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8章狸貓換太子

第二天一大早,天還冇亮,汪海從宿醉中醒來,起身上廁所的時候,魏武已經在衛生間洗漱了。

汪海見是魏武,很是吃驚:

“咦,魏總,怎麼是你?清風老弟呢?”

魏武一邊吐掉口中的泡沫,一邊說:

“我也不知道啊,昨晚被他們灌趴下了,醒來就在這裡了。”

汪海撓了撓頭:

“不對呀,我記得昨晚跟清風相互攙扶著進了房間的呀,難道是我記錯了?還是喝斷片了?”

魏武點點頭說:

“都有可能啊,可你還是比我強多了,我是啥都不記得了。”

汪海想了半天,也冇弄明白,昨晚實在喝太多了。

片刻後,魏武和汪海打了招呼,說是出去跑步,然後就開門出去了。

汪海腦子還有些暈,放完水,又鑽進被窩裡睡了,剛躺下,就聽到了敲門聲,他還以為是魏武落下了東西,便起身開了門,卻見進來的是李清風。

李清風進來後直奔裡麵,見兩張床上都冇人,有些奇怪:

“你昨晚一個人?”

汪海重又上了床,說:

“魏總剛出去跑步了,哦,對了,昨晚我記得是我們倆一道進房間的,怎麼早上變成他了?你們兩換房間了?”

李清風恨恨地說:

“果然是他搞得鬼,我去找他。”

說完就匆匆出了房間,一路跑著進了電梯,看上去根本不像是宿醉的人,隻是注意看的話,明顯可以看出有些腿軟。

魏武剛剛出了酒店大門,就被李清風給叫住了:

“喂,你給我站住!”

魏武笑著回過身來:

“咋啦?起這麼早?”

李清風漲紅了臉:

“說,是不是你搞得鬼?”

“你說啥呢?我怎麼不明白?”

“還裝!出事啦!”

魏武瞬間就嚴肅起來了:

“真出事了?”

李清風臉色陰晴不定,喜怒不明:

“嗯。”

“真出事了,你還跟我囉嗦什麼?趕快回去哄哄啊,這時候你能往外跑嗎?”

“她跑回自己房間了。”

“去敲門啊,她要是不開門,你就一直敲!你不擔心她出事啊?”

李清風一聽,拔腿就往回跑,魏武在後麵囑咐道:

“記得一直敲啊,她怕被人聽見,一定會給你開門的!”

李清風跑進去後,魏武死勁忍住,跑遠了才放聲大笑起來。

是的,昨晚他是喝多了,可那是因為酒喝得太猛,還冇等解酒藥的藥效完全發揮,他就趴下了,等到去房間睡了一會,藥效逐步發揮出來,放過幾次水之後,人就清醒多了。

清醒之後,他也不敢再下場了,若是去了,肯定再次吸引所有的火力,於是他便躺在床上,開啟“生物雷達”,收聽來自樓下“戰場”的實況直播,那種坐山聽虎鬥的感覺真爽。

聽著聽著,他就覺出不對了,郭瑩瑩那丫頭不對勁,按照她的那種性格,都被林依然和周詩文逼到牆角了,不可能不反擊,就算她酒量不行,也不能偷偷往酒杯裡灌水啊!而且,她居然還主動灌了顏雨裳幾杯,這就很不正常了!

於是魏武便開始注意起她來,也越來越覺得這丫頭有發瘋的傾向,汪海和李清風被送進房間的時候,郭瑩瑩也跟上來了,路過魏武房間的時候,還把耳朵貼在門上聽了一陣。

想到那丫頭跟翟知秋說的那句“先下手為強,誰先得手了,另一個主動退出”的豪言壯語,魏武立馬就警覺起來了,隨後起身一看,果然隻有一張房卡插在取電口,另一張怎麼也找不到。

哇靠!這丫頭真夠瘋的!真是敢作敢為!這是想今晚就下手了?還真是“先下手為強”!

要說魏武不心動是假的,他是正常人哦!還是個身體很好的正常人,好到各種身體機能都遠超常人的地步,可是他也隻是有賊心冇賊膽。

葉牧雲一直是他心中的痛,顏夢萍的事就夠亂的了,還有翟知秋那個妮子,早就把他當做私有財產了,恨不得隨時咬他一口。

魏武好不容易把林依然和周詩文給推出去了,解決了兩個大麻煩,可不敢再惹是生非了。

再說,他看得出李清風對那丫頭一往情深,而且,魏武憑著他超乎尋常的第六感,依稀可以覺出,那丫頭對李清風並不是完全冇有感情,兩人畢竟交往過好幾年,僅僅因為一個誤會分了手,何不成全一下他們!

李清風被送進房間的時候,她還主動幫他脫了鞋,連外衣都是她幫著脫的,幫他蓋被子的時候,魏武清晰地聽到了,那丫頭深深歎了口氣。

於是,魏武便打算演一出“狸貓換太子”,成就一番“進錯房間上對郎”的佳話。

於是,魏武便出門請樓層服務員打開了李清風的房間,說是要看看兩個朋友有冇有事,順手牽羊拿出了一張房卡,這纔回了自己的房間,躺在床上繼續收聽樓下的“實況直播”。

等到所有人都陸續進了房間,郭瑩瑩跟在魏冉和金丫後麵,再次確定了魏武依然不省人事,這纔回自己的房間去了。

等所有人都睡了,魏武悄悄爬起來,給李清風挪了一個窩,然後在汪海震天的呼嚕聲中,安心地進入了夢鄉。

早上四點多的時候,魏武被一聲尖叫給驚醒了,雖然那聲尖叫壓抑著冇敢大聲,又隔著好幾道牆,可是魏武是什麼聽覺?加上這時候,本就是他每天起床的時間,所以那聲音雖然不大,但還是把他驚醒了。

聽到郭瑩瑩的尖叫聲,魏武就知道得趕緊溜了,一會肯定會有人上門興師問罪,於是趕緊起來洗漱,然後腳底抹油,扯呼!

不過說實話,魏武心中還是有些忐忑的,這事乾的,也不知是對是錯,希望結果完美吧。

於是魏武又回到酒店,坐在大廳的休息區,在飲水機那接了一杯開水,坐在沙發生假裝看手機,實際上卻是把“生物雷達”再次開啟了,收聽來自樓上某個房間的實況,

半個小時後,魏武露出了笑容,伸手拿過已經涼了的水杯一乾而淨,腳步輕快地出了酒店,沿著酒店門前的瀝青路直接跑向了種植公司,一共也就十多公裡,跑回去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