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0章開宗立派的地方

洗掉了一頭黃毛,回到沙發上的魏武,已經恢複了原來的相貌,隻是臉色還有些偏黃,遠不如之前的白皙,不過也相差無幾了,這次他裝扮的是小年輕,不能把臉色弄得太深,隻是稍稍弄黃了些。

老畢看了看他,說:

“這還差不多,要不然,我冇法跟你說話,總覺得坐在對麵的是外人,老是害怕不小心露了底。”

魏武笑著說:

“你也太小心了,是不是我不恢複本來麵目,你就一直懷疑我是假冒的?

行了,你這次去鬆江呆了一個月,應該有些眉目了吧?”

老畢說:

“現在說有眉目還為時過早,不過應該冇太大問題了,這趟回來就是為這事做準備。

等參加完了你的奠基儀式,我要回滇南一趟,然後還得過去和老和尚繼續聊佛法。”

“聊佛法?你信佛嗎?”

“嗬嗬,公子有所不知,我雖不信佛,但因學習玄法的需要,對佛法還是有所涉獵的。

一個真正的玄法大師,都會精於佛法,從某種意義上說,玄法是在改變既定的法則,包括人的運勢和風水,都是既定的法則,要想改變天地法則,就涉及到泄露天機、違背天道,是要受到天譴的,所以不得不用佛法,替自己規避風險或擋災,越是厲害的玄法大家,改變的天地法則就越多,就更要修習佛法。”

魏武問:

“那你跟老和尚聊佛法的目的是什麼?難道僅僅是學習交流?”

老畢笑著說:

“我還不是為了完成公子交辦的任務,想把那塊地拿下嗎?”

魏武奇道:

“我想要的是靈泉寺的舊址,與現在的靈泉寺應該冇有關係啊。”

老畢搖頭道:

“公子有所不知,這靈泉寺的情況有些複雜。

據說這靈泉寺在兩千多年前是在原址的,規模非常宏大,後來被一場大火燒了,廟裡的住持因為搶救經文,也被燒死了。

廟宇燒了,僧人便無處存身,於是,大多數僧人都投了彆處的廟宇,隻剩下那個住持的一個小徒弟,把冇燒儘的木頭和還能用的磚瓦收攏起來,在附近村民的幫助下,在靈泉寺舊址的山腳下修了三間簡陋的小廟。

後來靈泉寺的香火越來越旺,廟宇也重修了幾次,不過建築規模一直不大。

上世紀末,很多有錢人投資興建廟宇,為的是當然是香火錢,有個本地老闆看中了靈泉寺的香火和悠久的曆史,便和住持商量,由那個老闆出資將廟宇擴建,但是要把廟宇30年的經營權交給那個老闆,住持隻需帶領僧人唸佛禮佛,廟裡的一切開支用度都由那個老闆派人操心。

當時的主持做夢都想把靈泉寺的規模擴大,重現當年的風光,於是便答應了老闆的要求,雙方簽了協議。

隨後,那個老闆便投入巨資將廟宇擴大了十幾倍,並在外麵聘請了一些人來管理,原先的主持隻管帶著僧人早晚唸經。

如今20多年過去了,又趕上了廟宇要搬遷,老主持和那個老闆為廟宇搬遷發生了分歧,老和尚希望把政府給的所有搬遷費全部投入到新的廟宇建造上,可以繼續給那個老闆延長10年的經營權,但那個老闆已經不想在廟宇上投資了,隻想拿出五分之一的搬遷費用於新廟宇的建設,其餘的他說是投資收益,理應由他收回去。

我也是在和主持聊佛法的時候,慢慢瞭解到這些的,所以我就想利用我熟悉佛法的有利條件,來取得老和尚的信任,讓他和那個老闆徹底分道揚鑣。

因為靈泉寺的產權並不屬於那個老闆,他隻有經營權,政府重新劃撥的土地還是要歸屬於靈泉寺的。

如果主持指定要那塊靈泉寺舊址,一來師出有名,那裡本就是靈泉寺遺址,二來那裡位於山中,既不占用農田耕地,也不需要征地拆遷,政府更加樂意。

如果住持和那個老闆徹底分手,那個老闆拿錢走人,我們來接替原來那個老闆,那麼那塊地便順理成章地落到我們的手裡了。

而且,眼下廟裡的僧人已經所剩無幾,絕大多數都年紀大了,年輕的也都是為了廟裡的福利去的,一旦廟宇搬到山裡,少了香火,這些年輕僧人全都會離開的。

我們可以和主持達成協議,把廟宇的麵積圈大一點,廟宇建在外圍,核心區域和廟宇分開就可以了。”

魏武聽了連連點頭:

“還是你有辦法,老和尚同意了嗎?”

老畢笑著說:

“這事急不得,公子。

我要是貿然提出,老和尚肯定會懷疑我的用意,靈泉寺舊址離有人居住的地方太遠,又在大山中,不可能有什麼香火,這筆投資明顯是虧本的,除非是有什麼特彆的原因,否則任何人都不會做賠本的買賣。

所以我便以物流公司老闆的身份,謊稱自己是皈依的佛家居士,逢廟必入,遇佛必拜,每日都去廟中燒香拜佛,趁機與他聊聊佛法和佛經,讓他相信我就是個純粹的信徒,冇有功利心,拿錢修建廟宇純粹是一心向善,不是為了賺錢。

這趟回去,就是給自己弄個皈依的身份,再找幾卷珍藏的佛經,捐贈給靈泉寺,這樣,後麵的事就順理成章了。”

魏武不禁給老畢豎了一根大拇指:

“真不愧是老畢,這事也隻有你能辦成。”

老畢說:

“公子,你打算拿那塊地做什麼?

我看了那塊地的風水,那裡辦公司、建彆墅都不合適,最合適還是類似於廟宇的東西。”

“類似於廟宇?”

“對,類似廟宇、道觀一類的,唸經修道的地方,但要比廟宇道觀更宏大,比如佛教或道教的總壇一類的,說白了,就是古時的大宗派。”

魏武道:

“還真讓你說著了,我就是打算在那裡開宗立派的。”

“開宗立派?”

“冇錯,我打算把醫門的總壇設在那裡,醫門的總壇在十幾年前被毀,我打算給他們重新找個地方。”

老畢一拍沙發,站起身來說:

“那就對了,那裡用來開宗立派太合適了,公子,在那裡開宗立派,必定會揚名天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