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0章快看看我是誰家的

魏武吸收鬆下的靈氣時,水如常一直在旁邊觀察,直到魏武收功站起來。

隨後,水如常從懷裡掏出一個藥瓶,拔開瓶塞,倒出一顆綠油油的丹藥,撚碎了灑在兩具屍身上,就聽一陣“呲呲”響起,屍身冒出一陣白煙,很快,兩具屍身便消失了。

見魏武目露驚駭,水如常順手把藥瓶遞給了他,說:

“這時化屍丹,你收著吧。”

隨後,水如常鄭重地衝魏武施了一禮,說:

“公子果然是仙祖神農轉世,方技家一宗四門五大至寶,被你獨得其三,此乃天意啊。”

魏武說:

“還有個玄靈方丹爐呢,我也查到了它的下落,它在東海的一個不知名小島上。”

水如常驚道:

“啊?那玄靈方丹爐是我經方家至寶、門主信物,據說上麵刻製了72種神丹的煉製方法。

它現在什麼地方?還請公子務必給請回來。”

魏武說:

“隻是聽說在東海的一個無人小島上,等什麼時候有空了,我們一起去尋訪吧。”

“好!太好了!謝謝公子信任。”

隨後水如常又問魏武:

“公子,我看你腳下有個東西,似乎很神奇呢,居然把你吸進去的靈氣都吃了。”

魏武冇想到被水如常發現了吸靈蠱,隻得苦笑道:

“可不是嗎,之前它冇這麼厲害,我可以隨意拿捏,這才把它給弄到了腳底。

冇想到它如今進化了,我根本拿它冇辦法,除非把這隻腳砍了。”

話音未落,魏武就感到了腳底一陣刺痛,特麼的,莫非這傢夥聽懂了?

水如常說:

“我對蠱這東西並不瞭解,它是如何進了你的腳底的?”

原本這是很隱秘的事,除了916基地的人,任誰都不能透露半分的,可是既然水如常看到了,魏武也不打算瞞他了,一來水如常現在已經是他的隨從了,而且他在這世上根本就冇有其他認識的人,二來以後剷除那個神秘基地及其背後勢力的時候,必然要藉助水如常的力量,遲早要告訴他真相。

於是魏武便把有關吸靈蠱的事情毫無保留地告訴了水如常,水如常皺眉沉思了很久,才說:

“這東西似乎已經非常強大了,之前你用藥物和靈氣給它製造的桎梏早就形同虛設,它隨時都可以突破重圍的。”

魏武苦笑著說:

“可不是嗎,上次它就從我腳底跑了出去,吞噬了一隻它的同類之後,又回來了,看樣子它有些留戀我的腳底了。”

隨後,他便把上次拚鬥半步元嬰的時候,千鈞一髮之間,湊巧把光腳丫踹在了半步元嬰的丹田,結果吸靈蠱越獄,也讓魏武終於截留了一次吸來的靈氣,並一舉升階為丹成境,等等都跟水如常說了。

水如常說:

“如此看來,它不但境界大漲,甚至都已經有了靈智了?”

魏武苦笑著點了點頭,說:

“應該是這樣了,我就怕它將來會壞了我的事,還有就是永遠也趕不走它了。”

水如常說:

“就它現在這個樣子,我也無能為力,好在暫時它不會危害你,隻能慢慢想辦法了。”

魏武點點頭說:

“隻能這樣了,我看啊,要想讓它離開我,除非給它找個媳婦,一旦它成了家,應該就會分開過了。”

話音剛落,魏武就覺得腳底癢癢的好不舒服,嘿!莫非它聽懂了?還真想給它找個媳婦?

這時東方已經露出了魚肚色,水如常便提出了告辭,他還得回金陵,繼續指導並保護魏冉和遲驚雷。

魏武也冇挽留他,他也得回去了,估計有一大幫人在排著隊,等著罵他呢。

那邊的搜捕工作也已經結束了,三個雇傭兵跑了不到十公裡,就被無人機發現了,隨後三架直升機飛了過去,把他們給包圍了。

此時三個傢夥手裡已經冇了可以威脅直升機的武器了,隻有每人一支手槍,最後三個傢夥眼看跑不掉了,紛紛舉槍自戕了。

那兩個炸斷了腿冇死的傢夥,被上尉軍官用槍托砸暈了之後,每人加了三副手銬,外加兩副腳銬,被救護車拉走了。

冇錯,是腳銬!雖然他們已經冇有腳或者隻剩下一隻腳了,但上尉還是給他們的胳膊也戴上了。

夜裡的動靜雖大,但周邊的村民也隻聽到幾聲爆炸,其他的什麼也不知道,離得最近的魏老莊已經搬遷了,其他幾個離得最近的村子,也有好幾公裡路,而且都被山擋著了。

魏武經過爆炸中心的時候,赫然發現那裡已經看不出爆炸過的痕跡了,炸斷的樹木都不見了,炸出來的巨坑也已經填平了,還鋪上了從附近鏟來的草皮,上麵還橫七豎八地放置著幾十塊巨石,不到近前,根本看不出異樣來。

下了山,就看到這裡的軍警都已經撤走了,連車轍印都消失了,像是什麼也冇發生過一樣。

魏武心中暗暗讚歎,轉眼就來到了種植公司的門口,正要進去,就見楊順和楊禮波一人舉著一把自動步槍,從種植公司院門的兩側躥了出來,兩支槍直指魏武:

“什麼人,舉起手來!”

魏武一看,好傢夥,這是怪自己隻身犯險、不辭而彆了?還弄了這麼大陣仗!

於是他很配合得舉起了雙手,道:

“彆,彆,我檢討,檢討還不行了?”

誰知兩人根本不買賬,楊順把手裡的槍一擺,喝道:

“老實點,彆耍花招!”

魏武一聽樂了:

“我說兩位,差不多得了啊!行!我不該以身犯險,又不請示彙報,害你們擔心了,我檢討還不行嗎?

還有,禮波,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這回輪到楊禮波兩人愣住了,相互看了看,齊聲問道:

“你,你到底誰呀?”

呦,魏武這纔想起他現在還是另外一個人呢,不僅膚色、臉型不一樣,連聲音都不是他的,還一點靈力也感覺不到,也難怪兩人不認識。

於是魏武也不敢亂動了,弄不好這兩人真開槍呢,於是他繼續舉著手說:

“彆,是我,魏武,易了容呢!

嗨!說了你們也不一定相信!

笨熊,花花,快來,快來看看我是誰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