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神助攻

第二天一早,兩輛裝滿藥材的三輪車從村子的瀝青路上駛上水庫埂。

駕車的分彆是大剛和玉昆,魏武擠在玉昆的駕駛室裡。

還是上次那個醫藥公司,還是那個戴眼鏡的瘦子。

“咦!又是你?

這回咋弄來這麼多?在附近村裡收來的?”

“冇,都是自己上山采的。”

“哄誰呢?

就你?就這幾天?

你當山上的藥材都像地裡的大白菜?

隨便挖挖就是幾千斤!”

“嗬嗬,還真是自己采的。

主要是我這侄子厲害,還有一幫兄弟幫著。”

瘦子抬頭看見剛下車的大剛,吃了一驚:

“嗬!有他在,那還差不多!”

“老闆,這回可是曬夠了。

要是再折我的水分,下次可就送彆地去了。”

“放心吧,今兒我心情好,不扣你的稱!

哎,聽說,這回四狗子在你們村吃了癟?”

這時,玉昆剛把藥材卸了,過來跟魏武打招呼,聽到瘦子的話,接道:

“冇錯,這回四狗子就是折在了俺這位老哥手裡。”

“真的?說說,要是真的,我給你價格向上浮動10%!”

“咦?老闆,你跟四狗子有仇?”

玉昆也不急著乾活去了,接過瘦老闆遞過來的香菸點起。

這才把魏武和魏振國、四狗子、八狗子這幾天鬥智鬥勇的故事添油加醋的說了一遍。

引得櫃檯裡的那個女人,也不停地向這邊張望。

玉昆的故事講完了,轉身就要去上工,瘦老闆把手裡的大半包煙也塞給了他。

看來,老闆今天的心情的確很好。

玉昆走後,大剛見冇他什麼事了,就鑽車上補覺去了。

瘦老闆和魏武把藥材分類過磅,按價格單算出了總價。

一共是72300塊,老闆直接給魏武轉了8萬。

魏武一樂:

“還真給加了?老闆爽快!”

“嗬嗬,魏哥,一個呢,是剛纔咱說過,得算數。

再一個,你的事我聽過,前兩天的視頻我也看過。

同情不敢說,佩服!”

“謝謝,聽老闆的口氣,也給那四狗子欺負得不輕?”

“唉!一言難儘。”

老爸正要開口,瞥見門外進來一人,轉而改口道:

“不說也罷!”

魏武轉頭一看,原來是八狗子。

魏武不打算跟他囉嗦,轉身開始收拾散落一地的那些捆藥的繩子。

魏武出門怕人認出來,所以還是老樣子,戴著一頂破草帽。

八狗子從外麵進來,裡麵的光線很暗,倒冇注意到魏武。

他是直奔櫃檯而去的:

“哎呦,玉葉,你咋上這來了?讓我好找呢。”

櫃檯裡的那個清麗女子低聲道:

“找我做什麼,我已經辭職了。”

“辭職?誰答應了?回去吧,這個破地,有什麼出息!”

“不,我不回去!該移交的我都交了,我現在跟玉福大酒店冇有任何關係。”

“你說沒關係就沒關係了,不行,跟我走。”

說著,就要進櫃檯裡麵拉她。

見此情景,那老闆說話了:

“魏玉虎,她是我的員工,現在正在工作,請你不要影響我們的正常營業!”

“嘿嘿!段華仁,你小子敢這麼跟我說話,找抽呢你?”

“魏玉虎,你也就在玉福狗仗人勢,在我店裡,還輪不到你放肆!”

“嘿,膽肥了你,老子今兒就放肆給你看看!”

八狗子說完,伸手拿起一旁磅秤上的秤砣,就要向瘦老闆砸過去。

這秤砣要是砸人腦袋上,非出人命不可!

魏武一看這小子要犯渾,不出聲是不行了:

“八狗子,乾嘛呢?還不住手!”

八狗子一看是魏武,想起了他哥的話,雖然很不服氣,但還是放下秤砣道:

“吆!魏武啊,你怎麼在這?”

“我來賣藥呢。

我說,差不多就行了,彆過了啊。

弄出了人命,你哥也保不了你!”

八狗子很不服氣,可四狗子發話了,這段時間誰也彆找魏武晦氣。

他咬著牙,死勁扭了扭脖子,說:

“好,今天看你麵子,饒了這小子。

玉葉啊,哥先走了,改天再來看你。”

說完,悻悻地看來魏武一眼,才轉身離開。

魏武收拾好東西,也告辭離去。

這次他冇有再閒逛,叫醒了大剛,直接坐車回去了。

到了鎮裡他纔想起來,還差大剛一頓午飯呢。

他可是說過午飯管飽的。

既然這樣,何不順便請一下梁文棟?

於是,他便讓大剛把車拐進了派出所。

這時正是派出所中午下班時間,就見上次給魏武辦身份證的兩個女警,並排往外走。

看見魏武進來,還帶著一頂草帽。

兩人相視一笑,走過來悄悄和魏武打招呼:

“魏大哥,來辦事?”

“哦,是你們呢,我來找梁所長,他在嗎?”

“在呢,諾,那不是嗎?

梁所,有人找。”

“哦,誰呀?”

“梁所,是我呢,魏武。”

“呦!武哥,稀客,正好吃飯時間。

相請不如偶遇,走,吃飯去!”

“嗬嗬,今天我請你,我是特意過來請你的。

還有這兩位女警官,上次辦身份證是就認識了,一起吧。”

“行啊!兩位美女,既然武哥有請,走唄!

不過,中午不能喝酒,等哪天週末,我們兩好好喝幾杯。”

“行,那就給我省錢了,咱就以茶代酒了。”

派出所不遠就有一間小飯店,看上去挺乾淨,兩女警說他們家還不錯,於是,五個人就走了進去。

等菜的時候,魏武說:

“梁所,這次可真得謝謝你,咱村的那條路修得可真不賴,還一直修到了我家院門口。”

“這個,我得謝你,我一直想找個機會弄他四狗子一次,可就是冇機會。

這不,有你這個神助攻,我就用腳那麼輕輕一推,

冇想到,球進了!

哈哈,爽!”

兩個小女警的八卦之心瞬間就被吸引了,急忙打聽細節。

聽完魏武和梁文棟各自解說了半場,兩個女警笑得花枝亂顫。

笑完了,那個負責照相的女警問道:

“魏大哥,你是怎麼把那麼重的車弄石碓上渠道?”

這也是梁文棟關心的,他正準備問呢。

魏武一愣神,看見埋頭苦乾的大剛,急中生智,便朝他努了努嘴。

三人這才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隨後又哈哈大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