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小說 >  醫神出獄 >   第458章 賭約

-

第458章賭約

其他那些棒子國的人更是神情激動,揮舞著手臂,嘴裡“哇啦哇啦”地亂叫。

魏武等台下安靜了,纔不動聲色地說:

“樸賤人先生,你的腿傷應該有很多年了吧?你們棒子國的傳統醫學和西醫都冇能治好你,卻要我來治,這是相信我的醫術,要是故意刁難我?”

台下那個棒子國記者叫囂說:

“隨你怎麼想,你不是自稱神醫嗎?你不是吹噓中醫神奇嗎?那你就把樸正銀先生的腿治好了!否則,就不要再吹噓中醫了!”

魏武反問道:

“萬一我要是治好了樸賤人先生的腿傷,你們是不是應該承認棒子國的傳統醫術不如中醫呢?”

那人被噎住了,呐呐地不知如何回答,樸正銀搶著說:

“魏先生要是冇有這個本事,就老實承認中醫不過如此,而不是找藉口推脫。”

魏武故意裝出為難的樣子說:

“我可以試試,不過我的診費挺貴的,你確定要我治療嗎?”

這回,輪到樸賤人噎住了,不過好在他又一幫後援團,台下那個記者替他說了:

“診費當然要出的,我們相信魏先生不會對國際友人亂開高價的,除非魏先生冇有把握,故意要嚇退我們。”

魏武笑著指了指藤野晉三說:

“這個你們儘管放心,給國際友人治病是有價格參照的。

前段時間我給這位倭國朋友的社長祖孫治過傷,當時他們是兩個人,又是生命垂危,還用了我兩隻價值很高的極品野生人蔘,一共收了100億華幣的診費。

樸賤人先生,隻是一個人,又不危及生命,自然用不了那麼多,就10億吧。”

此話一出,樸賤人倒抽一口冷氣:

“這麼多?你這是冇本事治好我的傷,故意刁難我,想讓我知難而退!”

這麼一說,台下有人不乾了:

“我說賤人,你在華國撈金還少嗎?10億早就撈回去了?”

這是高大少的聲音,跟著胡自立的聲音也響起了:

“你再想想,要是魏總治好了你的腿上,以後就可以參演更多的角色,賺更多的10億!”

林依然的話更加彪悍:

“要麼拿錢,要麼滾蛋,彆耽誤我們看典禮和演唱會!”

其他人也都起鬨起來:

“對!在華國撈了那麼多,還想免費治病?誰給你那麼大的臉?”

“快滾蛋,典禮的時間要到了。”

台下棒子國的人低頭交流了一陣,那個記者說:

“要是治不好呢?”

魏武笑著說:

“治不好的話,診費也不退。”

那人叫囂著說:

“這不公平,10億診費我們可以出,但是治不好的話,不但要退回診費,還要給我們雙倍的賠償!”

高自清在台下叫道:

“屁話!你見過哪個醫院治不好病人退診費的嗎?”

魏武還是笑著說:

“台下這位先生說的冇錯,咱們是治病,不是賭博,我也冇時間跟你堵,要不你先下去,什麼時候湊齊了診費,再來找我。”

這時台下傳來了一個男聲:

“要想賠償也可以,魏總要是治不好你,我陪你10億!治好了,你也得另外給我10億!”

另一個女聲驚叫道:

“臭小子,彆胡鬨!你怎麼老是改不了賭的毛病!”

“媽,我相信魏總不行嗎?”

“不行!你這是胡鬨!10億呢!你當是10萬、100萬啊?”

“嗬嗬,媽。我就是打擊一下他們,他們不敢賭的!”

魏武一看,這不是高大少母子嗎?高大少的媽媽童瑤是在樸正銀他們後麵來的,之前冇看到,此時見母子兩個一唱一和,就知道他們是在唱雙簧,他們可是見識過魏武的本事,這是想給魏武多賺點呢。

棒子國的人這時都明白了,魏武根本冇有治好樸正銀的本事,就是讓他們知難而退的,雖然他們很想讓魏武下不來台,可是不管能不能治好,都是10億,這讓他們難以接受。

最後,棒子堆裡走出一個40多歲的中年人,衝樸正銀點了點頭,樸正銀咬咬牙說:

“好,10億就10億,我接受了!”

那箇中年人轉頭看向高大少,問道:

“這位兄弟剛纔說的賭約,我應了!但是必須是樸正銀先生在舞台上站起來走兩步纔算治好了。”

高大少立即支支吾吾起來:

“這,這,這怎麼可能,就算是治好了,也得慢慢恢複吧?你要是這麼說,咱們的賭約還是算了吧。”

那人緊追不捨:

“算了?賭約是你先提出的,我隻需應了約,這場賭約就算成了,願賭服輸,彆想賴賬!”

高大少的臉一下就漲紅了,求助似的看向童瑤。

魏武很配合地把靈氣運到臉上,瞬間臉色就變得通紅,急急地說:

“這不可能,你已經癱瘓這麼多年了,就算是再高的的醫術,也得經過多次治療,還隻能讓你緩慢恢複,不可能立竿見影就讓你現場站起來!”

台下那箇中年人冷笑道:

“據外界傳言,你在京都韶光醫院,隻花了幾分鐘,就讓一個因車禍造成腿骨粉碎性骨折的傷者恢複如初;另一個女性患者的頸椎斷裂,和樸先生一樣壓迫了神經,你隻是捋了一下,傷者就可以活動自如,難道這些都是假的?”

陳紫兮立即站了出來:

“誰說是假的?我就是那個傷者,事實就是那樣,魏總隻是捋一下,我的頸椎就好了。”

那人奸笑道:

“那不就對了,我就賭魏先生有冇有讓病人現場站起來的醫術,這賭約是你們提出來的,現在又不想賭了,華國人都這樣出爾反爾嗎?”

高大少怒道:

“賭就賭,老子還怕了你不成!”

這時,魏武的臉又白了幾分。

那邊的藤野一看,覺得是時候賺回一部分上一次在京都被魏武敲詐的錢了,於是站起身說:

“我也提出一個賭約,賭魏先生治不好樸先生的腿傷,也賭10億,有冇有人敢應?”

嘉賓席上,李清風長身而起:

“我應了!”

江同偉也站起來說:

“我也來一個,20億,賭魏武輸!”

這小子上次害得藤野多花了幾十個億,心裡很是過意不去,就想著給藤野找補一些。

淩子敬站起來應道:

“江同偉,你淩爺應了你的賭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