。”

魏武歎道:

“是啊,這幾千年的恩怨又何嘗是哪一方的錯?冤冤相報何時了啊?”

風無影冷冷的說:

“哼,假慈悲!你小子太狡猾,老夫已經上過你兩次當了,這回絕不再上你的當,受你的騙了。”

薑鐘離怒從心起,就要一掌劈向他,魏武說:

“算了,封了他的啞穴就行了。”

薑鐘離依言封了風無影的啞穴,隨後問魏武道:

“你是怎麼得到醫靈針的?”

於是魏武便把向靈芷的媽媽白教授贈針一事說了,薑鐘離皺眉道:

“當年因為宗主失蹤,醫經家和方經家為了宗主之位越鬨越凶,終於積惡成仇,並大戰一場,不僅精英儘失,雙方的門人弟子更是戰死了十之**,醫經家的門主也失蹤了。

剩下的門人弟子便商議將醫經家改名為醫門,重新推舉了一個門主,並傳下規矩,隻要誰得到醫靈針,便可取代現任門主。

這醫靈針是門主信物,隨著門主失蹤,三千多年來,再也冇有出現過了。

冇想到,醫靈針居然會出現在了海上的孤島,莫非當時那個門主去了海外?”

魏武說:

“據白教授的先祖說,當時發現的時候,醫靈針是裝在一個和醫靈針同樣材質的玄鐵盒子裡,因為鐵盒太重了,無法攜帶,這才隻帶回了這醫靈針。”

薑鐘離聽了大吃一驚,說:

“玄靈方丹爐!那是經方家的聖物玄靈方丹爐!這兩個東西怎麼會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