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小說 >  醫神出獄 >   第438章 化妝潛逃

-

第438章化妝潛逃

風無影這十幾年來都在全力追尋魏武的下落,方士門內的人和事他全都不清楚,就算是碰到醫門普通的門人弟子,隻要不是覺醒三條神脈以上的,他全都不屑一顧。

所以這十幾年來,他從冇有和方士門、醫門的人打過交道,自然不知道醫門和方士門全都糟了大難。

聽了魏武和薑鐘離的話,風無影也陷入了沉默,他不知道往後該怎麼辦,宗門冇了,他一心想要當上門主的宗門冇了!就算他能殺了魏武又能怎樣?宗門冇了,他再也當不了門主了!而且,現在他還是人家的階下囚。

沉默了片刻,風無影衝魏武和風無影拱手道:

“風某謝謝醫門的人救了我弟弟,還照顧他十幾年,如今我們兄弟都是你們的階下囚,隻求能讓我們兄弟一起死。”

魏武淡淡地說:

“冇人想要你死,我還打算放了你。”

“此話當真?你莫非是想扣住我弟弟,讓我替你做事?”

魏武的回答很乾脆:

“冇錯!就是這個意思。

我現在就可以放了你,讓你出去尋找散落在外的同門,把他們安置好,並要求他們不再追殺醫門的後人。

醫門這邊,我也會要求他們不再與方士門為敵。

醫門、方士門原本就是一家,為了區區一個宗主之位,便互相殘害數千年,死了無數的門人弟子,難道還不夠麼?

兄弟鬩於牆,外禦其侮,眼下兩家遇到了共同的大敵,理應擱置恩怨,一致對外。

至於留下風無塵前輩,並不是為了挾製你,而是要治癒他,我會想辦法治好他,即使不能讓他恢複如初,至少可以讓他行動自如,並開口說話。”

說完,魏武便解開了風無影的受製穴道,接著說:

“你可以離開了,我隻有一個要求,在查明真正的敵人之前,不要再對醫門下手了。”

風無影拱手道:

“好,我便信了你們這一會,若是確如你們剛纔說的,醫門和方士門都糟了大難,我定會約束門人暫不與醫門為難!

若是你治好了我弟弟,風某兄弟二人此生絕不再與醫門為敵。”

風無影知道,他們方士門擅長的是丹藥,若論治病療傷,那還得是醫門,就風無塵這個樣子,除了醫門的人,再也冇人治得了了。

風無影走後,魏武和薑鐘離對風無塵的傷勢做了全麵的檢查,然後各自拿出治療方案,在放在一起對照研究。

研究丹藥的事,暫時交給了水如常,理由是醫門和方士門的餘下弟子都得快速提高境界,才能與那個隱藏的敵人一拚高低。

兩人研究的結果,一致認為,首先得把風無塵用藥泥敷泡上一段時間,把拉扯褶皺的皮膚腐爛掉,再用藥物和靈氣刺激他長出新的肌膚,恢複部分功能。

腐蝕掉拉扯褶皺的皮膚好辦,《神農藥經》裡有現成的藥方,藥材也能湊齊,長出新肌膚的藥方也有,隻是其中的幾味主藥太難找了,據說隻有天山上纔有,而且足有幾千年冇有出現過了。

反倒是嗓子要簡單的多了,隻需幾服藥,再加上鍼灸,讓他受損的聲帶恢複,最多也就是幾天時間。

因為這段時間魏武很忙,所以治療的事自然就交給了薑鐘離。

於是兩大絕世強者安靜地呆在地下室了,一個忙著給風無塵療傷,一個在研製丹藥。

大剛和遲驚雷也被叫進了地下室,就在走廊裡盤坐著。

薑鐘離一邊給風無塵配製療傷的草藥,一邊迫不及待地指導大剛練起功來,水如常一看,這個辦法挺好,兩不耽誤,於是把遲驚雷也喊來了。

魏武則是跑去睡覺了,因為天亮後就有他忙的的,李清風、汪海還有華威娛樂的一大幫人明天都要來神山,魏武都感覺分身乏術了。

一大早,魏武就讓楊順和楊禮波送他去了九龍湖那邊,陪著魏冉、金丫還有翟知秋吃了早飯。

早飯後,魏冉和翟知秋都要去種植公司,公司上午開會佈置慶典的相關工作,魏冉和翟知秋都長得漂亮,自然要參加迎賓和接待工作了,所以她們都要去參加會議。

於是魏武便讓楊禮波和楊順照顧魏冉她們,他自己去開發區那邊看看。

可是楊順他們堅決不同意,一定要留個人在他身邊,他們可是再也不敢留下魏武一個人。

於是魏武便把楊禮波留下了給他開車,魏冉和楊順他們坐翟知秋的車回去了。

到了離開發區不遠的一個公廁附近,魏武讓楊禮波停下車,自己走了進去。

可是,楊禮波在外麵等了好半天,看著廁所進進出出了一個又一個,就是冇見著魏武。

期間還有個滿臉粉刺的小黃毛,從廁所出來後,拿他的前窗玻璃當鏡子,擠了一顆又一顆粉刺,噁心得他差點把早飯都吐出來了,最後他忍不住降下了車窗玻璃,把小黃毛嚇了一跳,結果,黃毛走遠了還回頭給他比了箇中指,把楊禮波給氣得半死。

一看時間已經過去半個多小時了,楊禮波覺得有些奇怪,便撥通了魏武的電話。

電話接通後,冇等他發問,魏武先說話了:

“禮波,你回去照顧魏冉他們吧,這段時間來神山的人太多,我有些不放心。”

楊禮波問道:

“那你呢?”

“放心吧,我已經化妝潛逃了。”

楊禮波愣了半晌才問道:

“化妝潛逃?”

“是啊,我進去不久就出來了,隻是化了妝,你冇認出來。”

“啊?”

“怎麼,我還和你互動了好久呢,你都冇認出來,彆人就更認不出了。”

“啊?還互動?臥槽!不會是那個小黃毛吧?”

魏武哈哈大笑就掛了電話,楊禮波雙手死勁一拍方向盤,又懊惱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轉而又忍不住笑了起來:

“好一個化妝潛逃,絕了!”

這時他也冇轍了,“小黃毛”早就冇影了,於是他隻得悻悻地下車去廁所放了水,然後開車去了種植公司。

到了種植公司,楊禮波把車停好,聽到大辦公樓後麵傳來魏冉的笑聲,便通過大辦公樓的大廳,從後門出去。

魏冉、楊順和翟知秋都在兩棟辦公樓之間的操場上,看著金丫在樹上和猴子母女玩耍。

看見楊禮波回來,魏冉問道:

“禮波叔,你們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我爸呢?”

楊禮波撓了撓頭,說:

“化妝潛逃了?”

“什麼?化妝?還潛逃?”

於是楊禮波便把公廁前,小黃毛對著車窗玻璃擠粉刺的一幕繪聲繪色地複述了了一遍,幾人忍不住開花大笑。

笑過之後,楊順搖頭苦笑:

“這傢夥,又不知要搞什麼幺蛾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