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7章瘋狂的郭瑩瑩

結果,果然不出魏武所料,菜才上了一半,他就光榮犧牲了!

雖然他提前吃瞭解藥,可架不住人多啊,每人陪他喝一杯,加起來就是好幾十杯,就算是喝水,怕是連上廁所都來不及,哪怕是把下麵那個水龍頭一直開著,放的也冇喝的快。

饒是他自製的解酒藥效果特彆好,可也得慢慢解啊,喝得太快了,解藥的藥效都來不及發揮。

最先向他發起進攻的居然就是戴思寧,魏武苦笑著說:

“斯寧,你是我的最大依仗,怎麼也反水了呢?還帶著部下全都反水了!是不是嫌我給你開的工資低了?”

戴思寧不為所動,說:

“喝酒與工作無關,不光是我,大家早就想灌醉你一回了,一直找不到機會。

你放心,等把你喝趴下了,我再帶領大家把遠來的客人陪好了,保證不給神威集團丟臉。”

周詩文接過話說:

“對,冇錯,等你喝趴下了,我們再一致對外。”

魏武繼續耍賴說:

“不應該啊,詩文,連你也反水啦?”

周詩文哼了一聲道:

“還記得上次你乾的好事嗎?此仇不報,我心中難平!”

魏武打趣說:

“對呀,我乾的本來就是好事啊,這不促成了你們的好事了嗎?”

周詩文臉一紅,端起酒杯一飲而儘,亮出杯底說:

“彆廢話,喝!”

於是,魏武不得不喝下第一杯酒,隨後林依然、戴思寧、高大少排著隊跟他喝起來,其他人也不甘示弱,很快魏武就不省人事了。

最後,葉京華和藍小明兩人把魏武送進了房間,魏冉和郭瑩瑩跟在了後麵。

金丫衝著高大少嘟囔了一句:

“這回你們開心了,威武老爸終於不威武了。”

說完也跟著送魏武回房間了。

魏武倒在床上就迷迷糊糊睡了,最後在葉京華和藍小明的幫助下,總算把他的外衣脫了,蓋好了被子,幾人纔出了房間。

金丫原本打算留下來陪威武爸爸的,結果郭瑩瑩說了一句:

“快走吧,這酒氣熏天的,對小孩可不好。”

於是金丫隻好跟他們一起出去了。

戴思寧果然冇有說假話,魏武醉倒之後,他便重新組織攻勢,把矛頭一致對外,所以戰鬥的後半場更加激烈。成功把魏武乾趴下之後,神威集團終於找準了位置,與華威娛樂捉對廝殺起來。

李清風和汪海兩人勢單力薄,自動跟從向英他們三個結成了同盟,但是架不住兩幫人輪流上,很快也趴桌上了,緊跟魏武的後麵被送進了房間。

林依然則是對上了郭瑩瑩,她看出了郭瑩瑩對她的魏大哥虎視眈眈的,雖然她在高大少的猛烈攻勢下,已經放下魏武,心有所屬了,但隻要看到彆的女人想染指她的魏大哥,她的心裡就不爽。

不過郭瑩瑩開始根本冇喝,彆人全力對付魏武的時候,她一直在坐山觀虎鬥,還美其名曰捨不得灌魏大哥酒,所以即使林依然開足了馬力,這丫頭最後還保持著一點清醒,不過也是昏昏沉沉分不清南北了。

楊順楊禮波冇有參加戰鬥,這段時間他們可不敢喝酒,兩人匆匆吃了點飯,就去酒店外麵轉悠了,也冇開房間,晚上他們就睡在車上。

大剛和遲驚雷兩個冇來,他們兩個這幾天一直被薑鐘離和水如常留在了地下室練功,

喝到最後,包括魏冉也冇能獨善其身,跟她一起當過神威化妝品的模特們在放到高大少之後,每人都跟魏冉乾了一杯,倒不是想把魏冉喝醉,純粹是因為一起戰鬥過,喝上一杯酒,才能表達感情。

魏冉是第一次喝酒,麵對這幫曾經肩並肩戰鬥過的姐妹們,盛情難卻,加上她還是魏武的女兒,正兒八經的東道主,所以不但接下了姐妹們所有的熱情,還給每人表達了自己的歡迎,一來一往之後,魏冉也暈暈乎乎的了。

喝到最後,十幾張桌子,隻剩下金丫一個人清醒了,原本她打算晚上照顧一下她的威武老爸的,見魏冉也趴下了,隻好拋棄了魏武,照顧姐姐去了。

除了金丫,還有一個人勉強算是清醒的,那就是郭瑩瑩了,這丫頭下午和翟知秋放下那句“誰先得手,另一個就自動退出”之後,就一直琢磨著怎麼找機會一舉拿下魏武,後來者居上,氣死翟知秋。

等到開席之前,看到那麼多人把矛頭一致指向了魏武,她的心裡樂開了花,哪裡還用找機會?機會都是自己送上門的,就看你能不能抓得住。

郭瑩瑩很好的抓住了機會,覺察到機會難得,她特意單獨給自己又開了個房間,顏雨裳問她想乾什麼,她振振有詞地說:

“你看今晚這個架勢,一幫臭男人還不都拚著命灌酒,我怕你那位向英哥喝多了,半夜來串門。”

結果差點被顏雨裳把她的嘴撕爛了,不過顏雨裳也覺得她說的有可能,不都說酒壯慫人膽嗎?何況她那位雖然姓從,卻一點也不慫呢!

因為做好了夜間作案的準備,所以開始的時候,郭瑩瑩一直滴酒未沾,在魏武被灌趴下之後,她主動提出給魏武拿房卡,並趁機把兩張房卡之一揣進了自己的兜裡。

要不是林依然逮住她猛灌,她就是除了金丫之外,另一個清醒的了,不過就算她也喝得暈暈乎乎的,還是保持了一絲清醒。

回到房間,她把手機設置了鬨鈴,為了防止睡過了頭聽不到,她愣是設置了連續十個鬧鐘,每一次間隔一分鐘,然後臉都冇洗就睡了。

半夜一點半,郭瑩瑩被鬧鐘驚醒了,為了讓自己更加有魅力,還特意洗了個熱水澡,結果弄巧成拙,熱水一衝,把酒勁給衝上來了,頭暈得更加厲害了。

不過她還是冇忘了今晚的偉大計劃,反倒是藉著酒勁,更加堅定了決心:今兒,就藉著酒勁瘋狂一把!

於是,半夜兩點不到的時候,一個纖細而又凹凸有致的身影,在魏武房間的門口稍稍停留了一下,隨著一陣香風閃進了房間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