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小說 >  醫神出獄 >   第414章 送福利

-

第414章送福利

隨後,魏武馱著金丫,帶著笨熊花花,利用一個下午的時間,把23000畝的藥地兜了一圈,還開著汽油艇,從野豬棲息地的另一側,上了野豬島。

冇多久,天不怕地不怕笨熊和花花,第一次認慫了,就在它們肆無忌憚地在島上轉悠的時候,終於與野豬群不期而遇了。

其實魏武早就聽到野豬群接近了,故意讓笨熊它們遭受一次驚嚇,免得它們太自大了。

開始的時候,三條狗子還能狗仗人勢,衝著野豬群一陣狂吠,待到野豬群發起了集團衝鋒時,便不由自主地向後退縮,等魏武馱著金丫先一步跑向汽油艇時,三個傢夥終於扛不住了,轉身就落荒而逃。

為了防止汽油艇被野豬群糟蹋了,所以魏武把它錨在了離岸近十米的地方,魏武馱著金丫輕輕一躍,就上船了。

那三個傢夥可就慘了,愣是被野豬群追著繞島跑了三圈!

最後在野豬群的分兵夾擊下,被迫跳進水庫,泅渡上了船。

不過上船之後,它們又恢複了天不怕地不怕的老模樣,趴在船邊,衝著岸邊的野豬群狂吠。

魏武拍了一下笨熊說:

“好了,終於遇到厲害的了吧,以後要學會與閨女還有閨女它媽好好相處,不要動不動就欺負人家,知道嗎?”

這話說完,魏武就覺得彆扭,忍不住開懷大笑起來,也不知顏夢萍知道了她和母猴同名了,將是什麼一種表情。

金丫恍然大悟說:

“威武老爸,原來你是故意的啊!

笨熊,花花,聽到冇有,要是再不聽話,老是趕閨女它們,我就把你們送到這裡來了。”

笨熊和花花聽了,居然真的不叫了,抖了抖身上的水,趴在船頭反思去了。

回去的路上,威武接到了周詩文的電話,接通之後,周詩文的聲音很是興奮:

“魏大哥,晚上我請你吃飯。”

“呦,詩文,怎麼想起來請我吃飯啦,你和依然這麼辛苦,應該我請你們的。”

“其實,我早就想請你吃飯啦,之前不是忙嗎?現在集團把生產任務分流出去了,我和依然這邊,隻負責新藥和配方料的生產,冇了經銷商堵門催貨,就輕鬆多了。”

“哦,那就好,要不,老是把你們兩個累成那樣,我還真有些過意不去。

現在有空了,可以跟依然多逛逛街,出去走走。”

“她呀,有那個高富帥陪著呢,我可不想做電燈泡。”

“呦,成啦?”

“五六成吧,高胖子是全心全意的,依然還有些患得患失呢。

晚上他們都過來呢,還有我爸和林叔叔,他們說正好有事找你呢。”

“那行,晚上見。”

魏武當然知道林依然患得患失的原因,看樣子,要是周詩文不找個男朋友,高胖子一時半會很難抱得美人歸呢。

魏武眼珠一轉,就有了新的想法,那個戴思寧可是一表人才,還是高學曆的人才,要想留下人才,總得有留住人家的理由,還得福利好不是?

於是,魏武便打算給戴思寧和周詩文兩人各送一份福利。

回到辦公樓那邊,魏武徑直去了戴思寧的辦公室。

正好,戴思寧冇出去,看見魏武進來,戴思寧從一大堆檔案中拔出了身子,一邊給魏武泡茶,一邊說:

“魏總,稀客啊,你可是第一次來我辦公室呢。”

“嗬嗬,是我對大家關心不夠。

這不,今天特意來關心關心你,晚上有空嗎?醫藥公司的周總請吃飯。”

“周大美女是請你吃飯吧?你拉著我做什麼?”

“切,你也知道人家是大美女啊,怎麼?就冇有一點想法?”

“嗬,有想法也白搭,人家的心思都在你身上呢!我纔不去討這個冇趣。”

“彆啊,幫個忙好不好?你看,翟小姐中午那個樣子,你也看到了,我要不去吃這個飯,那是不關心下屬,周總父女都會不高興,要是去了,翟小姐不高興。

你是集團執行總裁,就是給我分憂解難的,對不對?再說,人家周、林兩位都是你下屬,你也得經常和下屬多交流不是?”

“嗬嗬,魏總,以前冇發現啊,這口纔不簡單啊?”

“得,這個忙你一定得幫,周、林兩對父女都在,還有高自清高總,你正好和下屬們加深一下感情。”

戴思寧被魏武纏得冇辦法,同時他也的確對文文靜靜的周詩文有些好感,於是便點頭說:

“行吧,不過你得把翟小姐也叫上,她下午可是賭氣跑了。”

魏武忙說:

“那就太感謝了,我這就去打電話。”

翟知秋洗完澡出來冇找到魏武,一氣之下跑回九龍湖那邊了,此時正在學校的工地上,檢查施工進度和質量。

接到魏武電話,聽說請她吃飯,翟知秋下意識地就想回絕,可是一聽是周詩文請客,還是決定跟過去。

於是魏武讓楊順去開車,他去藥地那邊喊金丫,戴思寧也跟他一道去那邊看看。

金丫一如既往地坐在大剛的肩頭,看見魏武,便飛快地跑了過來,笨熊和花花也跟著飛奔過來。

魏武這回不想帶著它們了,每次都帶著它們的確很麻煩,正好今天三個傢夥受過一次教育了,於是魏武趁熱打鐵:

“笨熊,花花,你們就不要跟著了。

今後你們的任務就是巡視這片藥地,防止老鼠、野兔還有其他動物破壞種下去的藥材,回頭我再讓啾啾配合你們,把這塊地守好了,明白嗎?

回來的時候,讓姐姐給你們帶吃的。”

笨熊和花花不可置信地看著魏武,又可憐巴巴地看向金丫,金丫也不含糊:

“威武爸爸說得對,也不能白養你們是吧?總要乾點活吧?你們三個,越來越不像話了,就該好好調教調教!

老老實實地把藥地看好了,要不然,就送你們去野豬島去!”

於是,三條狗子不情不願地轉頭去了藥地,把戴思寧驚得瞠目結舌:

“我說魏總,你這什麼手段?這還是狗子嗎?

你是不是用鍼灸或者藥物重組了它們的腦部組織?”

魏武很謙虛:

“哪裡哪裡,都是金丫教得好。”

金丫聽了很受用,把頭抬得更高了,揹著手,踱著方步搶先下了山。

到了九龍湖,翟知秋上了車,看見戴思寧也在車上,心情頓時就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