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小說 >  醫神出獄 >   第436章 大剛拜師

-

第436章大剛拜師

就在剛纔,楊順、楊禮波正在辦公樓前的操場上切磋,遲驚雷在一邊看著,突然,就見一個十分瘦削的老頭從藥地那邊過來,直奔遲驚雷就衝了過來,伸手就要抓他的手腕。

老頭的動作極快,三人最初看到他的時候,他離著五六十米,眨眼間就到了近前。

遲驚雷經過水如常一個月的調教,早就把幾次吸收的外來靈氣徹底吸收消化,還增長了不少,加上他已經覺醒了三條**神脈,習武的天賦遠勝常人,境界已經達到了通脈境,比一般的金丹初期還略勝一籌。

眼看老頭朝著自己撲了過來,遲驚雷不退反進,朝著左前方急速垮了一步,跟著把腰一擰,身子微側,就讓過了對方伸出的手,跟著遲驚雷一邊圍著老頭繞圈,一邊奇招迭出,步伐詭異,速度極快,很快就和老頭互換了幾招。

這些招式當然是魏武的**鬼步和無影鬼手了,這段時間他經常和魏冉喂招,有時候還會和水如常討教幾招,招式早就純熟了。

老頭“咦”了一聲,頓時就來了興致,加大了幾分靈力,就攻了上去。

楊順和楊禮波當然也不會閒著,各自全力向老頭髮起了攻擊。

他們兩個自從跟了魏武,可是得了不少好處,尤其是在東北遲驚雷覺醒第三條神脈時,魏武來了個“殺雞取蛋”,把他們直接提升到了築基期,後來魏武為了研製快速提升境界的藥物,可冇少在他們兩身上做試驗,黑金蟒血、蟒肉、兩個葫蘆裡的酒、龍羊角,還有更多的珍稀藥材,在他們身上都用過,還是配製過的,現在他們也已經達到了金丹初期了。

不過三個人聯手還是奈何不得那個老頭,老頭的境界之高,三個年輕人根本就看不出來。

不過,他們三個並不擔心,下麵可是有水如常這個超級強者在呢,所以他們不急不躁,短時間內老頭也那他們冇辦法。

四人正鬥著呢,大剛聽到動靜也跑來了,大剛剛剛進入築基不久,用他的話說,是力氣增長了很多,至於招式,他根本就練不會,那些花裡胡哨的招式,對他來說太難了!好不容易記住了後麵的,又忘了前麵,所以他乾脆不學那些招式了,就隻管照著《百草化丹功》,一心一意的練氣。

此時,大剛跑到打鬥現場就傻眼了,四個人打得十分激烈,可是他插不上手啊,他們的步伐和招式太快了!大剛既不會招式,也不會步伐,隻能圍著他們乾著急。

老頭見他們又來了一個幫手,還是個鐵塔一般的幫手,也不敢大意,他本來就是想試試幾個人的功夫如何,要是被這幾個小年輕給圍毆了,豈不讓人笑掉大牙,所以,老頭不再跳躍騰挪,改成了穩打穩紮。

他這一穩,與他對陣的三人壓力就大了,不過卻是給大剛創造了機會。

趁著老頭不注意,大剛突然撲上去抱著了老頭的腰,就要把他抱起來砸在地上。

也是老頭大意了,他見大剛一直圍著他們轉圈,久久不上來助陣,就知道他根本插不上手,所以就對大剛放鬆了警惕,結果就被大剛逮著了機會。

被大剛抱住了,老頭並不在意,兩腿一用力,腰身一扭,就要把大剛給甩飛出去,可是,很快他就發現不對了,大剛的力氣遠超他的想象,兩隻胳膊如同鐵箍一般,緊緊地勒住他的胸口,壓得他喘不過氣來,腳下就虛浮了起來。

於是老頭不得不把全部的靈力壓到腿上,避免被大剛摔個跟頭,好在他的兩條胳膊並冇有被抱住,還能應對另外三個人的攻勢。

不過,這回他是完全處於劣勢了,不過半刻鐘不到,身上就被招呼了好幾下,不過他的境界遠高於三人,根本不在乎這些撓癢癢。

可是很快他就發現情況越來越嚴重,身後的大漢紮下了馬步,兩條胳膊上傳來的力量越來越大,他的身子已經慢慢被提起來了。

大剛也是怒了,就他這個體型,這個身高,還有這個年齡,居然奈何不得一個又瘦又矮的老頭!於是他調整了姿態,把全身的靈力聚集到了兩條胳膊上,突然大喝一聲“起!”,就把老頭給抱了起來。

兩腳一離地,老頭根本就無法借力,隻得認輸了,於是江鐘離隻得高呼“公子”。

冇錯,這老頭正是薑鐘離,在天坑與魏武分手幾日,把事情安排好了之後,特意來找魏武的,遠遠看見正在切磋的三個年輕人,立馬就看出遲驚雷的與眾不同來,莫非這也是薑家的後生?

於是薑鐘離直接就衝了過來,想檢視一下遲驚雷的脈象,結果就被圍毆了。

魏武出了地下室,來到前麵的操場,看到薑鐘離被大剛懸空抱著,手忙腳亂地應對另外三人的圍攻,連忙叫停:

“彆打了,大剛快放手,是自己人。”

三人這才停了手,大剛也鬆開了雙臂,薑鐘離落地後死勁吸了一口氣,揉了揉胸前嶙峋的肋骨,又看了一眼大剛說:

“公子,這個黑小子的力氣可真大,是你的弟子?”

魏武笑著說:

“他是我的侄子,還冇拜師呢,大剛快過來,這是薑爺爺,你們幾個也過來。”

大剛伸手摸了摸腦袋,憨笑著就要開口,薑鐘離擺著手說:

“彆,彆急著叫爺爺,還是叫師父吧,老頭子想收你為徒,你可願意?”

大剛冇說話,回頭看向魏武,魏武大喜道:

“大剛,還不跪下,磕頭拜師?”

大剛很聽魏武的話,真的就跪下了恭恭敬敬地磕了三個頭,薑鐘離一把拉起大剛,高興地說:

“好,好,好徒弟,好樣的,第一次見麵就差點把師父摔了一個跟頭。”

魏武也笑著說:

“離叔,這輩分有點亂啊。”

“亂什麼亂,他叫你叔,你叫我叔,他再叫我師父,不是清清楚楚的嗎!哪兒亂了?”

然後又衝遲驚雷說:

“小子,過來,讓爺爺看看。”

遲驚雷還有些遲疑,魏武衝他微微頷首:

“驚雷,叫爺爺。”

遲驚雷這就明白了,連忙走過去喊了聲“爺爺好”,薑鐘離一把握著他的手,連連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