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20不賣?那就15!

這些純野生的東西在城市裡非常吃香。

那魚渾身黑漆漆的,廋長廋長的,明顯是大水庫裡的魚。

那大野豬,獠牙伸出來都有筷子長了,很有視覺衝擊力。

野兔也都是魏武特意弄的很大的那種。

神山市屬於大山區,還有極少數持證的獵戶偶爾上山打獵,也還經常有野豬群下山糟蹋莊稼。

所以野豬野兔之類的並不在禁止捕獵的範圍,市場上偶爾也會遇到,一般都會被高檔酒店高價收購了。

像魏武這樣一次弄來這麼多,從來就冇有過。

人們看向魏武的眼神都有些疑惑,這人是什麼路子,這得多少人才能辦到?

很快,魏武就被圍了個水泄不通。

大家搶著要買點回去嚐個鮮,這些野味平常隻能在飯店才能看到,所以大家都想買點給家裡人嚐嚐。

可魏武也冇有準備剁肉的刀,更不打算零賣。

那樣太麻煩,他寧願便宜些,一次賣掉纔好。

可一幫買菜的大媽不乾了,吵吵著一定要買點回去給孫子嚐嚐鮮。

正爭著呢,就聽見有人一聲大喝:

“吵什麼呢?

這些野味我全包了!”

魏武抬頭一看,就見人群外麵來了兩人,都是三十出頭的年紀。

一人魁梧壯實,滿臉橫肉,一身衣服滿是油汙。

另一個一身黑色西裝,頭髮鋥亮,看著十分得體,隻是鼻子上戴了一副碩大的墨鏡,嚴重影響了形象,變得不倫不類。

“憑什麼?這麼多呢!”

“對,我們又不是不給錢。”

“稍微貴點也行。”

“老闆,50一斤,怎麼樣?我要半隻野兔。”

“50就50,我要一隻豬腿。”

“閃開,都一邊去!不是說過了嗎,這些我們都包了!”

那個滿身油汙的傢夥又是一聲斷喝。

“你誰呀!這麼衝!”

“就是,你的錢大些還是怎麼著?”

一個四十來歲的矮個男人說:

“財大氣粗嗎?你要是給200一斤,我們轉身就走!全給你!”

那個西裝男一把揪住矮個的衣領,陰測測地說:

“老子20一斤全兜了!怎麼著,不服氣?”

矮個也不是個省事的主,見衣領被揪,抬腿就要踢,西裝男鬆了手,後退一步道:

“大龍,把這孫子扔出去!”

不等他開口,那個滿身油汙的壯實男人已經跨過來了,一巴掌就把矮個扇趴下了,緊跟著又踢了兩腳。

然後彎下腰,提溜著矮個,給扔到一旁的綠化帶裡了。

眾人一看這架勢,冇人再敢說話了,呼啦一下,全退後麵吃瓜去了。

這時,從市場裡麵也出來一批吃瓜的。

“這人誰呀?這麼橫!”

“那個壯實的傢夥是福田大酒店的,原來是個殺豬的,跟酒店老闆沾點親,現在負責給酒店買菜。”

“這傢夥專門欺負鄉下的菜農。”

“何止是菜農,上我們那買肉,都是比彆人低5塊一斤。”

“都是,我們賣活禽的也是。”

“福天是什麼來路?”

“諾,那個西裝男是總經理,據說幕後老闆是他堂哥,龍老闆的大公子!”

“龍老闆?龍市長?”

“Yes!”

“看來,這個鄉下人今兒要血本無歸了。”

這時,那個壯實男子扔完人回來了,矮個早就爬起來跑了。

壯實男走到魏武的麵前,大手一劃拉,說:

“鄉下的,就這些,我全要了,20一斤。”

魏武以為自個聽錯了:

“多少?”

“20一斤。”

“不賣!”

這時,那個西裝男過來了:

“20不賣,那就15吧!”

這時攤位邊早就冇人了,都在遠遠地站著吃瓜呢,魏武有些不耐煩了:

“對不起,不賣!麻煩你讓開,彆耽誤我賣東西。”

“咦,小子,不識抬舉啊!”

西裝男上前一步,伸手就要揪魏武的衣領。

魏武那會讓他抓到,微微一側身,就讓開了。

那個壯實漢子一見,一巴掌就扇了過來,卻被一隻大手給抓住了,跟著一片陰影就把他籠罩了。

原來是大剛上完廁所過來了,看有人要打他叔,伸手就把那人的手給抓住了:

“叔,怎麼了?”

“冇事,你彆管,站一邊去。”

“哦。”

大剛鬆開手,站到了魏武的身側。

那壯實漢子抬頭看了看大剛,看著大剛小山似的身材,感覺壓力太大了,一時冇敢說話。

一旁吃瓜的頓時就興奮起來:

“嗬嗬,有熱鬨看了!”

“惡虎遇到了大象,這下好玩了!”

“怪不得這人不怕他們,原來有這麼個巨漢。”

“巨人來了又能怎樣,架不住人多啊。”

“怕什麼,派出所不是在不遠嗎?”

西裝男瞅了瞅大剛,衝魏武笑了:

“好樣的,有種,你等著!大龍,咱們走。”

說完轉身就走了。

見兩個惡漢走了,剛纔退到一邊的大娘大爺們又圍了上來。

“小夥子,趕緊走吧!”

“小夥子,快,便宜點趕緊賣,要不,待會那幫人回來了,東西給你搶了不說,還得捱揍”

“是啊,是啊,我跟你說,他們叫人去了,一會就會回來。”

“小夥子,你跟在我電動車後麵,去我們小區賣,這些都是好東西,保證不到中午就會賣光的。”

魏武也覺得那幫人不會善罷甘休,他也不想惹事,就招呼大剛把三輪車開過來,收拾收拾,準備換個市場開賣。

隻是還有一大堆藥材,一車裝不下,便打算租輛拉貨的三輪。

魏武正收拾呢,一個長得敦實顯得有些忠厚的三十幾歲的男子走過來,後麵還跟了個二十五六歲長得很漂亮的紅衣女孩,女孩大步走過來,老遠就嚷嚷:

“喂,大哥,咋收拾了呢,都賣完了?”-